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121.第1121章 相对

    朱礼这话一出,到时让宫人无端端心头一紧,退出去时候脚步都是放得更轻了几分。

    这头杨云溪一听了朱礼要来的话,登时就是挑了挑眉。然后问了一句:“皇上心情如何?”

    传话的小黄门被这么一问,登时就不由自主的将脖子一缩,而后苦笑一声:“皇上心情……怕是有些不大好。”

    杨云溪点点头,也没再多问,只是笑着叫小黄门下去了。

    岁梅见杨云溪沉思不语,便是低声问了一句:“既是皇上要来,奴婢去让小厨房做两个皇上爱吃的菜?”

    杨云溪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岁梅后却是摇摇头:“不必如此麻烦了,本来就还没过孝期,再说了,御膳房必是做了不少。皇上份例足够了。”

    岁梅面上不显,心头却是难免有些着急——这以往皇上过来,可都是叫小厨房另做了些菜的。如今这次却是不这般了,可见主子是什么态度。主子这般态度,如何能够和皇上重归于好?

    杨云溪也并不多看岁梅,只是有些恍惚。事实上,比起岁梅的着急,她心头也是未尝没有忐忑的。

    翔鸾宫其他人,对于朱礼的到来却都是欢喜的。毕竟,只要是翔鸾宫当差的,都是盼着朱礼和杨云溪和好如初的。毕竟主子高兴了,得宠了,他们自然也才能过得更好些不是么?

    杨云溪就这么等到了朱礼过来的时辰。听到外头禀告的声音时,她整个人都是顿了一下。而后便是将情绪都收敛了起来,慢悠悠的整理了一下衣裳裙摆,这才起身迎了出去。

    她这头刚走到门口,那头朱礼正好撩帘子进来了,两人于是就来了个四目相对——

    杨云溪却是很快的垂下眸子去,然后便是恭恭敬敬的蹲下行礼,语气也是恭顺:“臣妾给皇上请安。”

    这一切都似乎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然而分明却是哪里都不对劲。

    朱礼蹙眉看着杨云溪,心头登时就烦躁起来,以至于顿了一顿,他才反应过来,又伸出手去握住杨云溪的胳膊,微微一用力将她扶起来。张了张口,本想说些更亲密的话,可是没想到一开口,却是只剩下一句:“皇后不必多礼。”

    这话太过生疏,朱礼眉头皱得更紧,杨云溪也是微微一顿。

    随后仿佛是为了掩饰一般,朱礼笑了一笑,而杨云溪则是转身请朱礼坐下,而后又去倒茶。

    朱礼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瞬间空下来的手,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便是开口轻声言道:“吴晴蕊的事儿朕已是听说了。”

    杨云溪手上微微一颤,好悬没将茶水撒出来。不过很快她便是镇定下来,面上丝毫看不出痕迹的笑了笑,将茶水与朱礼奉上的时候,她这才轻声开了口:“那皇上怎么看这事儿?莫非是心疼美人儿,特意来兴师问罪的?“

    朱礼听着杨云溪这般的语气,心里没来由的就是一阵烦躁和恼怒。几乎是为了激怒杨云溪一般的,他淡淡道:“吴晴蕊虽说犯了错,可是皇后这般惩罚,会不会太过了一些?毕竟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没有先例,臣妾便是开了这个先例又如何?难道皇上认为,臣妾作为皇后,连处置后宫妃嫔的权力也没有?若是如此,那臣妾也是无话可说。”杨云溪分辨不出朱礼说这话的目的和心思,最后便是这般淡然而又锋锐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也算是在逼着朱礼拿出一个态度来。

    只是她的神态太过淡漠,而且头微微扬起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倔强,朱礼便是有些暴躁起来——他虽有和解之意,可是杨云溪这般态度,却也着实很难让他拉下脸来。

    杨云溪看着朱礼沉默在那儿,脸上神色变换,心头倒是有些忐忑起来。不过任凭心头再如何忐忑,她到底还是神色不动,不肯泄露半点思绪。

    两人就这般沉默了好一阵子,明明是已是春末,可是屋里却偏偏给人一种寒冬凛冽的冰冷感。

    朱礼是在压制心头的情绪,而杨云溪最开始倒还是紧绷,不过后头却是不知不觉的忽然就开始走神了。所以等到朱礼开口的时候,她这才猛然被惊醒,紧接着便是听见朱礼斟酌词句一般慢慢言道:“朕并不曾说皇后没有处置后宫妃嫔的权力,朕只是觉得未免处置得太过严重罢了。或许皇后可以考虑考虑收回成命,重新定个处罚——”

    “若是皇上觉得不妥,大可将此事儿交给其他人。臣妾却是绝不会收回成命。”杨云溪听着这话,最终唇角便是微微的翘起了一个弧度来——只是这个弧度却是讥诮。

    杨云溪就这么与朱礼对视,悍然无惧,脖颈是挺直的,微微上扬的。这个弧度看上去明明是细弱的,可是偏生又给人一种无所畏惧的倔强强势之感。

    朱礼微微挑了挑眉:“皇后这是什么意思?”

    “皇上对臣妾不满,臣妾自愿将管理宫中事务的权力移交出去。皇上信任谁,满意谁,就交给谁。”杨云溪越说越快,心头莫名的涌起了一股委屈感来。所以她微微的侧了一下头,避开了朱礼的目光。不愿意叫他看出自己的情绪来。

    而与此同时,她更是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掌心,生生将这股委屈压回去——只是情绪压回去了,残留的感觉还在,她心里到底还是有些酸楚不痛快的。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这般飞速说完的这句话,听着着实是有些像在……抱怨和赌气。

    朱礼看着杨云溪,看见她一瞬间眼底似乎蒙上一层水雾,看着她又飞快将那水雾眨了去,又看她死死的抿紧了唇,红润而有弧度的唇都是被抿成了直线和苍白。

    朱礼轻轻的叹了一声,忽然又有些无奈起来。

    杨云溪自然也是听见了他这一声叹息,登时心底就蓦然忐忑起来——他叹息是什么意思?

    朱礼一时半会儿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说,而杨云溪则是也拉不下脸追问。两人诡异的沉默着,不过气氛却是比先前好上了一些。只是两人都不曾觉察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