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080.第1080章 爆发

    墩儿这事儿,自然还是叫福井禀告给了朱礼。

    朱礼听的时候,杨云溪也在旁边,倒是也知道了。

    两人俱是不约而同的皱起眉头来。墩儿这般的行事,着实是叫人有些惊诧和不喜——毕竟现在墩儿才多大?就说出这样难听的话来……

    宫人虽说身份卑微,可却总也是人。而且福井更是东宫的管事,还是朱礼亲自挑选的,更不该如此辱骂作践。再说得严重一些,就是:现在都如此作践宫人,心狠至此,那将来长大之后,只有变本加厉的。

    而且,杨云溪疑惑的是:到底墩儿是在何处听来的这些难听的话?总归是听过,学了,这才能骂得出口不是?

    朱礼比起杨云溪来自是更恼怒些,当即脸色就难看得厉害。最后便是命人去传唤墩儿过来。

    杨云溪皱眉劝道:“毕竟是初一,训诫两句就算了。“

    朱礼没应声。等到墩儿到了,也不等墩儿开口,他便是冷喝一声道:“墩儿你跪下。”

    墩儿立刻便是跪下了,只是面上却还带着一些委屈,仿佛并不明白朱礼这般是为了什么。

    朱礼见状自是更加恼怒,当即气得冷笑一声,霍然起身冷冷看着墩儿:“你可知朕为何叫你跪?你可知你究竟犯了什么错?”

    墩儿摇头,伏在地上有些微微发颤,声音里也透着一股子的害怕:“儿臣不知。”

    杨云溪扯了朱礼一下,提醒他别太吓唬墩儿了。毕竟大年初一,弄得大家都不高兴也没意思。新年头一天,高高兴兴的不好?

    “朕问你,你那些个骂人的脏污话是从哪里学来的?”朱礼沉着脸问,不过语气到底没再像是刚才那般冷厉吓人,听着倒是温和了一些。不过饶是如此,却也是让墩儿害怕的。

    不过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墩儿到底还是明白了到底是为什么,那就有些太过糊涂了。而这么一明白过来之后,他却是更加的害怕了。就是他自己,也明白那话到底有不好。

    不过朱礼问话,墩儿不敢不答,只得乖乖道:“儿臣知错。”

    “朕再问你一遍,你那些脏污的话到底是哪里学来的?”朱礼却是不管别的,只是又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

    墩儿只能是吞吞吐吐的答了:“我听见那些小太监打架时候骂的。”

    “那又是谁教你的可以肆意作践宫人?”朱礼语气仍是威严,不过看在墩儿还算乖巧的份上,到底是语气又缓和了三分,人也没那么生气了,甚至后退一步坐下了。

    杨云溪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却是没开口。这个事儿她倒是不大好开口,若是说得过了,墩儿心里不舒服,替墩儿说话吧,到底也是不大好。毕竟这事儿的确是墩儿不应该,也的确是该管教墩儿。

    今日这个事情,猛然便是让她意识到了一件事情——或许墩儿已经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幼稚单纯了。他虽然还小,可是心里已经有自己的想法和认知。而且也有自己想要处理得方式。

    所以,她便是轻易的不敢让墩儿对她产生一丝一毫的不满。虽然这个太子可以算是她一手扶持起来的,可是到了如今,她倒是不得不处处留心这个太子的心思。

    朱礼狠狠的训斥了墩儿一顿,不大的功夫倒是满宫皆知。而朱礼虽然没罚跪墩儿,可却让墩儿回去临摹一百篇的大字,半个月之内交上来。

    这个惩罚也算是狠了。不过朱礼的意思也只是想让墩儿长教训罢了。

    徐熏傍晚的时候去了一趟东宫,带着自己亲手做的饺子和汤圆。

    墩儿正在临摹字帖,徐熏进了屋,他抬头看了一眼却是没叫人,反而抿了抿唇又将头低下去继续临摹了。

    这幅冷淡的态度,叫徐熏蓦然想起了下午的时候那情景来,当下便是就呆了一呆。随后她也是有些恼了,语气便是不由有些严厉:“墩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平日里就是这般教导你的?“

    墩儿脸色登时就沉了下去,而后蓦然扔了笔,大声道:“母妃也想责罚我吗?”

    徐熏没想到墩儿气性这么大,倒是好半晌都没想到该说什么话才好。好半晌,她才看了一眼被墩儿扔掉的笔,以及纸上的墨团儿,语气又严厉了几分:“墩儿,你什么时候竟是变成了这样了?”

    墩儿蓦然哭出声来,却是梗着脖子,越发的大声:“你又不是我生母,你自是不疼我!”

    徐熏被墩儿这一句话弄得瞪大了眼睛,几乎是有些承受不住的往后退了好几步,盯着墩儿看了半晌,几乎是觉得自己已经不认识这个被她带大的孩子了。

    而她手里的食盒也是有些抓不住一般的蓦然的落到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这一声响,惊醒了徐熏,也惊醒了墩儿。

    墩儿也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的这话到底是给徐熏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当下缩了缩肩膀,缓缓低下头去,有些无措的的哭着。

    徐熏也是一把捂住了唇,好悬是没哭出声来。

    两个主子都是如此,旁边服侍的宫人一个个都是惊得不敢说话,死死的埋着头,恨不得自己是什么也看不见。

    好半晌,徐熏哭着转身就往外跑,墩儿抬起头来,弱弱的叫了一声“母妃”,却是没能挽留住徐熏。更甚至,可能徐熏是根本都没听见。

    徐熏这头跑出了东宫,一路哭着回去,自然也是不少人瞧见了。

    杨云溪没多久也是听说了这件事情——朱礼自然也是知道了。她看了一眼朱礼,见朱礼面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便是叹了一口气:“墩儿果然也是记得当初的事儿的。”

    “也不奇怪。”朱礼抿了一口茶,眉头缓缓的皱起:“但是我有些担心的是,只怕朕的这个太子,是长歪了。”

    杨云溪或多或少也是有这样的担心,当即便是难免自责:“若不是我——如今却也是没有别的法子,只能是好好教导着,所幸墩儿毕竟还小,咱们还有时间可以慢慢改一改他的性子。”

    (今天欠一更,明日补上~5555吹了冷风头疼,有点注意力不集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