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079.第1079章 斥责

    宫中特制的焰火自然是比宫外的不知强上多少倍。

    杨云溪以前虽然也看过,可是却从未亲手放过。如今朱礼握着她的手,用她手里的香去点焰火,她自然是有些新奇。

    引线被火红的香头一触,很快便是发出了“嗤”的一声轻响,飞快的着了。

    朱礼拉着杨云溪退后了几步,然后示意她仰头看。

    刚抬起头来,便是听见“碰”的一声响,地上急速升起了一抹明亮的光线来,像是一只拖着长长的发亮尾羽的鸟儿,陡然冲上了天空。紧接着便是在天空中炸开了无数的绚烂。

    杨云溪忍不住抿唇笑起来。

    她仰头看着漫天焰火,朱礼则是看着她,看着她面上绽出笑来,看她眼底一片璀璨,随后他也是禁不住笑了。

    大年初一一大早,杨云溪和朱礼便是匆匆去祭天——作为一年的开始,自是要祭拜天地,以求今年风调雨顺,万事顺利的。

    几个孩子那儿,杨云溪都是叫人送了铜钱和红线编的小龙或是鲤鱼如意。自然,除了墩儿那之外,其他的都是鲤鱼或是如意。这也是为了不叫人有什么风凉话可说。

    小虫儿的是个鲤鱼,一醒来就在枕头底下摸到了。登时就笑出声来,抱着不撒手,连鞋也不穿就蹦下床去,见着了璟姑姑就笑:“看,鲤鱼。”

    璟姑姑也笑:“娃娃抱鲤鱼,吉祥又如意!”

    小虫儿听着顺口,也跟着学了一句,而后自己又把自己逗笑了。

    等到小虫儿穿了衣裳,又去看阿石。阿石被闹醒了,迷迷瞪瞪的坐起来,然后就看自己姐姐乐呵呵的站在床头。

    小虫儿被阿石这样逗得直笑,一面戳了戳阿石的手,把阿石冰得一个激灵之后,便是伸手摸出了他枕头底下的鲤鱼一把塞进他的怀里。而后拍手笑:“娃娃抱鲤鱼,吉祥又如意!”

    小虫儿声音清脆,听见的人都是忍不住一笑。

    不大一会儿,等到阿石穿上了衣裳,小虫儿又拉着阿石去看阿木和阿芥。阿木和阿芥的摇篮里也是塞了铜钱红线的鲤鱼和如意,不过小虫儿没敢碰,小心的看了一会儿后便是心满意足的领着阿石去用早膳了。

    这头墩儿醒了之后,便是也立刻觉得枕头底下不对劲儿,当下伸手一摸,便是拽出了被人偷偷塞在枕头底下的铜钱小龙。龙自是比其他的更难编一些,而且用的铜钱也多些。

    饶是墩儿其实力气也不算小了,捧着那龙也是有些吃力。

    墩儿毕竟是小孩子,难免也是喜欢这些的。玩了一阵子后,他随口问福井:“是谁赐的?”

    福井笑道:“皇后娘娘赐下的,昨儿就叫人送来了。宫里只有殿下一人得了个龙,其他人都是鲤鱼和如意。”当然,后面这句是他故意说的。

    墩儿听了这句话,倒是低着头自顾自的想了半晌,也不知到底是想了些什么。最后他抬起头来,又问了一句:“那母妃呢?没叫人送东西来么?“

    福井摇了摇头:“许是想亲自给殿下,惠妃娘娘并不曾打发人送东西过来。殿下该起身了,一会儿皇上和皇后娘娘祭天归来,您得过去请安的。晚了可不好。”

    墩儿面上闪过一丝丝的失望,不过很快就收敛起来,似乎并不想要让福井看见。

    他却是不知,福井是瞧在眼底的,同时眼底也闪过了一丝怪异的光芒来。其实并不是惠妃没送,而是送了却是送了一模一样的东西来。或许惠妃没有和皇后娘娘别苗头的意思,可是皇上却是不打算让任何人夺了皇后娘娘的光彩。

    所以,惠妃那一份,便是仔细的收起来了,并不曾拿出来。

    过去请安的时候,恰逢宫妃们也是都在,墩儿倒是提前见到了徐熏。

    不过叫徐熏意外的是,墩儿今日却是没看她,反而是板着脸就那么走了过去。

    徐熏几乎是当即就呆怔在了原地,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墩儿走上前去认真的行礼请安,然后对杨云溪温柔的问话答得异常乖巧。

    徐熏只觉得自己心口都是有些泛着疼。不由得握紧了手,直将自己掐得关节泛白却是不自知。

    杨云溪其实心头也是纳闷——墩儿今日的态度,她自然也是看在眼里的,好好的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下意识的,她看了一眼朱礼。朱礼却是仿佛并无什么感受,只是搂着小虫儿,将她放在自己的腿上玩。

    小虫儿倒是问起了墩儿:“哥哥得了什么?”

    墩儿抿了抿唇,却是没有多少笑意:“是一只小龙。”顿了顿,又似乎是故意的:“妹妹想要吗?想要的话,我就给你。”

    小虫儿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可是我有啊。”

    因是初一,所以杨云溪便是又招待众人在翔鸾宫一处用了午膳。这才叫人各自散了。

    徐熏笑着与墩儿道:“墩儿,母妃做了汤圆,特意给你的,走,随母妃回去。“

    然而面对徐熏伸出来的手,墩儿却是看着,并不伸出手来。最后他慢吞吞的道:“老师布置了功课,我还要回去写字,母妃先回去罢。”

    徐熏愣愣的看着墩儿,好半晌才讷讷道:“这样吗?那……好吧。”语气里都是失望。

    墩儿低下头去,踢了踢地上的石板,又等了半天,见徐熏并没有再说什么话,这才闷声道:“那我走了。”

    墩儿走的时候,倒是回头了好几次。

    不过徐熏却也不知是怎的,一直在走神,倒是都没看见。

    最后墩儿跺了跺脚,抿着唇板着脸气鼓鼓的回了东宫。

    福井看着墩儿这般,自是有些诧异,当下问了一句:“殿下这是怎么了?谁惹了殿下了?”

    墩儿却是起身猛然踢了福井一脚,厉声喝道:“死奴才问什么?再多问一个字,就把你拖下去喂狗!”

    小孩子力气小,倒是踢得不疼,不过那话却是吓了福井一跳,立刻便是跪下了,一个字也是不敢多说了,只连连认错:“请主子责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