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073.第1073章 敲打和回礼

    虽然事情仍是没有彻底的揪出背后使坏的人,不过织湘是徐熏的人,所以杨云溪便是召见了徐熏。

    徐熏过来的时候,显然倒是也听闻了一些消息,行礼之后,便是问道:“可是墩儿的事情有了结果了?”

    杨云溪微微颔首:“和织湘有关。”说着这话的时候,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织湘身上。末了,她又将织湘的死也是一并说了:“不过织湘已是自尽身亡了。你若是顾念着主仆情谊,倒是也可以选择去送她一程。”

    徐熏一愣,显然是有些惊讶:“织湘她……自尽身亡了?怎么会……“

    随后徐熏脸色都是蓦然变白了:“织湘也是跟了我多年的,从我进宫她便是在我身边,她怎么会……”

    “所以,你说别人会如何作想?”杨云溪笑了一笑,看着徐熏,目光却是渐渐凌厉:“徐熏,你说句实话,这件事情和你有没有干系?”

    徐熏显然是有些发蒙,好半晌都没说话。不过最后却是蓦然又恢复了平静,就那般看了杨云溪一眼,而后反问了这么一句:“皇后娘娘认识臣妾这么多年,难道竟是不知臣妾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臣妾”,一个“皇后娘娘”,就这么简单的两个称呼,倒是顿时又成了那个疏离端庄的惠妃了。

    杨云溪看着徐熏这般,良久才垂眸如此说了一句:“时光流转,并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当年的徐熏不会,可是如今的惠妃,本宫却也不知会不会。”

    徐熏仿佛被这话噎了一下,好半晌都是没说出一个字来--的确,当年的徐熏和现在的徐熏,差距不可谓不大。但是……徐熏微微垂下眸子,看着自己修剪得圆润饱满的指甲,淡淡道:“就算臣妾对皇后娘娘出手,也断不会搭上墩儿。墩儿就是臣妾的命根子。”

    这话的确是徐熏的心声。

    不过信不信,则是得看杨云溪。

    杨云溪想了想,觉得自己是相信的。不过,她随后却是冷淡一笑:“或许你不会,可是徐家呢?”

    徐熏的面色,在这一句话之下,却是渐渐的变白了。

    杨云溪看着徐熏,没再多说,只是道:“眼下要过年了,宫中妃嫔都可召见家中女眷相见,你若心有疑惑,倒是不妨去问问。”说完这话之后,随后她便是摆摆手示意徐熏退了出去。

    徐熏果不其然第二日便是召见了她的母亲徐逐年的夫人。

    杨云溪也召见了她的舅母徐氏,以及杨景辉的妻子郑氏。

    杨景辉娶妻娶得很是匆忙,是赶在热孝里娶的妻。沈老夫人终于是死了,死在冬日里的漫天风雪里。不过叫人有些唏嘘的是,沈老夫人临死前,最惦记的却是杨云溪。

    沈老夫人给杨景辉和他妻子郑氏留下一句遗言,让他二人进宫拜见杨云溪。另外给杨云溪带了一句话,说:老婆子我下地狱去给薛氏赔罪去了。

    听闻沈老夫人的死讯,杨云溪倒是什么反应也没有,最后只是淡淡一笑:“赔罪?只怕母亲未必是想再见她。”

    郑氏看着杨云溪这个反应,倒是吓得有些胆颤。她进门晚,婆婆吴氏提起皇后娘娘只是支支吾吾,进宫之前也就只提醒了一句:千万别得罪了皇后娘娘,小心谨慎些。

    所以此时看着杨云溪一言不发,就心里恐慌得厉害。

    杨云溪看着郑氏这个反应,最后倒是叹了一口气:“你这样,倒是有些配不上景辉了。你又不曾得罪本宫,以前的旧事也是以前的事儿,并不和你有关,你怕什么?”

    郑氏虽说家世不显,可是却也是有些家族底蕴的人家里出来的千金小姐,听了杨云溪这话,哪里有不明白杨云溪意思的?当下便是大出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被吊起来的心,又缓缓的落了下去。

    杨云溪看着郑氏的变化,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岁梅。

    岁梅捧了玉如意和香串头面等物出来,轻轻的放在了郑氏手里。

    郑氏一愣,随后便是听见杨云溪道:“既然你嫁作杨家妇,以后便是好好侍奉丈夫,相夫教子。这点东西,算是本宫作为姑姐的一点见面礼。”

    这样的打赏,倒是也不算太厚,不过也不算太薄了。她对杨家疏离,却是因为当年的事儿。可是却也犯不着对杨景辉夫妻两个冷淡苛刻。而且,如今她毕竟是皇后了,一举一动天下人都盯着,自然也是该大度些。不然难免叫人说嘴。

    杨云溪话里并不提起杨家其他的人,郑氏便是恍若醍醐灌顶一般的,忽然就明白了这位皇后娘娘的心思。郑氏暗暗下定决心,回头还是不能和婆婆太过亲厚了。

    杨云溪对待舅母徐氏的态度,自然是和郑氏是截然不同的。就是过年的赏赐,也是十分丰厚--秦沁送来的那颗鸳鸯宝石,却是叫她给了郑氏。她压低声音笑道:“这宝石成色算不上多好,可是胜在稀罕,回头舅母做成首饰,等到新妇进门的时候,送给新妇倒是再合适不过的。”

    这块鸳鸯宝石,配得上昭平公主。不至于寒酸了。

    徐氏打开盒子看了一眼,却是几乎有些眼睛发酸我,随后郑重谢了恩,便是又笑道:“明年九月有三个日子都不错,娘娘点一个,咱们回去便是可以下帖子了。”

    杨云溪笑着点了个中间的十这个数字:“只盼着这桩婚事能十全十美。”

    郑氏在旁边看着,不无艳羡。

    杨云溪送走了郑氏和徐氏,便是叫人过来问:“惠妃宫里是个什么情况?”

    宫人低声答道:“人还没走呢,不过,瞧着不大好。惠妃娘娘似恼了,不过具体为什么说了些什么却也是不知道了。”

    “嗯,下去罢。”杨云溪笑了笑,心道:必然说的就是墩儿的事儿了。徐夫人纵然不承认,可是徐熏肯定也会觉得是徐家的意思。此番,算是她借着徐熏的手,给徐逐年好好的提点提点,告诉徐逐年别将手伸到后宫来。

    不过,徐逐年这般对她,倒是也该以牙还牙,给徐逐年一个回礼才是。不然,倒是显得她软弱可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