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068.第1068章 人心可怖

    杨云溪心知肚明,徐熏这是在和她别苗头。

    不过……她却不这样认为。徐熏若是用这个和她别苗头,必是不会有胜算。

    果不其然,最终朱礼却是什么也没答应徐熏。用了晚膳之后,便是回了翔鸾宫。走之前又嘱咐福井盯着墩儿做功课。如此一来,徐熏自然也是没有了理由留下来,只得离开。

    这一场博弈,却是徐熏输了。只是输给的却不是杨云溪,而是她自己。织湘的确是有错的,身边的人做了那样的事儿半点也不知,偏生徐熏还要护着。朱礼只要是在意墩儿这个太子,必然就是不会给徐熏这个脸面。

    不过,随后朱礼却是又赏给了徐熏两匹料子。这料子却是一共只不过十匹罢了。连杨云溪也是没留,其他的全都是赏赐给了大臣。

    徐熏看着那光华流转,仿若仙人用的料子时,却是讥诮的笑了笑:“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吗?”

    只是一转头,到底还是用那料子给自己做了条裙子,又给墩儿做了件小褂子。打算在除夕的时候母子两个穿。

    一转眼过了七八日,这日安经再给杨云溪诊脉,却是忽然发现脉象竟是变了。之前若说只是内里空虚需要调养,如今倒更像是病入膏肓似的。

    可是看着杨云溪那脸色,哪里又像是病入膏肓?

    安经将情况与杨云溪说了,杨云溪沉默片刻才问:“你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身体的情况,她自己总归是多少也有感觉的。是不是病了,她比谁都清楚。而且调养这么久,哪里能半点的效果都没有,反倒是恶化了?

    安经之前也多有猜测,如今倒是也不管是不是,先将猜测说了出来:“要么是中毒了,要么就是别人在调养的药里动了手脚。”

    “可是我却是并不曾吃过什么药。”杨云溪叹了一口气:“那些药膳,都是小厨房亲自熬煮的,谁熬的便是谁端来,药渣子都是留着的,并不曾有人换过什么。自然不可能是动了手脚。”

    所以也就只剩下了一个可能性了。

    中毒……这个可能性乍然看来不可信,可是却也并非是真的不可能。

    杨云溪沉吟片刻,最后便是叹了一口气:“你在这等着,回头太子下学了,你便是给太子诊一诊脉。”

    安经一愣,却也是没多问一个字。只是心头却是惊涛骇浪。

    杨云溪则是合上眼睛,一句话也不多说,只是养神。

    墩儿如往常一般仍是下学之后过来请安。

    杨云溪亦是如同往常一般的与墩儿说了几句家常,问了几句功课。不过随后在墩儿该告退的时候,她却是笑道:“叫安经给墩儿也把个平安脉罢。大冬天的,最是容易闷出什么小毛病来,如今又烤着火,更是容易上火,早些发现了,也不至于难受。”

    墩儿倒是对这个安排没什么异议,只是和小虫儿阿石分吃点心,玩得倒是高兴。不过,却也是不难看出,到底还是和以前有些不大一样了。规矩了许多。

    小虫儿或许是觉察出来了,又或许是没觉察,只是想拉着两个人去看小鹿。如今倒是已经不能用小鹿来形容了,不过性格倒仍是温顺。

    安经便是挨个儿的给几个孩子都诊了一遍脉。

    诊脉完之后,安经也不曾多说,倒是提醒了云姑姑一句:“二皇子殿下有些火燥,回头喝些降火汤罢。”

    云姑姑应了一声记在心上并不敢马虎半点。

    天色不早了,杨云溪随后便是打发了墩儿回去做功课。待到墩儿走后,杨云溪便是叫人将几个孩子都打发了,随后才看向安经。

    安经只说了四个字:“的确是太子。”

    杨云溪狠狠的闭了闭眼睛,而后再睁开的时候,便是道:“你看气色,太子身子可好?”

    安经没直接回答,却是这般问了一句:“二皇子殿下身子娘娘是知道的,太子殿下再怎么也不可能比二皇子殿下差。娘娘光看脸色,可看得出来太子殿下比二皇子身子差?”

    自是看不出来。阿石如今虽然还是瘦弱,可是面色却也嫣红光泽,看着倒不像是病弱了。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点了点桌面,眼底一派复杂:“如今宫里这手段,倒是越发的厉害了。”

    “人多还不觉得,也不过是都想坐山观虎斗,可是就这么几个人,自然人人都得使出全力来。”安经倒是觉得正常,说这话的时候,甚至还带了几分戏谑。

    不过仔细想想,却也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竟是说得半分也没错的。

    杨云溪有些头疼,摆摆手:“这事儿先瞒着,别叫皇上知道。”

    安经犹豫了一下:“怕也是瞒不了多久。迟迟不见好起来,皇上总会过问。”到时候叫其他太医一看,只从脉象来看,便是肯定露馅。

    “无妨。我随后也就好起来了。”杨云溪眯了眯眼睛,眼底略有锋芒闪过。

    安经一思忖,便是也明白了杨云溪的意思,当下一笑:“娘娘高明。”

    第二日,杨云溪果然便是“好”了起来,甚至去御花园里赏雪看梅,好不惬意。

    如今已是腊月二十二,园里的彩娟花朵已是有不少的绑在了树木之上,看着倒是热闹纷呈。杨云溪看着,便是忍不住笑:“若不是还有白雪皑皑,倒是真以为是到了春暖花开之际。”

    兰笙一指岁梅,口中直笑:“她办事办得好,主子还不快赏她?”

    杨云溪一挑眉,随后便是招手岁梅:“你过来。”

    岁梅有些羞涩,多少不自在。不过还是落落大方的上前去。

    杨云溪顺手拔下自己头上的金簪,然后替岁梅簪了上去:“我身旁的人,自然都是不可能没点本事的。不过你的确是办得不错,该赏。”

    岁梅谢了恩,又抿唇笑:“也就是主子玲珑心思,才想出了这样的法子来。”

    主仆一行人热闹欢喜,宫中自然是闹得人尽皆知。同时也是满宫皆惊。

    不是说皇后娘娘身体有漾需要静养?可是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