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065.第1065章 进展

    墩儿说的这番话,倒是没能瞒得过朱礼去。

    朱礼听完之后,便是面上有些不大好看。最终他冷笑一声:“看来果真是人心可厌。”

    杨云溪也没瞒着朱礼,略微的说了一句:“我已经是叫福井留心了。这人还是早些找出来处罚了才好。也好叫那些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看着杨云溪微恼的样子,朱礼便是点头:“还得见点血才能镇住那些人蠢蠢欲动的心思。”

    “不过这事儿,未必和徐熏有干系。”揉了揉眉心,杨云溪笑了一笑:“不过徐熏到底也没白养墩儿一场。这事儿墩儿一心向着徐熏,倒是叫人羡慕。”

    “就像是小虫儿他们不想着你似的。”朱礼轻笑,自然而然的替杨云溪揉捏着那受伤过的地方:“下雪了,疼不疼?”但凡骨头受过伤的,一到了阴郁的天气,便是会隐隐作疼。每每想到这个,他心里便是止不住的心疼。

    疼是疼的,不过看着朱礼那神色,她却也是不敢说一句疼,只道是不疼。

    朱礼自是不肯信。一言不发的替她揉着,良久叹了一口气:“哪里能不疼呢?”至今,他都是不敢想象到底杨云溪是怎么熬过来的。

    杨云溪笑了笑:“哪有那么疼?还不如生孩子疼呢。”

    朱礼一听,倒是愣了一下,握着杨云溪的手认真道:“那以后咱们不生了。横竖已经有墩儿阿石和阿木了,也尽够了。”

    杨云溪知道朱礼的意思——其实儿子这种东西,还是越多越好的,比如之前只有墩儿和阿石,便是总归叫人觉得不大妥当,有了阿木之后,这才觉得好了些。毕竟小孩子太过娇嫩,就算是再怎么精心,宫里历代因为疾病或是意外没了的孩子也不少。这个时候,孩子越多,保障便是越大。

    而如今朱礼却是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心里如何能够不复杂?

    复杂过后,她却是忍不住看着朱礼那副认真的样子扑哧一下子笑出声来:“真真儿是叫人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哪有因为这个就不生孩子的?”说着自己倒是有些羞涩:“不过,就算再疼,我也愿意。”

    她能为他做的,其实也不过就是这些事情罢了。生儿育女,教养孩子,管理后宫。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为他做这些,就是再疼再辛苦,她也是乐意的。

    “说起来,阿木和阿芥不知长大后也是不是这般相似。”杨云溪不愿再看朱礼这般样子,便是干脆的岔开了话题:“若是长大了还相似,那可有些不好办。”不管是男生女相,还是女生男相,都不是什么好办的事儿。

    朱礼心知肚明杨云溪的意思,当下便是也配合她,只是一笑:“怕什么?总不至于真一模一样的。”

    一时又说起了别的,朱礼神神秘秘的笑:“刘恩那头倒是有消息了。”

    杨云溪登时便是忙追问:“哦?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快与我仔细说说。”心里着急,她甚至是忍不住坐起身来,身上搭着的披风都是滑落了下去。

    朱礼眼疾手快的一把捞起来,看着杨云溪哭笑不得:“这般着急作甚?横竖事情已经是定了,咱们这头再着急也是没什么用处。”就算给刘恩递信过去,没个两三日五日的也是到不了,这还是用信鸽。若是用快马……却也是还得增加时间。

    杨云溪急得不行,看着朱礼这般故意卖关子,便是伸手去掐他:“你若再不说,我可不理你了。”

    朱礼闷笑,却是顾左右而言他:“阿梓如今脾性倒是越发的和往常不同了。”在他面前放得开了,也肯展露真性情了,每每与他在一处,倒是和外头的小夫妻没什么区别。

    这自是再好不过的,也让他欢喜。从一开始的僵硬和疏淡,到如今,其中是有多少的艰辛?又经历了多少事儿?

    越是想着当初的情形,再想着今日的情形,他便越发是知足。

    朱礼与杨云溪披上披风,而后才握住了她手笑道:“是好消息。刘恩派人劫掠了苗人的圣女。”

    杨云溪登时瞪大了眼睛:“圣女?”她倒是没想到,朱礼所谓的到时候便是知道他妙计的妙计,竟是这个。思忖片刻,她才蹙眉问道:“圣女对苗人来说很是重要?会不会就算如此,他们也是不肯换?”

    朱礼摇头:“他们必会换。圣女比任何的头人都更让苗人信服,圣女被劫,他们必定是愿意拿任何东西换的。”

    “那倒是再好不过。”杨云溪听了这话,心头倒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不管用什么法子,只要朱礼能够平安无事,那便是再好不过的。而且,这样做的话,倒是也没用她想出来的法子,倒是不至于太过阴损。

    朱礼也是点头:“原是不想用这样的法子。毕竟如此一来,之后只怕是要引起苗人的不满,到时候说不得仍是要开战。”

    杨云溪沉默片刻,忽的投入了朱礼怀里,紧紧的攥着他的手,低声道:“我不管会是什么结果,只要你能平平安安得,什么都可以。”

    朱礼拍了拍杨云溪的背脊,心知她这是怕急了,所以才会这样紧张,便是轻笑一声安抚她道:“放心吧,我定会平平安安的。”

    雪夜漫漫,朱礼这柔声的劝慰,便是如同那炭盆里烧红的炭火一般,只叫人觉得暖。

    不过朱礼一日没拿到解药,杨云溪却也是一日都不得松快的,虽说放心了一些,却也是忍不住的开始翘首企盼解药进京来。唯有看着朱礼服下解药,她才能觉得安心。

    只是天高水远,倒是注定还是只能按捺住这样的急切,耐心的候着。

    杨云溪心里着急,不过还有人比她更着急。只是不是因为朱礼,是为了这凤印。

    徐熏也好,秦沁也好,甚至是胡蔓,都是忍不住的想要来插一脚的。

    这日,胡蔓便是趁着漫天风雪还未停歇,倒是亲自过来给杨云溪请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