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060.第1060章 嫉妒

    或许是因了这个缘故,反正接下来再庄严肃穆的气氛,杨云溪也不觉得紧张了,反倒是一直忍不住想:朱礼未免太不正经了。也不知那些大臣们是怎么想这事儿的。

    朱礼倒是除了握着她的手这一点,其他时候倒是都十分的严肃。

    祭天的时候,杨云溪和朱礼便是一面听着祭礼念祝词,一面挺直背脊紧绷着站着,力求仪态端庄大方。不过心里么……难免都有些走神。杨云溪走神的想着方才的情景,倒是也不觉得多冗长多难熬,仿佛也没过多久,便是结束了。

    其实整个过程里最难熬的也就是祭天这一环,毕竟紧绷着背脊站在那儿,又是这样冷的天儿,那滋味也不是好受的。

    祭天之后,朱礼亲手将凤印交到了杨云溪手里,而后便是群臣朝拜,再然后就是命妇朝拜。好在朱礼一直陪着她,她倒是也不觉得难熬。

    待到这些繁文缛节都过了,便是也就只剩下饮宴了。这时候少不得他们二人便是要分开。

    杨云溪倒是先回去换了一件衣裳。毕竟,若是一直穿着这一身袆衣,带着凤冠,她可撑不住。饶是这般,换下那行头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满足叹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是觉得松快了不少。

    换过衣裳,杨云溪便是这才去饮宴。

    命妇们早已是候着了。其中徐熏和秦沁各自领了一边,分别坐在她的左右手下方,待到她落座后,便是领着众人一起向她参拜。杨云溪看着众人低着头乌压压的伏在地上,笑了一笑,按照早就想好的说辞勉励训诫了几句,这才叫众人都起来了。

    饮宴开始,众人自是少不得又说了许多贺喜的话来。

    不过杨云溪身子还没好,又折腾了这么半天,所以到底还是有些撑不住,等到差不多了,便是先行离去了。

    朱礼回来的时候,杨云溪倒是已经眯了一觉了。

    闻着朱礼身上的酒气,她便是忍不住皱眉,以免让昂人赶快去端醒酒汤来,一面忍不住的埋怨:“你身子还没养回来,又喝这般多,真真是叫人不放心。不过是少嘱咐一句罢了。”

    朱礼轻笑:“不过是高兴罢了,所以多喝了两杯。”

    杨云溪看着朱礼笑得这般,叹了一口气,倒是不舍得再说什么了。她也是高兴的,若不是身上不舒服,她倒是也想好好的乐呵乐呵。

    朱礼喝过了醒酒汤,又拉着杨云溪说了好一阵子的话,这才睡下了。

    翌日,杨云溪仍是起了个大早,毕竟是当皇后的第二日,后宫的诸位妃嫔必然都是要过来请安的。就是墩儿等皇子皇女们,也是一并要来请安,毕竟从今以后,她便是他们的嫡母,他们自然是要十分尊敬才好。

    不过到底身子不大舒服,脸色便是不十分好看,多用了些粉才算是看得过去。

    徐熏等人倒是也都按时辰来了。秦沁带着阿媛,倒是比旁人都要更早些,阿媛还没怎么睡醒的样子,趴在秦沁怀里,看着倒是叫人觉得可怜。

    杨云溪笑道:“以后可别这么早来了,小孩子家家的,睡不够可长不好。”

    秦沁也是跟着笑:“可不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拉起来。好在以后基本也都是下午过来,倒是不打紧。”

    秦沁如今跟杨云溪说话越发的随意,倒像是关系十分融洽。反观徐熏,木头似的坐在旁边,心不在焉的样子,似乎魂儿都飞走了。

    胡蔓笑吟吟的开了口,看着徐熏:“臣妾得空给墩儿做了一身衣裳,却也不知合身不合身,回头臣妾便是给墩儿送过去。若是做得不好,惠妃娘娘可别见笑。“

    徐熏的手指紧了紧,随后却是微微一笑:“这怎么会?多个人疼爱墩儿,这是再好不过的事儿。回头你去我宫里,我将墩儿的尺寸给你。再与你说说墩儿的喜好。毕竟你也是墩儿的亲姨妈,你还能害他不成?“

    徐熏这话一出,倒是让杨云溪和众人都是愣了一下神。杨云溪更是忍不住的想:徐熏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徐熏竟是又想和胡蔓和解了?徐家和胡家……还有再合作的可能吗?

    杨云溪仔细又认真的思量了一下这个问题,而后便是觉得这个事情基本上是没可能。

    就是墩儿,如今也不和胡蔓亲近的。

    正想着,墩儿却是也过来了。因他现在住在东宫,所以难免来得晚一些,毕竟路途更远。

    墩儿规规矩矩的跪下磕了头,一句“母后“却是喊得有些磕磕巴巴的。不甚自然,倒不如阿媛的。阿媛应该是秦沁专门教导过的。从这一点,似乎就不难看出秦沁和徐熏各自用的心思。

    杨云溪虽不在意这些细微末节的东西,可是如今站得高了,便似乎看得更远了。这些东西纵不在意,却也是都想了个明白透彻。

    “来母后跟前来。”杨云溪招了招手,待到墩儿过来之后,便是将墩儿搂在了怀里,柔声笑着问他:“来得这样早,可用了早膳了?”

    墩儿看了一眼徐熏,有些心不在焉:“已是用过了。只是太傅还等着,儿臣却是不好久留。”

    杨云溪便是松开手,笑道:“那既是这样,母后也不留你,你便是去上学吧。下了学先过来,母后给你留点心。”

    墩儿应了,随后恭敬告退。倒是也没和徐熏说上话。

    徐熏也是没和墩儿说话,虽然面上还笑着,但是袖子里拢着的手,却是攥紧了。她发现,当墩儿叫杨云溪母后的时候,她的心底除了酸涩之外,更有些嫉妒。是的,嫉妒。

    杨云溪又说了几句,便是也叫众人散了。

    秦沁却是留了下来:“叫阿媛和小虫儿多玩玩,阿媛不爱说话,倒是性格太沉闷了。”

    杨云溪心知肚明,秦沁这是有话要和自己说呢。当下便是笑着应了:“她们姊妹本来就该多在一处玩,你该常带阿媛过来的。”

    小虫儿不大喜欢阿媛,阿媛又娇气又不爱说话,但是杨云溪都这样说了,小虫儿只好去拉阿媛的手:“妹妹,我带你去玩。”

    秦沁看着小虫儿如此,倒是羡慕得厉害:“也不知皇后娘娘您是怎么教的,小虫儿倒是真真儿乖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