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018.第1018章 痛苦

    待到看见熙和的时候,杨云溪便是整个人都惊了一下。

    熙和的眼睛并不曾闭上,而整个人都是处于一种泛青的样子,唇色乌黑,不难看出她是中毒身亡。

    若只是这样,熙和这幅样子,倒是也不至于吓住了她。关键是,熙和的手脚关节,都是几乎反转,看着格外的渗人。被这么一个死状古怪的死人这么睁着眼瞪着,任谁也是不能够淡定如初。

    不过纵然是惊吓,也不过是一瞬间罢了。很快便是恢复了平静,蹙了蹙眉头,侧头问跟进来的小太监:“怎么就弄成了这幅样子?“

    ”奴婢也是不知。“小太监到底年岁小,不敢多看一眼,害怕几乎都写在了脸上。声音里也透着颤抖:”之前还好好的。今日忽然便是躁动不安,疯了似的挣扎,不过因绑着手脚,最后倒是成了这般摸样。“

    除此之外,其实也是吐了不少血的,都是黑色的,看着特别的渗人。味道也是腥臭。

    不过那些场景小太监觉得却是太渗人了一些,也就没细细描述,只怕吓坏了贵人。

    杨云溪想象了一下熙和痛苦挣扎的样子,直至于是自己挣得关节都扭曲,那该是什么样的痛苦才能将人逼得如此?当下她便是微微的打了一个寒噤,而后看住了徐熏。

    这样烈性的毒药,徐熏却是从哪里弄来的?杨云溪侧头去看徐熏,却是发现徐熏根本就不敢看熙和一眼,始终是低着头,垂着眸子,脸色也微微有些泛白。

    ”徐熏,你觉得该如何安置?“杨云溪问了徐熏这么一句。

    徐熏一怔,微微皱眉:”这事儿……我却又如何知晓?按照规矩……“

    ”她如今什么也不是。李家也是败落。“杨云溪挑了挑眉,有些玩味儿的看了一眼熙和:”说起来,倒是真不好处置。其实这般轻易就死了,倒是便宜她了。“

    徐熏抿了抿唇,良久反问了杨云溪一句:”那你的意思——“

    “扔在乱葬岗去吧。”杨云溪冷笑一声,收回目光淡淡的如此吩咐一句。

    徐熏并未曾反对,不过还是心软:”好歹给口薄棺材——“

    ”既是你心善,我本不应该拒绝,只是……李家那些死了的人,连张草席也没混上呢。她何德何能,还能有口棺材?她害死的人不少,没将她挫骨扬灰,却也是便宜她了。“杨云溪却是没答应徐熏的意思,反而说了这么一番狠戾的话。

    徐熏一怔,随后便是改了口:”既是如此,那就给她一张草席,好歹也是服侍过皇上的,这般到底不雅。“

    杨云溪哂笑一下,到底是没再反驳。只是看了一眼徐熏:“既是如此,那这件事情便是交给你去办罢。我在熙和手里吃了太多亏,我的人去办这事儿,只怕未必会给熙和好下场。”

    说完这话,杨云溪便是转身离去了

    徐熏看了一眼熙和,不过目光还未触及熙和,便是又飞快的收了回来。那样子,倒是整个人都有些惶惶。

    徐熏紧追着杨云溪的脚步出了屋子,背脊都是微微有些发凉。

    杨云溪上了轿子,一路回了翔鸾宫,便是吩咐:“打水,我要沐浴。一会儿换下这身衣裳,便是直接拿去烧掉。”沾了晦气的衣裳,她却是没有再穿的欲望,不如索性烧毁了。

    兰笙应了,而后又道:“叫厨房烧水的时候,在水里加几片柚子叶。”

    杨云溪应了,而后看了一眼兰笙:“你回去喝一杯压惊茶罢。”

    兰笙一怔:“喝那个做什么?”

    “怕你今儿晚上做噩梦罢了。熙和那样子,倒是也的确是吓人。”杨云溪想着熙和那样子,倒是心里又有些膈应起来,而后叹了一口气:“也不知徐熏从哪里弄来那样烈性的毒药。”

    “主子既然是生疑,不如叫王顺去查查,未免的确是太吓人了些。宫里头原不该有这样的东西才是。”兰笙有些后怕的想,幸而徐熏只是给了熙和,倒是没拿来害人。不然……

    杨云溪一怔,随后思忖了许久,倒是真忽然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该查一查这个事情了。

    不过犹豫了一阵子,最后还是将这个念头放下了——真查了,万一徐熏知道了,倒是她枉做小人了。要查,也不该她去查。

    下午朱礼带着酒气过来的时候,杨云溪便是将这件事情与朱礼说了:”熙和没了。“

    朱礼手上动作微微一顿:”没了?好好的怎么就没了?”

    “中毒没了的。“杨云溪看着朱礼这般神色,倒是微微皱了皱眉:”怎么了,皇上觉得心疼和不舍了么?“

    朱礼一愣,而后便是明白了杨云溪为何脾性这般大了。当下不由得失笑:“怎么,你以为我没弄死她,是因为舍不得和心疼了?吃醋了还是小性儿又发作了?“

    杨云溪倒是也没吃醋,就是对朱礼没将熙和处死,而是留了她一条命这件事情多少有些在意罢了,至于耿耿于怀,倒是也谈不上。

    对于朱礼半是玩笑半是询问的话,她也没回应,只是将事情说了一遍:”徐熏给了熙和毒药,我默许了此事儿。熙和是自己服毒死的。不过……那毒药却是烈性得很,我今日去看了一眼,那情形很是可怖。“

    朱礼倒是没太在意此事儿,反倒是仔细的看了杨云溪好几眼,直到确定了杨云溪的确是没恼,他这才伸手扳过了杨云溪的肩:”我留着她,本是想看看她还有没有隐瞒的事儿罢了,毕竟她的心思深沉,不知道还有没有后手。倒不是因为别的,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她算是什么东西?哪里值当如此?“

    杨云溪反倒是被朱礼这般正儿八经解释的态度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微微挣扎了一下,不过没挣开来,便是只白了他一眼:”和你说正经的,你倒是只注意到了不正经的事儿。熙和毒死了,你就没多想什么?“

    “着人去查一查就是了。”朱礼自然也不是真没听见杨云溪的话,便是笑着如此说了一句。不过却也是真不大在意——宫里是不会有毒药的,自然也就是徐家送进来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