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016.第1016章 晦气

    朱礼哑然失笑,只是无奈摇头:“你呀——”

    不过话题到底被岔开了去,朱礼倒是再没提那小宫女。

    这件事情仿佛就这么悄然的过去了,然而就像是兰笙说的,这件事情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果不其然,没出两日,杨云溪为了两句话的事儿,便是责罚了三个小宫女的事儿就传遍了整个后宫。不过那是后话了。

    第二日是阿木和阿芥的满月宴,虽说是四十多天了,不过也没人追究这个。众人唯一注意到的是,这一场满月宴,杨云溪要出面不说,更是办得空前的热闹。朱礼如今子女也不算少了,可是办得最热闹的还是这一对龙凤胎。而其余几个里头,还是却得属于小虫儿的又办得最好。太子也好,阿石也好,都是比不上杨云溪生养的孩子。

    而再加上之前朱礼立后的意思,所以如今虽说是两个孩子的满月宴,可是在众人眼里,分明却还是杨云溪更为紧要一些。

    命妇们也都是冲着杨云溪去的。

    这时不同洗三的时候,杨云溪纵然是不耐烦这个,却还是得打点起精神来应对。好在曾太妃一直跟在她身旁,倒是让她多了几分帮衬。

    纵然立后的事儿有些障碍,可是到底还是有不少人是来讨好杨云溪了。曾贵妃悄悄的压低声音轻笑:“除了那些个明着反对的,其他人总归是愿意和你交好的。你也不必太过亲和,也得拿出架子来。”

    杨云溪也明白这个道理,便是拿出了贵妃的派头来。除却几个老王妃,那是长辈得敬重谦和些之外,其他的人那儿,她自然都是摆足了姿态。

    徐氏本想和杨云溪说几句话,不过看着杨云溪忙的样子,便是将话又咽回去了。扫了一圈倒是也没看见几个相熟的,最后徐氏想了想,便是去了昭平公主跟前。

    昭平公主素来便不是什么脾气好的,所以命妇们倒是也都有自知之明,除非关系的确是不错的,倒是没有几个人敢在昭平公主身边停留。因而昭平公主身边倒是冷冷清清的。

    徐氏走过去后,第一件事情倒是向昭平公主道谢:”上次公主赐药,老身一直也没当面拜谢,如今才算是有机会,还请公主莫要嫌弃。“

    昭平公主微微一怔,看着徐氏不知怎么的倒是有些心虚,更是没敢受了徐氏的全礼,将身子侧开了:”不过是几瓶药罢了,也应该如此。“若不是薛治,她如今在哪里都是不知道呢。所以要谢,其实也该她说谢谢才是。

    昭平公主如此的客气,徐氏倒是有些受宠若惊。不过也没太过惊讶,只以为昭平公主是看在杨云溪的面子上,所以才会如此。

    徐氏见昭平公主似乎没有排斥的样子,便是在昭平公主身旁坐下来,笑着问道:”公主怎么没带孩子过来?“

    昭平公主倒是没想到徐氏会问起林荫,倒是有些愣神。而后才又笑了一笑,柔声回话道:”前两日受了凉,微微有些咳嗽,所以便是没带过来。一则是怕过了病气给阿木他们,二则也是怕折腾来折腾去他严重了。“

    徐氏闻言倒是生出几分关切和担忧来,而后忙又跟昭平公主说了几个治疗小儿咳疾的民间偏方:”都是薛治他们小时候用过的,也是十分见效。尤其是薛治,小时候不生病则以,一生病就轻易不得好,简直让人担心得不行。“

    昭平公主笑着与徐氏道谢,又状似不经意的随口问了一句:”说起来,薛大人的伤不知好了没有?算算时日,应该也是好得差不多了罢?可销假继续当差了?“

    徐氏笑道:”已经是好得差不多了。亲事也是有着落了,我还盘算着等他彻底好了,便是正式提亲下聘,早些完婚才好。他年岁不小了,可是耽搁不起。“

    徐氏突然说起这个,昭平公主便是猛然一惊,而后她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恐怕有些太过,便是又笑道:“之前也没听说,怎么突然就有消息了?”

    “这些都不说了,只盼着到时候办喜事儿,公主能赏脸光临,也算是他们的福分。”徐氏自己尚也不知薛治到底说的是谁,便是将这个问题含混了过去,只是如此说了一句。

    徐氏倒是真心邀请,只是昭平公主却是心里蓦然有些复杂起来,连带着情绪也是低了下来,不过好歹面上没带出什么来,最后便是听得她随口笑道:”若是有空,必是要去的。“

    不过昭平公主心头却是打定了主意,却还是不去的好。除了惊愕之外,对于这个事情,她多少也觉得有些不大自在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恼怒——薛治才与她求亲,这才多久?便是又另外定下了。虽说也是她拒绝了薛治,可是……

    心头到底是不痛快罢了。

    徐氏很快便是觉得昭平公主有些情绪不高,似乎不太愿意闲谈,当下也就住了口。

    恰逢此时徐熏匆匆进来,在杨云溪跟前说了几句话,杨云溪面色有些变了,所以当下徐氏便是看向了杨云溪。

    杨云溪微微蹙起了眉头来。

    曾太妃便是问了一句:”怎么了这是?“大喜的日子,好好的怎么就皱眉了。

    杨云溪摇摇头:”没事儿。熙和病得有些严重,恐怕是熬不住了。”

    曾太妃一皱眉,露出几分厌弃的颜色来:“怎么偏生挑了这样的日子?真真是叫人有些……”这个时候若是熙和死了,虽然死不足惜,可是到底是有些晦气。

    杨云溪也和曾太妃的心思差不多,所以便是道:”给她请个太医罢。“好歹吊着熙和的命,别叫她给这大喜的日子添了晦气。

    徐熏苦笑一声:”只怕是没什么用,之前我与你说过的——“

    熙和不是病了,而是中毒了。毒还是徐熏给的。只是谁也没想到,熙和竟然会选这个时候——

    徐熏露出几分懊恼的颜色来,有些歉然的看了一眼杨云溪:“我却是也没想到——”

    “不干你的事儿——”杨云溪摆摆手,“还是请个太医过去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