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009.第1009章 护短

    薛治的事儿,杨云溪不得不上心。

    杨云溪这般直接问朱礼,自然是让朱礼也是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斟酌了片刻,他叹了一口气:“阿姐只怕是知道这件事情,可却是只做不知。这事儿我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巴巴的去问吧,这个话题未免尴尬了些。不问吧,这么耗着也不是什么法子。

    ”那就明日你请阿姐过来看看阿木和阿芥罢。“朱礼一个男人,不好问这个事情也是有的。而且一面是他姐姐,一面是他信重的臣子,他夹在中间,更是尴尬不已。所以杨云溪便是打算干脆自己来问。

    朱礼犹豫片刻,最终却是摇摇头:”我先探探阿姐的心思。不管如何,她和我从小一起长大,有什么话也好说些。“杨云溪毕竟隔了一层,倘若万一因了这个事儿闹得不开心,那自然是不好。

    杨云溪看了朱礼一眼,倒是也没争这个,只是温软一笑:”若是你觉得不好弄,便还是让我来。”

    朱礼捏了一下杨云溪柔软的指尖,倒是不觉得这个事儿自己都搞不定,当下只笑言道:“放心罢。”

    朱礼仔细斟酌了一番,第二日便是叫人将薛治上的折子直接给昭平公主送了过去。自然不只是一封,前前后后,薛治一共上了两次折子,都是求娶昭平公主的决心。

    昭平公主起初听说朱礼叫人送东西过来,还只当是什么贡品他觉得好,特地打发人送过来。可是待到看清楚了匣子里只放着两封奏折,她便是微微一怔,顿在原地半晌也没什么动作。

    聪明如她,自然也是猜到了那折子是什么。

    昭平公主不动作,自然也是没人敢催促她。不过昭平公主自己也是知道,这件事情是必然要面对的。朱礼将折子送过来,就是不让她再继续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罢了。

    所以纵然心头复杂,纵然心头不知所措,她到底还是抬起手来,将那两封奏折从匣子里拿了出来。

    即便心头对奏折上写下的内容心头有数,她却也还是将那两封奏折看了一遍。奏折上的字迹她也认得,毕竟见的次数多了,就算不上心,她也是牢牢的记住了那字迹的样子。

    看完了奏折,良久她叹了一口气,将那折子重新放回匣子里,侧头吩咐道:“服侍我更衣,我去见见皇上。”

    这个时候去见朱礼,自然是有话想要问朱礼。

    一身素色的衣裳,倒是将昭平公主的面容都衬得有些恬淡了,和素日里的打扮颇有些大相径庭。见惯了昭平公主穿艳色的衣裳,也习惯了她眉目之中的凌厉美艳,这般倒是叫人看得有些不大习惯了。

    朱礼看着也是微微一愣,而后便是不由得道:“阿姐却是有些瘦了。”

    昭平公主笑了一笑,却是只道:“最近发生了许多的事儿,难免心思重些。而且之前病了一场。”

    朱礼点了点头,而后便是直奔主题:“阿姐想来也是看了折子了罢?却不知阿姐是什么意思?”

    昭平公主垂眸在椅子上坐下,虽手拿起一个蜜桔慢慢的剥,金红色的橘子皮在莹白的指尖纠缠,看着犹如画卷一般好看。待到橘子剥完了,她又慢慢的去撕那些白色的脉络。

    朱礼也不着急,只慢慢的等着昭平公主。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昭平公主将那橘子慢慢的摆弄出来了,而后叹了一口气,看着朱礼:”大郎你实话告诉我,这事儿你怎么想?“

    朱礼一愣,倒是没想到昭平公主居然会问自己,好半晌后她才回过神来,摇摇头道:”这话说得,真真儿却也是让我有些不明白了。阿姐的事儿,阿姐自己拿主意即可。其他的,阿姐也不必多想。“

    ”不必多想么?“昭平公主听着这话,好半晌便是笑了一下,只是多少有些嘲讽的意思:“我已是妇人之身,年岁也比薛治大,更有个儿子,旁人会如何想?”

    朱礼自然也知道旁人必定不会觉得昭平公主是好的,可是……“阿姐何时变得如此在意世俗的眼光了?”他倒是真有点儿诧异。在他想来,也不过是愿意或是不愿意的事儿罢了。

    看着朱礼诧异的样子,昭平公主倒是忍不住笑了:”倒说得我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似的。以前不在意,现在却是不代表我不在意,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况且以往我不在意,那是因为……可如今,薛家会不在意么?薛治到底还是太年轻了一些,谁又知道,他是不是一时冲动呢?”

    朱礼看着昭平公主这样,思忖片刻后忽然一笑,出声言道:“不然我便是替阿姐答应了这桩婚事罢。”

    昭平公主一怔,随后柳眉倒竖倒是真露出了几分恼的神色来:“这话你若是再乱说,我便是不理你了。胡闹什么?”

    朱礼挑眉:”阿姐说这话,倒是叫人误会了。我以为阿姐心中是愿意的,毕竟阿姐这话怎么听,也都不像是不愿意这事儿的。反倒是顾虑重重。”

    昭平公主一愣,面上神色也是顿了许久,最后便是收敛了目光,只低头道:“这件事情不合适,休要再提。薛治人不错,何必耽误了他?我知道几家不错的姑娘,回头介绍给他,让他好好娶亲生子罢。”

    朱礼听着这话,好半晌也不说话。最后只是叹道:“阿姐之前问我怎么想的,阿姐现在可还想听?”

    “你说罢。”昭平公主揉了揉眉心,将吃了两瓣的橘子搁下了。神色有些疲惫,只是除了这个情绪之外,却是再无别的情绪了。让朱礼也无从深究。

    朱礼一声轻叹,手指点了点奏折:“阿姐心里应该比谁都明白,这件事情薛治必定不是一时冲动,更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他上了两次折子,一次比一次执着,阿姐果真半点不动心?阿姐说的那些……我却是不觉得那些是值当阿姐担忧的。阿姐长公主的身份,嫁给谁也是他高攀了。“

    昭平公主登时被朱礼护短的话给逗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