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95.第995章 试探

    不过,最后杨云溪还是拉着朱礼去了。“纵然阿姐不见我们,咱们便是也只当是逛一逛园子,走动走动。”

    朱礼便是和杨云溪一同慢慢往昭平公主那儿走去。

    昭平公主倒是也不如朱礼想的那般没见他们,反倒是见了。

    昭平公主人有些憔悴,不过看着精神还好,见了朱礼和杨云溪,甚至还笑了一笑:“却是叫你们担心我了。”

    杨云溪摇摇头,上前去握住昭平公主的手:“下次可别再这样了,阿姐这般叫人担心得紧。任凭天大的事儿,也是没有要折腾自己的道理。”拿着自己的身子折腾,岂不是太不值当了一些?

    朱礼也是开了口:“母后性子本就是那样,阿姐你又何必放在心上,那般的在意呢?”

    昭平公主笑了一笑,低下头去:“却是我傻了。”看着那样子,倒像是真这么认为,也不全然是随口应承一句。

    杨云溪和朱礼看得却是更加的心酸。

    朱礼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最后便是干脆沉默了。只看着两个女人说话。

    杨云溪提起了今日的事儿,笑道:“舅母得了药,让我替她跟阿姐行礼道谢。”

    “他救了我的性命,倒是我该亲自去道谢才是。”昭平公主微有些不自在,面上都是红了红:“却是我任性,所以才闹出这样的事儿来。只盼着他们薛家莫要怪我才是。薛大人伤得不轻,我心里也是十分担忧,不知他的情况如何了?”

    杨云溪心中微微一动,便是将情况详细说了,更是说得严重了几分。

    昭平公主听得登时皱眉:“这般严重,却也不知是要休养多久才得好。”话里却都是歉然和愧疚。可见对于这个事情,昭平公主还是十分在意的。

    杨云溪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可不是?就像是我舅母说的。表哥那连个知心的人也没有,照顾都只让小厮来。真真是叫人不放心。“

    ”怎也不叫丫头服侍?“昭平公主微微一怔,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是问了这么一句话。

    杨云溪笑了笑,抬手摸了摸肚子,细细的打量昭平公主的神色:”这事儿我也纳闷着呢。舅母只说,他这是等着他妻子呢。他是个心思细的,怕是不愿意将来夫妻里还有外人。“

    昭平公主越发的讶然,不过却也是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神色瞧着却是若有所思的味道。

    最后昭平公主主动问起了朱启的事儿来,杨云溪也不知当说实话还是该说假话,便是只看向朱礼,示意朱礼来回答这个事儿。

    朱礼倒是没瞒着昭平公主,只是却也没说得十分详细,只轻描淡写道:“他其实一开始却不过是假死罢了,后头用火一烧,倒是活了。不过伤势太重,到底是没能救了他回来。”

    昭平公主已经听得整个人都是呆住了,好半晌,才听见她冷笑了一声:“怪道母后却是那么一个反应。他们母子二人,倒是联手演了一出好戏给咱们看。“

    ”也不必再放在心上。“朱礼如此劝说了一句,唇畔似乎有些笑意,语气却又分明是叹息:“如今已经是尘埃落定了。倒是没有什么可在意的。”

    昭平公主应了一声,随后才道:”熙和不是说,陈归尘的副将与朱启也有勾结?还有苗疆……“

    ”这些事儿阿姐都不必担心。“朱礼笑笑,慢慢的饮了一口茶水,看着昭平公主那副关切的样子整个人都是有笑意:“阿姐只管放心就是。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儿,我定会处理好的。”

    昭平公主其实也知道,方才也不过是故意没话找话说罢了被朱礼这样一说,一时半会儿倒是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找话题了,也就沉默了下来。

    这一沉默下来,倒是都多少有些情绪缠绵起来。

    此事儿历经太多波折,如今总算是尘埃落定。可是其中的恩恩怨怨,果真就一笔勾销了?只怕也是不曾……

    “我想出宫去。”昭平公主沉默了好一阵子,最后还是又是先开了口,只是一开口却是说起了这个事儿:“我一个出嫁的公主,一直住在宫中也不合适。所以还是早些搬出去才是。就是林家那头,怕也是想念孙子得紧。总不能叫荫儿和林家生疏了。”

    昭平公主说得头头是道,一时之间倒是叫人无法反驳。

    最后杨云溪便是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朱礼,只道:“阿姐这样说,倒是让我心里忍不住觉得是我让阿姐厌弃了。之前不也说得好好的,纵然要走,阿姐好歹等我生产了——”

    杨云溪这话说得恳切,昭平公主也是不好回绝,看一眼杨云溪圆鼓鼓的肚子,好半晌才压下心底情绪,苦笑一声点点头:“那好,就等你生产之后再说。”

    又聊了几句,昭平公主便是说自己累了要歇着了,就将杨云溪与朱礼送了出去。

    杨云溪肚子大,低头也是看不见脚下,所以朱礼便是体贴的一直环着她的肩,小心翼翼的护着。脚下也是放得又稳又慢。

    朱礼看着杨云溪眉头微蹙的样子,便是出声询问:”好好的皱眉作甚?“

    ”我在想着,阿姐要出宫,到底是为了什么。“杨云溪叹了一口气。其实,她心头是明白为什么的:无非是不想见到李太后罢了。出宫去后,每个月只初一十五进宫请安即可,倒是没宫里这般见得频繁。就算真不想见,找个借口推脱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朱礼苦笑:“自是为了母后。母后这次怕是真让阿姐伤心了。”不只是让昭平公主,还有他这里,其实感受都是差不多的。

    “有人上折子请求撤销安王的爵位没有?只是这般,怕好多人也是不能消气罢?”杨云溪也不愿意过多去说李太后这件事,一则是说起这事儿大家都情绪不高,二则也是她这样的身份,倒是有些不好多说什么。所以便是干脆岔开话题。

    朱礼倒是禁不住笑了:“这事儿许是将他们吓到了,倒是没人说什么。”就算有人说,难道他这个皇帝还不能镇压下去?顿了顿,朱礼叹了一口气:“只盼着那叫素缕的能生个男孩才是。“

    提起素缕,杨云溪便是微微一顿。想起了素缕肚子里那个孩子的来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