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94.第994章 心思

    虽说是太医和稳婆都是自己的人,也没什么可不放心的,但是杨云溪心底到底还是有些不安。毕竟什么都不怕,可是到底还是就怕有个万一不是?

    杨云溪没将这些情绪跟朱礼说,只唯恐朱礼知道了,也是放心不下。这种事情,纵然朱礼那又如何?所以何必叫他跟着担心呢?

    朱礼是掐着用晚膳的时辰过来的。瞧着那一脸疲乏的样子,便是知道他今日必是忙得不轻。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等到墩儿再大些也就好了,到时候朝政上许多事情也可以交给他办。你便是可以轻省一二了。“

    “那还得好些年。”朱礼一笑置之,并不放在心上:就算墩儿开始帮着他管理朝政了,一开始许多大事儿也是不敢交给墩儿的。况且即便是如此,至少还得十一二年。

    杨云溪抿唇笑,倒是提起另外一件事情:“如今是不是倒是该叫大名了。总是墩儿墩儿的叫,只怕等到他再大点就该不乐意了。”

    朱礼对这些小事儿也不放在心上:”既是如此,那你便是跟徐熏说一声。“

    ”皇上告诉我一句,这一次阿姐出了事儿,是不是和薛治有干系?“杨云溪突兀的问了这么一句——她是故意的,这般一问,是最容易试探出真假的。

    果不其然,朱礼便是微微一怔,而后他倒是也没否认,只是挑眉道:”你竟是知道了?“

    杨云溪心头猛然一跳,而后叹了一口气,最后便是道:“却原来果然我猜对了。”

    朱礼一声苦笑,随后才解释一句:“这事儿倒不是想要瞒着你,我是着实还没想好该怎么说这事儿才好。”

    朱礼说得凝重,看着不像是小事儿,杨云溪听着心头便是一个“咯噔”,几乎是立刻的,她脑子里便是想了许多。人也是跟着肃穆凝重起来,就连语气也是严肃:“你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儿?”

    “薛治上了折子,求娶阿姐。”朱礼说这话的时候,倒是有点儿不敢看杨云溪——薛治虽是杨云溪的表哥,可是年岁却是比昭平公主小的。而且两人的身份……这事儿太突兀,他拿到折子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又叫人打听了许多,这才算是勉强了解了来龙去脉。

    杨云溪同样也是一惊,愣愣的重复一句:”他说要娶阿姐?昭平公主?“朱礼其实也有不少庶出的妹妹,虽说没有年岁特别合适的,可是却也是有一两个快要到待嫁年纪的。

    若是薛治求娶别的,她尚能想得通,可是……、

    只是脑子里却是不期然的想起了昭平公主和薛治相处时候的情景来,继而便是觉得,这个事儿也未必就是薛治心血来潮。

    不过不管如何,她到底还是有些接受不得。毕竟……也太不合适了一些。虽说女子比男子大的婚配也不是没有。可是那也是少数,况且昭平公主还是嫁过人的,又有个孩子。昭平公主对林萧彦的感情还那般的深……

    ”是阿姐。“朱礼看着杨云溪那神色,心里头也是微微有些复杂——他一面对这个事儿吧有些不能接受,另一面吧,却又觉得薛治是个有眼光的,他的阿姐,纵然嫁过人了,那也是比普通女子强太多了。而且面对杨云溪的惊诧和下意识露出的那一点反对,他心里也是微微有些介意。

    朱礼将情绪镇压下去,尽量是不带自己的观点将杨云溪所不知道的事儿都是说了一遍:”阿姐前日奔出宫去,一路策马就往城外去了。也不知她想去什么地方。路上薛治瞧见了,自是觉得危险,便是也策马跟着阿姐。本想劝着阿姐回宫,不过阿姐当时正在气头上,自然也就听不进去。后头阿姐的马儿受惊将阿姐摔了下来,若不是薛治将阿姐护着,只怕阿姐的命都是没了。“

    杨云溪听了倒是也明白,当即便是有了论断:“所以薛治受伤,是因为阿姐的缘故。那他为何突然求亲?还是直接上了折子——这样一来,只怕已是闹得朝野尽知了。”

    朱礼叹了一口气:“这个我却是不知了。不过看他那样子,倒是真心的,并不是玩闹。”

    薛治这般,等于是自己断了自己的退路,纵是想要后悔,也是不会再有机会了。

    杨云溪抿了抿唇:“那阿姐可知道了这件事情不曾?”

    朱礼摇摇头。如今连朱启的事儿都不敢告诉她,更别说薛治的这个事儿。

    ”今儿舅母过来讨药,我让人去取药的时候,阿姐便是让人专门松了药过来。却也不知是什么意思。”杨云溪苦笑一声,大约也是有点儿明白朱礼的心思,柔声道:“倒不是觉得阿姐嫁过人,而是阿姐对林萧彦的情谊你我都是知晓的,光是想想,我便是忍不住替薛治担心。”

    这事儿倒不是薛治娶不娶昭平公主,而是昭平公主会不会接受朱礼。

    朱礼闻言也是苦笑:”是啊,这件事情却也是真叫人头疼。“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倒是忍不住的为薛治有些担忧起来了。

    ”这件事情先尽量别声张,你也不必担心,我总不会真让薛治太……“朱礼自己倒是有点儿心虚,半点底气也是没有。

    杨云溪白了朱礼一眼,叹了一口气:”到了这一步,面子倒是其次,就怕他心里到时候过不去。“且不说是被拒绝了是不是面子过不去,只怕这满腔的情意得不到回应,到时候才是真真的难过伤心。

    朱礼拍了拍杨云溪的肩膀,苦笑一声:”这事儿却也不是咱们能控制的,只能是顺其自然。”

    杨云溪当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当下也是只能跟着苦笑。而后才道:“咱们用了晚膳之后,便是去看看阿姐罢。我心里也是十分担。“

    朱礼却是摇头:”怕是阿姐却是不肯见咱们。“

    如今昭平公主整个人都是颓废的,压根就是不见人的装填。昨儿他也是让刘恩过去了一趟,不过却是没见着人。不过,想到今日的杨云溪说的话,心里便是又微微一动:会不会阿姐心里对薛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