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93.第993章 疑惑

    朱礼没敢叫人告诉昭平公主朱启的事儿。只让昭平公主好好养着。

    杨云溪知道昭平公主纵马出宫的缘故是什么,本是该去宽慰昭平公主的,只是薛治的情况也不大好,便是暂且搁下了。

    薛治是被马给踢了。还是踢中了胸口,偏生当时还硬撑着使了些力气,结果倒是好,险些送了命。有内伤吐血也就不说了,倒是连肋骨都是断了两三根。

    薛治这般,急得杨云溪的舅母徐氏当天便是进宫来了。一则是求药,二则是诉苦。

    徐氏哭得眼睛都是肿了:“他虽不是长子,可是如今薛家全靠他撑着,他怎的这般不知爱惜自己?而且他连娶亲都不曾,若真出了事儿,那该如何是好?他怎的就这般的不知天高地厚呢?”

    杨云溪也是心惊胆战,却也是只能安慰徐氏:“太医不也说了好好养着并不会有什么大碍,也不会有后遗症,所以舅母也不必如此。只要人没事儿,其他的也都不要紧。况且如今这样的局势,表哥能回避一二,其实倒是好事儿。”

    这话倒不真是安慰徐氏而已。如今薛家太出风头了,所以能暂时冷却一二却也是好事儿,好歹冷一冷别人对薛家的眼红不是?毕竟枪打出头鸟,这也不是什么假话。

    横竖只要朱礼还信任薛治,日后自然薛治也不会真就失了机会。

    徐氏也不是蠢笨的,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听见了杨云溪这般的话,倒是也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是想着这个。只是担心他的身子罢了。毕竟不是小伤,娘娘是没看见那情形,触目惊心的,吓得人心都跳得飞快。”

    “好在并无大碍。”杨云溪也是只能翻来覆去用这一句话宽慰徐氏,而后看了一眼兰笙:“岁梅还没找到药?”

    薛家其实并不是没药可用,徐氏其实就是进宫来诉苦的。在宫外,徐氏这些话也不知该与谁说,所以只能进宫来了。不过宫里也的确是有许多外头没有的好药,比如治伤祛瘀的。

    杨云溪听徐氏哭了半日也是有些头疼,所以只能是岔开话题。

    兰笙笑着解释:“娘娘不是叫她去太医院要新鲜的么?路程有些远,不过想来也是快了。”

    杨云溪便是看向徐氏,又问起徐家别的人:“上次听闻舅舅有些咳嗽,一直也没好,不知现在可好了不曾?”

    徐氏也是知道自己一直哭诉是有些不妥,不过她心里憋闷得难受,不吐不快,此时情绪消退了,她便是也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拿着帕子将泪都擦干净了,而后道:”却是让娘娘见笑了。“

    杨云溪让兰笙服侍徐氏去洗脸,又重新与徐氏上妆:”舅母这是什么话?却是外道了。“

    徐氏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便是没再多说什么。不多时岁梅倒是回来了,只是手里却是多了一个匣子。

    杨云溪见了难免诧异,而后自然便是问了一句:”那匣子里装的是什么?”

    岁梅也是一脸纳闷:“是公主赐予薛大人的药。”

    杨云溪登时也是纳闷了,不免又问了一句:“是长公主?”

    岁梅一面将匣子打开与杨云溪看,一面应道:“是。”

    徐氏也是纳闷非凡,却也是问道:“既是长公主所赐,那不知我是否要前去谢恩?”

    杨云溪直接摇头否了,同时伸手拿了那些药都仔细看了看,一面看一面与徐氏解释:”公主如今还病着,心情也是烦闷,还是不要前去打扰她得好。待到日后有机会,我再领着舅母过去道谢。如今么——明日我过去一趟,先替舅母道个谢也就罢了。“

    徐氏还烦心着薛治的伤,闻言也是没再坚持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难为公主还想着那不争气的人。”

    杨云溪抿唇一笑,“舅母心里只怕觉得表哥是再争气不过的,切莫再说气话了。时辰不早了,我也不多留舅母你了。况且表哥还等着这个药呢。”

    徐氏便是告辞个出宫了。

    这头送走了徐氏,那头杨云溪便是皱了眉:“公主这两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会知道薛大人受伤了?而且瞧着那些药,还都是对症的。”

    岁梅摇头,“我也是不知,刚从太医院出来没多久,就叫公主身旁服侍的人拦住了,只说是给薛大人的,旁的倒是一句没多说。”顿了顿,又猜测道:“许是在太医院问的?”

    “那也未免太有心了。”杨云溪有些焦虑,捧了茶杯抿了一口茶,觉得有些烫了,便是烦躁的丢开手:“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岁梅和兰笙也不好插话,只能是劝道:”主子也别再多想了,不然回头叫皇上瞧见了,他必是不高兴了。“

    杨云溪哭笑不得,只白了两个丫头一眼:“满嘴胡说。”不多到底也是没再继续想这个,只问道:“皇上今日的汤品送过去没有?”

    “送去了,王顺亲自去的。”兰笙抿唇直笑,颇有些打趣:”倒是皇上让御膳房送来的甜汤,主子现在用,还是等会儿再用?“

    ”是什么?”杨云溪随口问了一句,不过却也是没多少食欲。

    兰笙笑着答道:“主子不是想吃鸡头米?做的那个。看着很是不错,虽说没添冰,不过却是也用井水镇着的。很是凉爽。”

    杨云溪想了想:“那就端上来罢。”

    用甜汤的时候,杨云溪便是有些犹豫:“按说我也该过去探望公主,只是……”

    兰笙板了脸:“主子安心是想要皇上责罚我们呢。这样的天气,这时候正是暑热,主子身子又重,也不怕中暑了。“

    杨云溪看着兰笙一本正经的样子,几乎是忍不住笑了:”是是,你说得极是,那就等用了晚膳过去。正好和皇上一并过去。“

    兰笙这才乐意了。这才笑了:”“主子且好好的养胎,比什么都强。”

    杨云溪摸了摸肚子,却是又有些发愁——眼看着生产的日子一****的临近了,她却是有点儿怕了。毕竟双胎生产的时候,风险也更大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