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89.第989章 逝去

    朱礼闻声,脚下微微一顿,却也并不曾回头,只是那么背对着李太后叹息了一声,声音亦是不如往日平和温柔,反而透着一股子失望:“不是朕绝情,而是母后和四郎逼人太甚罢了。”

    说完这话,朱礼果真是无半点留恋的踏出了屋子。

    李太后失去最后一点支撑,整个人都是软倒了下去。

    朱礼这头刚出屋子,那头便是看见一个小宦官急匆匆的奔了过来。他心情不好,语气难免也就更冷淡和威严些:“发生什么事儿了?这般慌慌张张的作甚?”

    小宦官跪在地上,声音都是吓得有些发颤,好在口齿还算清晰:“回禀皇上的话,宫外出了点事儿。安王活过来了!”

    朱礼霎时便是抿紧了唇,脸色亦是十分难看。

    小宦官越发吓得不轻,频频看刘恩。只盼着刘恩替他解围求情才好。

    刘恩微微摇头,示意小宦官别怕,好歹冷静些——朱礼一向是厚道温和,从不会无缘无故打杀宫人,纵然迁怒之下斥责几句,也到底无关紧要。

    朱礼好半晌才将自己的情绪压下,而后看了一眼地上的小宦官出声吩咐道:“你将详细的情况说一说。”

    小宦官纵然心头害怕,却也还是强撑着将是事情详细的描述了一遍。

    却原来事情是如此:这头朱启的尸身送出宫去,那头负责办这个差事的官员却也是怕夜长梦多,所以当即便是找来柴火,直接寻了一处宽敞的院子,便是搭了一个焚烧尸体的柴堆。而后将那些柴上泼了桐油便是直接将朱启的尸身放了上去,一把火将柴堆点燃了。

    那柴堆自然也就是猛然烧了起来。

    正所谓干柴烈火,一时之间火势几乎无法形容,直烧得火舌熊熊,摇曳不止。朱礼尸身在其中,自然也是很快就烧着了。

    而就在此时,便是听见蓦然一声凄厉的惨叫,众目睽睽之下,朱启猛然便是挣扎起来,更甚至是直接蹦了起来!

    这样的情形自然是吓得众人俱是心头狂跳不止。许多胆子小的,也是跟着尖叫了一声,更是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朱启一直都在惨叫,不住的蹦跳挣扎。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莫不是安王还阳了?”

    自然也有喊是尸变的。不过还阳一说,却似乎是更容易叫人接受一些。所以便是有人看向那负责此事儿的官员,战战兢兢的问:“兴许说不定是真的还阳了,大人,咱们是救还是不救?”

    当时那官员愣了一下,面上也有犹豫之色,好半晌才道:“你等去隔壁院子打水来!”

    其实院子里是有水缸的,可是那官员却也不知是没想起,还是故意如此,竟是吩咐人去隔壁院子找井打水。

    不过隔壁院子离得也不远,很快便是打了水过来,然后便是劈头盖脸的往朱启身上泼。

    火倒是也很快灭了,可是却是完全也看不出朱启的摸样了——饶是在场的都是男子,而且也都不是什么无知的平民,可是还是一个个被吓得不住后退。

    朱启倒是也没死,尚有一口气在。不过仅仅也只是有一口气在罢了。

    负责此事儿的官员也是一面命人去请太医,一面是忙让人进宫来禀告朱礼,顺带请示朱礼到底这件事情该如何做。

    小宦官说得战战兢兢,一眼也不敢多看。

    朱礼面色沉沉,神色亦是难看。

    一时之间除了风声,却是再安静不过了。

    好半晌,朱礼听见背后一声哭声。

    朱礼盯着地上一片青石砖:“母后和四郎,倒是演了一出好戏。好一出还阳计。”顿了顿,他仿若没听见李太后的哭声,只淡淡继续说下去:“怪道母后让阿姐尽快将四郎下葬,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不知母后是否想着,这头下葬了,夜里便是直接去将坟掏了,从此之后,四郎虽然没了安王这个身份,可好歹还活着,还可继续他的大业和雄心?”

    “那药,只怕也不是毒药,而是让人假死的药罢?”朱礼讥诮一笑,怎么也是遮掩不住那情绪:“却是不知那药效果有几日?三日?五日?”

    李太后除了哭之外,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朱礼也是一直不曾转身。

    好半晌,众人便是听见朱礼平静冷淡的言道:“朕之四弟,早就服毒自尽了。朕虽然深恨他的谋逆,可是也是佩服他的果断和勇气,也念在这么多年的兄弟情谊上,只惩处他自身,并不祸及他妻儿血脉。陈氏为他所喜,便是领安王妃之衔。遗腹子若为男胎,便是册封世子,若为女胎,便是封郡主。”

    朱礼说完这话,便是摆摆手:“你就这般去回话罢。”

    小宦官哪里有不明白朱礼意思的?当下心头颤了一颤,而后便是飞快的去报信了。

    李太后早在朱礼说出“朕之四弟早就服毒自尽了”这句话的时候猛然眼睛一翻,便是昏死了过去。一时之间看着倒是进气少出气多了的样子。

    朱礼犹豫片刻,却是到底不曾回头,只嘱咐刘恩:“命太医好好医治。”他是真心灰意冷了。

    事到如今,他竟是生出了一种,不知道什么时候该信什么时候不该信之感来。他觉得,大约他心里敬重的那个母妃,果真很久之前便是已经死了。

    朱礼走时,抬脚只觉得重逾千金。几乎是有些挪不动。

    杨云溪这头也是知道了这个事儿——刚得了消息,便是看见朱礼失魂落魄的回来了。

    杨云溪吓了一跳,却也是知道其中缘故,自也是理解朱礼这种心情。当下便是忍不住苦笑了:李太后到底是怎么想的?

    昭平公主之前策马出宫闹得已是十分厉害,如今又闹了这么一出……这宫里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安宁下来?

    朱礼看着杨云溪,忽的黑得如同幽潭的眸子里便是有了清冽的水光,他几乎是有些哽咽:“阿梓,我竟然是后悔了。”

    杨云溪却是猜不到朱礼后悔什么,微微一怔不知该说什么,最终只道:“大郎别怕,还有我们呢。”

    (老规矩哦~明日四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