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88.第988章 绝情

    朱礼自然也是没走多远的,刘恩没费什么事儿便是找到了朱礼。

    朱礼也没开口问,正是挑眉露出一个询问的神情来。

    刘恩便是将情况说了。

    朱礼思忖片刻,忽然皱眉如此问了一句:“安王的尸身呢?可送出宫去了不曾?”

    眼下天还热着,再放下去只怕是要有味儿了,所以既是决定要那般处置,这事儿他便是让刘恩早些办了。虽说他深恨朱启,可总也不愿意真就让朱启这般烂了臭了不是?

    刘恩也是明白朱礼顾虑的,当下便是点头:“这会子想来已是差不多点上火了。”挫骨扬灰也就是这般一说,总不可能真将骨头剔出。所以便是直接用火烧成灰也就罢了。

    既是处理尸身,所以少不得还是叫钦天监算过吉时的。

    “嗯,那咱们便是去见太后罢。”朱礼说这话的时候,眉头一直皱着,却是始终未曾松开过。

    刘恩看得纳闷,却也没多想,只当是朱礼觉得心头不痛快——李太后那样的做派,只怕也是没人能觉得痛快。

    而且,以他对李太后的了解,只怕这一次李太后却也是不会轻易的就将事情过去了,恐是要大闹一场。

    “皇上要不再等等?”刘恩到底觉得还是头疼,便是又这般劝了一句。“回头等事情尘埃落定了,皇上再见太后也不算什么,这头只说没找着您。”

    “迟早都是要闹,既是如此,早些闹完了也就罢了。”朱礼的语气平静又淡然。而后又是一笑:“再则,晚膳要陪贵妃,朕可舍不得耽误了。”

    杨云溪如今肚子大得很,行动都不方便,他看着心忧,恨不得时时刻刻将她放在眼前才好。而且他昏睡这么久,还没来得及好好跟杨云溪肚子里那一对孩子好好相处呢,自是要抓紧时间才是。毕竟总不能被小虫儿比下去不是?

    而且朱礼清楚,若是真按照刘恩说的那样去办,只怕事后闹得更加厉害,他也再多几桩不是。所以何必来?倒不如早早面对了。

    朱礼心底却也是算着时辰赶回去的。

    见了李太后,他尚来不及问安,便是听见李太后劈头如此吩咐一句:“皇上立刻下旨将之前的旨意撤销!而后再将四郎好好安葬!”

    朱礼几乎是被气笑了。且不说他是君王,朝令夕改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只说这件事情到了如今,也不过是朱启咎由自取,他又凭什么要宽容?

    李太后不必面对天下将士,可是他朱礼却是看重!他只盼着天下安平,好让百姓都过上安居乐业的好日子!

    朱礼垂眸不言。

    李太后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朱礼的意思。

    朱礼这是不愿意。

    李太后便是登时如同之前对昭平公主一般:“你竟是如此无情?纵我不是你亲生母亲,可是我也养育你这么多年,我也不求你别的,只这一件事情,你却是不肯答应。”

    朱礼叹了一口气,“母后何必说这些。只是如今事情已成定局,如何再更改?不瞒母后说,尸身已是送出宫去了。就是朕反悔,也未必赶得上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李太后几乎立刻便是一声尖叫。

    朱礼被李太后那副惊恐的样子弄得微微一怔。随后一蹙眉,垂眸道:“已是有些时候了。”

    “四郎……”李太后目疵欲裂,而后便是脚下一软,整个人都是仆了下去。不是惊怒,而是恐惧。

    朱礼被李太后这般的态度弄得微微一怔。而后心里闪过了一丝疑惑来——不过是一具臭皮囊罢了。为何如此在意?

    “朕却是不明白为何母后如此在意。”朱礼蹙眉看着李太后,坦言将心底疑惑问出口。而且还顺带逼了一逼李太后:“这件事情母后若是不能够给朕一个合适的理由。朕自是不可能改变主意。”

    言下之意,便是若有合适的理由,那自是不同了。

    李太后只定定看住朱礼:“难道我万般恳求,都还不够?”

    “朕不只是母后的儿子,更是这天下的君主。难道那些无辜将士的性命,就不是命了?在母后眼里,就是草芥木偶不成?”朱礼的声音也不再一味的平淡,反而是拔高了些许。气势十足,倒是让李太后忽然就心虚一怔。

    但是就这么放弃显然却也是不可能。

    李太后抿紧了唇,倏地却是调整了姿势,给朱礼跪下了:“他毕竟是你弟弟。你就饶了他这一命罢!”

    朱礼猛然看住了李太后,面上神色渐渐变了。

    李太后这话初时一听倒是没什么,如今再听,却是有些不对劲儿。初时只有朱礼听出来,而后刘恩等人也都是听出了其中的玄奥之处,最终都是惊异非常的看着李太后。

    李太后却是仿若不曾看见的样子。只是对着朱礼重重叩首,满目哀求。

    朱礼狠狠的避了一避眼睛,而后便是避开了李太后的磕头,也不多说什么,只道:“人既是死了,自是不可能再死而复生。此事儿,母后不必再多说。”

    说完这话,朱礼甚至笑了笑:“母后若是想随四弟去,朕也不是不能成全。”

    朱礼说出这般狠绝的话,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就是刘恩也是诧异的看了朱礼一眼,不过心头倒是反而有些快意:皇上就是该拿出这样的态度来才好,不然的话,总叫太后这般掣肘,真真儿是叫人满心的不痛快。

    最为诧异的还是李太后。

    这几年她处处以孝道压制朱礼,无非也是知道朱礼的脾性,所以肆无忌惮罢了。她知道朱礼素来看重孝道,也是始终将她当成母后的,所以她倒是不曾担心过朱礼有朝一日真的是绝情决意。

    可今日朱礼却是说得如此狠绝,语气冰冷如同冬日里凛冽之风,呼啸着吹过来,直吹得人都是心底冰凉。

    李太后怔怔的看着朱礼的身影,面上的错愕诧异之色好半晌也是没退去。直到朱礼的脚即将跨出屋子,她这才反应过来,登时又悲又怒的凄厉出声:“皇上果真如此绝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