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87.第987章 避祸

    陈氏的话一出口,倒是宫人也是跟着迟疑提醒了。

    李太后纵然心急如焚,却也是只能命人赶快给自己换衣裳。

    待到李太后心急如焚的换过了衣裳,却是也过去了一刻钟了。李太后面上的焦急之色,却是几乎已经是要化作实质一般。

    陈氏冷眼看着李太后这般,倒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起来——就像是昭平公主说的那话一样,人都死了,还在意这个做什么?不过是一具皮囊罢了。

    而这头李太后急匆匆叫人抬着自己去见朱礼。那头,昭平公主却是委屈难以自制,一路冲进了马厩,也不知是怎么想的,随意挑了一匹马翻身骑上便是一甩鞭子。

    马儿吃疼,登时不管不顾的冲将出去。

    昭平公主就这么一路在宫人的惊呼声中,直接冲出了宫门。倒是也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昭平公主却是不在意,她只是咬牙抓着缰绳,感觉马儿慢下来便是狠狠的又是一鞭子。感受着风从耳畔呼啸而去,她这才觉得自己翻滚的情绪都似乎是平复了许多。

    昭平公主引起这般大的骚动,朱礼自然不可能不知。这头昭平公主刚闹腾起来,便是立刻有人去禀告他了。

    得了消息之后,朱礼有些吃惊:“阿姐这是怎么了?竟是这般不管不顾起来。”随后略一思量,却又是猜到了几分,遂问:“阿姐在母后那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以至于她心情竟是这般差?”

    宫人也不知情,只说立刻去打探。又问朱礼该如何处置骚动——

    “叫人追上去,小心护着长公主。另外,也叫人将消息压下去,不许传出去了。”这件事情纵是事出有因,可是传出去到底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能瞒着,自然还是得瞒着。

    于此同时,朱礼更是在心头苦笑,更是祈祷只盼着昭平公主别再闹出更大的事端来才好。不然的话,他就是有心想瞒着,也是没有那样遮天的本事。

    这头朱礼还尚为昭平公主担心呢,那头李太后却是已经杀到了。

    听见刘恩说李太后到了门外,朱礼心头便是一凛。他不用多想,便是能猜到李太后的心思。在他看来,能叫李太后如此激动的,自然是只有朱启的事儿。

    当下朱礼略一沉吟,便是决心还是避开得好,于是只道:“朕却是不在。”

    刘恩诧异看了朱礼一眼,随后便是苦笑提醒:“皇上,太后若是强闯,臣等只怕是拦不住。到时候……真要躲,不如悄悄的避开?”

    朱礼听了觉得十分在理,便是略一颔首:“既是如此,那就避一避。”末了自己倒是也觉得有些尴尬,咳嗽一声不甚自然的辩解:“朕只是不想多生事端。待到事情成了定局,朕再亲自过去请罪。”

    刘恩心头暗笑,又觉得朱礼这个皇帝做得真真是为难。当下却是正色道:“皇上心中烦闷,去东苑看风景舒心去了。所以不在。”

    朱礼连连点头:“正是如此。”

    刘恩便是赶忙出去拦着李太后,而朱礼则是悄悄的从暗门出去了。

    李太后的确是一路强闯过来的,刘恩先得了动静,这才能提前通知朱礼避开。

    因朱礼也并不在屋中,所以刘恩假意拦了一次,倒是也没太狠拦着。只说朱礼的确不在,而后便任由李太后闯了进去。

    屋子里自然是空无一人。

    李太后扫了一眼,当下眼前一黑,几乎是腿软站不住。好不容易靠在了宫人身上站住了,只一味颤声问:“皇上呢?皇上到底在哪儿?”

    李太后眼底又是绝望又是愤怒,交织在一处简直是神色狰狞,倒是颇有些吓人。

    几个年纪小的刚提上来的宫人被李太后吓得倒是有些发颤。不过刘恩哪里又会怕?当下只是赔笑:“皇上去了东苑散心,因心情烦闷,却是没让任何人跟着。”

    李太后初时还信了,正要嘱咐人抬着自己去找,只是随后却是目光落在了岸上砚台中还新鲜的墨汁,当下便是勃然大怒,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竟是伸手将案上的物件悉数扫落,几是厉声嘶吼:“他若是不肯出来见我,我便是一头碰死在这里,我倒是要看看,他是不是真要避而不见!”

    砚台跌落,连同那些批阅了和没批阅的奏折一并摔成了一团。墨汁四溅,污了奏折不说,更是在地毯上晕出了一大团污渍。

    刘恩当时也是着实离得远,所以不曾来得及阻拦,此时见了这般狼藉之情,登时面上的神色也不大好看了。

    只是他到底不过是宦官,纵然朱礼给他体面,他还是不可能直接的去指责刘恩。所以当下便是只竭力忍耐了,仍是轻言细语的劝解:“太后又何必如此?皇上也的确是刚走不久,不过并不是故意避开太后。太后纵然要发脾气,也该让臣等先去将皇上找回来才是。”

    “打量我真是老糊涂了不成?”李太后只是一声冷笑。冷冷的看着刘恩:“很好,很好。那我与你一刻钟,若是皇上不来,到时候——我自然有好事儿。”

    刘恩无奈,也着实不想看见撒泼的李太后。当下只得应承下来,却也不敢说死了:“微臣必是尽全力,只是具体找得到找不到却是着实不敢保证。”

    顿了顿,他又道:“此处乃是皇上批阅奏折的地方,太后却是不好久留,不知太后能否挪动尊驾?”

    李太后气怒非凡。却也是无可奈何。

    刘恩命人好好守着李太后,眼底也是闪过一丝狠戾来:“若是太后真有什么过激举动,便是直接将人弄昏过去再说。”

    这话是吩咐御前侍卫的,这些人手底下功夫了得,做这点事情自然是不在话下。

    刘恩也是被逼急了——朱礼既是避开了,就没有找回来的道理,而且一看就知道没有好事儿。所以何必呢?李太后既是不讲理,那也无需和她讲理不是?

    刘恩吩咐完了,也不管底下人如何为难,自己倒是自顾自去躲清静去了——惹不起,只能躲不是?李太后纵然恼怒起来拿小太监们撒火,也不过是打一顿,事后好好奖赏就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