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86.第986章 魔怔

    阿石生辰的事儿到底还早,眼下最叫人关注的还是安王的事儿。

    安王这般一败落,连带着遭殃的世家几乎大小有三四家,更别说一些大小官员。朱礼这一次是打定主意要肃清朝野,所以手上并不曾有半点的绵软。

    凡是与安王有旧的,都是一律问斩,子女家眷也充作官奴发卖。要知道,官奴虽通买卖,却是不可赎身的。若非朝廷赦免,别说自身,就是子孙后代也只能是官奴。昔日王侯世家门,锦衣绣户尊荣无限,而如今却是要行那侍奉下贱的事儿,比杀了他们却是更叫他们煎熬。

    一时之间朝中哀鸿遍野,人人自危。

    自然也有那坚定拥护朱礼的,这一次却是得了天大的好处。

    陈归尘得了节度使的官职。这算是武官里官职最高的了。

    而薛家,则是得了正儿八经的爵位。虽说只是一个伯爵,可是到底是整儿八经的爵位。比起以前有钱有势,则又不同了。

    而朝中最大争议的,则是安王的后事如何处置。

    陈归尘人虽离京了,却是上了折子,只替那些死去的僵尸请命,要求将安王鞭尸于烈士墓前,继而挫骨扬灰,后让那些死在这次叛乱之中无辜将士们能够瞑目。

    朱礼在朝堂上略略露出了犹豫之色,不过却是没有立刻回绝。

    闻弦歌而知雅意,能在朝堂上混得风生水起,又经历三朝动荡的,自然也都不是傻子。见朱礼这般,哪里还有不明白朱礼心思的?

    当下附和者不计其数,来回只一个理由:不能寒了天下将士的心。

    虽说只这么一个理由,可是实际上只这么一个理由,却是胜过万千理由。谁不明白,国之根本都说是民,可是实际上若无雄壮兵力,若无忠心护国的将士们,什么过富力强都不过是笑话罢了。

    你纵再富饶,守不了护不住,那又能如何?

    朱礼拒绝了两次,第三次到底是默然不语批了个准字。

    这个决断下来的时候,杨云溪自然是不意外。昭平公主也不意外,最意外的是李太后和陈氏。

    得了这个消息的时候,昭平公主正在侍奉李太后喝汤药,陈氏也在一旁低眉顺目的服侍。

    来报信的是李太后的心腹之人,所以昭平公主事先并不知情。待到看到来人面色不好看,心里刚觉得不对,李太后却是已经劈头问出声来:“怎么这般慌张?”

    那人飞快将朱礼的意思说了。

    李太后登时就变了面色,身上一动竟然是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连撞翻了昭平公主手里的药碗却是都不自知。那滚烫的药汁子洒了她一身也是浑然不觉。

    雪白的单衣被褐色的药汁浸染,便是迅速的蔓延开去,成了一种触目惊心的情形。

    李太后蓦然抓住昭平公主的手腕,声音又尖锐又凄厉:“昭平,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昭平公主被李太后抓得手腕都是微微疼起来,只是她却也是顾不上。只和李太后对视了一眼,便是有些不自然的避开了。

    昭平公主素来不擅撒谎,而且这个事情,撒谎也是无用……

    只是她仍是做不到那般无情直接将此事儿说出来,所以到底也只能是沉默罢了。她的沉默,便算是回答。

    李太后面色惨白如纸,忽然颤抖起来,仿佛连力气都是被抽空了。只饶是如此,她也仍是颤抖着要下床,口中更是道:“快,扶我去见皇上——”

    李太后的面上难掩惊慌和急切。

    谁都知道李太后这个时候要去见朱礼是个什么心思。

    昭平公主纹丝不动,再也不好沉默下去,当即怅然的叹了一口气:“母后这又是何必?人死如灯灭,不过是一具皮囊罢了。”

    朱启人都死了,再计较这些却也是怪没意思的。

    “你懂什么?!”谁知李太后却是如此的猛然呵斥了一句,眼睛都几是赤红,刹那之间看昭平公主的眸光倒不似看亲生女儿,仿佛是看仇人一般。

    昭平公主被李太后这般的态度吓了一跳,更是整个人都是怔住了。她还从来没被人用这样的目光看待过,却不曾想第一次遇到,对方竟然是她的母后。

    一时之间,昭平公主心头复杂非凡。

    李太后却是没有那个心思去再多看昭平公主,她只是挣扎着下了床,连衣裳也没想起来换,只是一叠声的要宫人扶着她去见朱礼。

    李太后整个人仿佛魔障了一般,整个儿就完全是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这会子,仿佛其他的事儿全然都入不得她的心她的眼,只剩下了去见朱礼这么一件事情。

    屋子里闹哄哄的乱成了一片。李太后态度如此坚决,语气也是如此凄厉,宫人饶是拿不定主意不知到底听话好还是不听话好,最后也是只能唯唯诺诺的依着李太后——

    昭平公主冷眼看了一阵子,到底是看不下去了,断然开口冷声道:“母后又何必如此?既是给了他毒药让他去了,这会子还有什么舍不得的?”

    李太后如遭雷击一般整个人都是顿了一下,不过很快她便是又厉声的道:“你懂什么?!你纵是帮不上忙,便是趁早离我跟前得好!”

    李太后这番话,简直又冷有厉。比那冻刀子更加的伤人,戳得人心窝子又冷又疼。

    昭平公主疼得几乎连脸色都是彻底的白了。好半晌,她才缓过劲儿来,压下心头情绪,捂着几乎是冷得都要冻住的心窝子冷冷道:“好。既母后如此厌我,那我便是这就离了母后眼前得好。”

    说完这话,昭平公主也真的是半点不迟疑的猛然转身冲出了屋子。只有寥寥几人一晃而过,仿佛看见昭平公主眼眶都是红了。

    李太后却似是置若罔闻,也更没看见,更是丝毫不觉得自己伤了昭平公主,只是一味的厉声吩咐:“快,扶我去见皇上。”

    陈氏看着李太后这般形状,讥诮的隐蔽一挑唇角,而后却又是温声提醒:“太后娘娘纵是要见皇上,也该先换身衣裳,不然这般恐怕是有些不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