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84.第984章 童言

    且不说徐熏心头如何想的。只说第二****一大早便是将墩儿送了过去。

    杨云溪饶是身子笨重,可是如今却是朱礼因病罢朝几个月之后第一次上朝,所以她便是强撑着起来替朱礼打点。

    徐熏送墩儿过来的时候,杨云溪正替朱礼系腰带。只是肚子大了,倒是有些艰难。正待丢给宫人,徐熏刚好进屋子,便是笑着开了口:“我来吧。”

    杨云溪看了徐熏一眼,微微有些诧异。

    徐熏以往从来不主动亲近朱礼,更别说主动揽了朱礼的事儿去做,还是当着她的面儿。

    徐熏却似是没觉出异状来。

    杨云溪的异样也不过是一瞬间罢了,很快她便是笑着撒了手:“既然是如此。那就你来吧。我如今到底身子笨重,做不得这些灵巧的事儿了。”

    她不好与徐熏难看,所以便是退了一步,不过朱礼却是不愿,只道:“刘恩你来罢。徐熏没做过这样的事儿,只怕也做不好。”

    不过是系腰带,哪里就做不好了?这样说到底不过是借口罢了。

    徐熏也不见十分难堪,落落大方的样子也到底是瞧不出心中有私的摸样。而后她松开墩儿的手,笑着将墩儿往朱礼那边推了一推,道:“墩儿今日便是乖乖跟着你父皇,千万莫要哭闹才是。”

    墩儿怯怯的跟朱礼行礼,瞧着倒是有些陌生和害怕,不过那样子也是十分规矩,倒是瞧得人心酸。

    朱礼心下不喜。却又不怕吓到了墩儿,便是又忍住,只叫刘恩抱着墩儿跟着自己。想了一想,又对徐熏道:“待到朕回来,有话与你说。你便是在这里等着罢。”

    朱礼随口一句话,倒是生生的让徐熏就要等这么半日。

    杨云溪也是愣了一下,不过也未多说什么,只催促朱礼快去上朝别误了时辰。

    朱礼走后,杨云溪和徐熏倒是大眼瞪小眼了一下子,而后便是笑道:“你用了早膳不曾?”

    徐熏摇头:“出来时候匆忙,并不曾用早膳。本想着回去再说,不过眼下看着,倒是只怕要在你这里蹭一顿早膳了。”

    杨云溪本来是打算送了朱礼出门她再躺一躺,此时倒是也只能改了主意,笑着吩咐兰笙去御膳房拿早膳,只让兰笙拿些徐熏爱吃的。

    徐熏神色复杂了一瞬,不过很快又恢复常态,只是感叹一声:“都过去了这么些年了,倒是难为你记得。”

    “哪里能忘呢?恍惚也不过是昨日的情景罢了。说起来,你我同一日进的太孙宫,如今皇上身边也只我们两个最是体面。”杨云溪回想着从前时光,亦是有些恍惚。忽而又想起雁回一事儿让他们二人生疏了,倒是越发的感慨起来。

    一时用过了早膳。杨云溪便是越发的觉得是没什么话说了,不同以往没什么事儿做也可闲谈说好些话,现在她们之间倒像是被人放了一层格挡,说不出的别扭和生疏。

    更是有些尴尬。

    杨云溪看着坐在那儿眉眼疏淡,就连那一点婴儿肥都退去的端庄女子,忽然就只觉得不尽陌生。这样的感受一出来,她倒是更加的觉得不自在了。

    最后她便是叫岁梅去将小虫儿和阿石都带过来玩耍。

    姐弟两个今儿都穿的是浅绿色的衣衫,倒是颇有些亲姐弟一般。就是眉眼都有些相似——两人都是更像朱礼一些,可不是就看着像了么?

    小虫儿似乎天生就爱照顾比自己小的孩子,牵着阿石的手在奶娘的呵护下稳稳当当的走进来,倒是不皮了,反而有些小淑女的摸样。

    只是那样,看得杨云溪倒是有点儿想笑。不过口中却是夸道:“小虫儿越发好了,将阿石带得这般好。”

    小虫儿自然是高兴又得意:“我是姐姐。”

    眼下之意,倒是姐姐理所当然应该照顾弟弟妹妹。

    徐熏也是笑出声来:“真真是乖得不行,看得人恨不得抢了去做女儿。”

    阿石扑进杨云溪怀里,让她一把抱上去放在身边搂着。然后便是不动了,只是满脸敬畏的趴在她肚子上听肚子里的动静——这也是被小虫儿带的。

    小虫儿不必牵着阿石,便是明显的活泼了许多,蹦着跳到了徐熏跟前,也不要徐熏抱,只是仰着脸问徐熏:“墩儿哥哥呢?”

    近两个月,小虫儿说话倒是忽然长进了许多,不仅是清晰了,也更是有条理了。短一些的句子说起来,倒是和大孩子也没什么两样了。

    “你墩儿哥哥跟着你父皇上朝去了,他是太子,已是不能如同以前一样,只顾着玩闹了。也该学一学治国之道。”徐熏主动搂住小虫儿,柔声与她解释。

    小虫儿眨巴了眨巴眼睛,一脸疑惑:“那做太子有什么好?”连玩都不能了。

    小孩子思想简单,一想到以后都不能找墩儿玩,倒是脾气上来了,气鼓鼓道:“不要做太子。”

    杨云溪一愣,徐熏也是一愣。

    徐熏的脸色虽未曾变化,却也是很快笑道:“小虫儿快别胡说了。”

    杨云溪也是出声:“不许胡闹,你太子哥哥有正事儿要办,哪里跟你似的?再说了,不是还有阿石陪你玩?还有小鹿和小狐狸呢。”

    小虫儿见杨云溪恼了,倒是也不敢再说之前那话,嘟嘴闷闷不乐一阵子之后,倒是自己也就丢开了。忽又问徐熏:“徐母妃不想和娘玩?”

    徐熏被问得微微一怔:“小虫儿怎么这样问?”问这话的时候,她神色多少有些不自在。

    不只是徐熏不自在,就是杨云溪也是有些略不自在。谁曾想,这样敏感的事情,竟然是叫小虫儿一个小孩子道破了?还问得如此直白……

    杨云溪怕徐熏不好回答,便是忙呵斥小虫儿:“胡说什么呢?快过来。”

    小虫儿微微有些委屈,却偏生又性子执拗:“徐母妃都不来玩。”似控诉,又似辩解,黑葡萄似的眼睛里写满了委屈。

    杨云溪看得心疼,最后只得软了语气,招手道:“刚才感觉你弟弟动了一动,你快来摸摸。”

    小虫儿听了这话,倒是不委屈了,也忘了委屈了,忙不迭的去从徐熏怀里挣扎出来往杨云溪身边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