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83.第983章 不过

    朱礼对比了一下,便是忽然就总结出来:果然自己喜欢之人成了自己的妻子,和旁人成了自己的妻子,感觉是完全不同的。怪道人都说,只羡鸳鸯不羡仙。

    杨云溪被朱礼的形容逗得登时笑了起来,自然心头也是好奇:什么样的稀罕物件儿,才能当得起朱礼说的“绝世罕见”?以朱礼的眼光,只怕世间上也没多少珠宝能被他称之为绝世罕见吧?

    于是她便是问了一句:“什么样的好东西?竟是说得那般稀罕,还绝世罕见呢。”

    朱礼提起了这个事儿,却偏生又不肯说明白,竟是故意卖了个关子,当下神秘一笑:“到时候你也就瞧见了。且等着就是。”

    杨云溪有些无奈,却也是看出来朱礼这就是打定了主意要卖关子,当下索性也不再多问,只道:“既是如此,那我就好好等着。到时候若是不稀罕,我便是亲自去你内库里挑,看上什么挑什么。”

    朱礼闷笑出声:“我的内库早就给了你管,你随时去也就是了。”

    两人说笑一阵子,倒是将之前压抑沉闷的气氛都打散了。一时之间在跟前服侍的宫人也都是更加的放松了几分。

    及至下午的时候昭平公主过来之前,气氛倒是也一直都是不错。

    昭平公主过来,却是为了朱启的丧事过来的。

    如今天热,昭平公主怕尸身存不住,也怕到时候时间久了,连做法事的机会都没了,便是来问问是不是现在就请人做了法事,而后找块地安葬了。

    至于陵寝,昭平公主倒是提都没提起过。

    以朱启的罪过,能以王爷规格下葬都是不可能,更别说是再修陵寝了。而且就算修,也怕是来不及了。

    朱礼听了昭平公主的意思,倒是沉默了下来。

    昭平公主别的不怕。却是最怕朱礼这般沉默不言。当下她便是叹了一口气:“不管成与不成,你只管与我说就是了,何必这般不开口?倒是没得等得心焦。你还拿我当外人不成?”

    朱礼纵是面对百官都谈吐自如,可是此时面对招聘公主,却只觉得舌上压着千斤巨石,竟是怎么也开不了那个口,也发不出那个声来。

    杨云溪看着朱礼这般形状,便是叹了一口气,言道:“大郎这是不好开口罢了。倒不是大郎心狠不肯让安王入土为安,而是着实……”

    一听这话,昭平公主便是登时就心头猛然的“咯噔”了一声。

    随后听见杨云溪叹了一口气,而后道:“昔日安王做了许多阴私的事。如今他这般,倒是上了许多弹劾的折子。都是数落安王罪过的。阿姐你说的事儿,只怕旁人却是不肯。”

    昭平公主听着这话,登时皱眉:“那这是什么意思?人都死了,难道他们还想要鞭尸不成?”

    昭平公主一面说着,一面却是沉了面色。饶是她再怎么觉得朱启罪有应得,她也不愿意朱启死后还不得安生。

    对于昭平公主这个疑问,杨云溪却是默认了。

    昭平公主得了这么一个答案,登时便是恼怒非常,有些悻悻。

    只是她毕竟不是政务不通的普通妇人。自然也是知道朱礼的为难之处的,所以一时半会的,她反倒是不好开口询问朱礼的意思,只能是沉默了。

    朱礼此时叹了一口气:“这事儿也不着急,再议罢。”

    昭平公主心里一苦,深深看了一眼朱礼,而后温声言道:“这件事请我知道大郎你也不好办,只是……大郎你纵是看在那二十几年的情分上,也多宽容几分罢。”

    她本还想提一提李太后,可是想了想李太后那态度,到底是又住了口。

    若是李太后与朱启情分还再也就罢了,如今……再多说,只怕适得其反也是未可知。

    昭平公主也未曾多留,很快便是告辞而去。

    朱礼看着昭平公主背影,便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苦笑一声虽未多说什么,可是杨云溪却是十分能体会朱礼的心思。

    杨云溪拍了拍朱礼的背脊:“皇上也不必多想,阿姐这般也不过是人之常情罢了。”

    朱礼轻应了一声,到底一时半会的也从那情绪中挣扎不出。

    朱礼随后便是去了书房,倒是看了一下午的折子。

    杨云溪除了打发人送了茶水点心之外,别的倒是都没法子。

    这头朱礼情绪不佳,连带着周围的人也是都紧绷了起来。而那头徐熏得了朱礼要带墩儿上朝的消息,却是十分高兴。

    徐熏搂着墩儿,几乎是喜不自胜:“这可真真是天大的好事儿。你父皇如此看重你,倒是叫人松了一口气。”

    墩儿什么也不懂得,只是懵懂的看着徐熏,安静的抱着点心吃。

    徐熏温柔的替墩儿擦着唇角的点心渣滓,耐心教导嘱咐:“墩儿明日能够跟着你父皇上朝,在你父皇和大臣面前,一定要乖乖听话。他们说话你纵是听不懂,也不要紧,仔细看你父皇是如何做的,便是仔细的学着。若是墩儿做得好,母妃就亲自给墩儿做桃胶冻吃。”

    桃胶冻是用上等的桃胶熬得化了,然后添入各色果子花瓣,再放凉冷藏,装在玻璃碗里,好看又好吃。墩儿吃过一回便是喜欢得不得了。

    徐熏便是问厨娘学了,时不时做给墩儿吃。以此拉近母子之间的感情。

    墩儿一听有桃胶冻吃,便是忙点头:“我乖乖听话。”

    徐熏在墩儿脸上亲一口,笑盈盈的夸赞:“墩儿真乖。”

    墩儿笑起来,随后又偷偷看一眼徐熏,见徐熏十分高兴,便是这才又道:“也给妹妹弟弟。”

    徐熏一愣,随后见墩儿面上露出了忐忑的神情,她登时又回过神来,收敛了怔愣之色,而后搂着墩儿笑道:“墩儿如此疼爱弟弟妹妹。真乖。不过……”

    看着墩儿纯净的,仿佛一眼就能望到他心底纯善的眸子,徐熏心头一颤,到底是没将“不过”之后的话说出来。

    更甚至,被墩儿那纯净的目光看着,徐熏更是觉得心虚莫名,忙将头转开去。

    (依旧是今日两更,明日四更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