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63.第963章 爱恨也罢

    李太后的声音都是带着颤,她慌忙的说着,几乎有些语无伦次。

    可见李太后也是真的有些着急了。不过着急却也是应该的,毕竟这一次,是真的关系到了朱启的性命。

    杨云溪收回暮光,心里忍不住的想,若是换成自己的话,那么必然也会是如此的。这大约是天底下做母亲的人,都会做的事儿罢。

    只是,李太后如此姿态虽然叫人同情和唏嘘,可是却并不能让人同意她的话。若是因为她的求情,就放过朱启,那么朱礼又该如何对天下人交代?

    朱礼想来也是为难的,杨云溪侧头看了一眼朱礼。与此同时感觉到了他握着自己的手紧了一紧。

    杨云溪微微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抢在朱礼说话之前开了口:“太后,您心里难道不明白,之前皇上就已经开恩太多次了?”言下之意,便是这一次绝不应该再开恩了。

    李太后看了杨云溪一眼,有些不快,却也是不敢再如同以往那般的直接说难听话,唯恐让杨云溪不痛快了,到时候她便是越发的难以打动朱礼。

    李太后压下怒气,而后却是放软了声音,几乎是带着点儿哀求的味道:“贵妃也是为人母的,想来应该明白我的心情才是。”

    杨云溪倒是没想到李太后还会来软的这一招,微微一愣神后,却是笑了一下摇摇头:“我虽然是为人母的,可是我想,若是阿石将来敢做这样的事儿,我第一个便是饶不了他。我更不会为难墩儿。毕竟,国事为重,我却是不敢因为一己私欲就去要求墩儿做出有悖大义的事。“

    李太后被这般暗讽了一阵子,倒是好半晌都没再说话,那神色倒是看着叫人有些不落忍。

    昭平公主也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了口:”母后又何必如此?大郎他——“

    李太后看了一眼昭平,似有些不满意:”昭平,大郎是你亲弟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杨云溪总觉得“亲弟弟”三个字听着着实是有些刺耳。昭平公主大约也是有些这样的感觉,当下便是神色也不大好:“安王是我弟弟,大郎难道就不是了?”

    李太后看了一眼昭平公主,而后便是叹了一口气:“是我太过了。”

    杨云溪却是觉得,这件事情李太后却是不会觉得是她自己太过了才是。若是就这么算了,李太后还是李太后?

    果不其然,李太后随即便是站起身来,淡淡道:“既然是四郎要死,那么我只盼着皇上将来还能让他进了皇陵,好叫我能时刻看着他。我们母子一路上黄泉,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这哪里还是什么认错放弃的态度?分明便是威胁罢了。

    朱礼苦笑了一声,似有些难过:“母后到底还是更偏心安王一些。只是母后可曾想过,您这般,却是害了他?“若不是一开始李太后就百般维护纵容,朱启也未必能够长得这么歪。

    就连睿王都比朱启更出息一些。

    朱礼揉了揉眉心,却是最后正了正神色:”这件事情,母后却是不必再提了。您若是什么也不说也就罢了,安王还能有个体面的死法。可若是您继续这般……“

    李太后惊得往后一退,有些不可置信:”你——“

    杨云溪和昭平公主也同样是有些诧异的看住了朱礼:纵然真要安王的命,她们都以为他会私底下一些,而不是当着李太后的面儿这般直接就说了出来。

    不过朱礼的样子,看着便是知道,这件事情显然并不是他开玩笑的。若是李太后真的再这般无理取闹下去,只怕朱礼真敢让朱启立时死在这里。

    “刘恩,送母后去歇着。”朱礼显也是不愿意再听李太后多说什么,侧头看了一眼刘恩。

    刘恩自然也是没给李太后再说话的机会,捂住嘴自然是不可能,不过却是飞快的将李太后带出了屋子。

    这头李太后一走,朱礼却是一下子有些坐不住了一般,整个人精神也是落了下去。他苦笑一声:“如今这身子,倒是真有些撑不住了。”

    杨云溪看着朱礼这般,听着朱礼这话,登时便是忧心起来:“要不去歇着?”

    朱礼摇摇头:“坐一会儿缓一缓就好了。”随后摸了摸杨云溪的肚子:“你今儿也是没歇,累不累?若是累了,便是歇一阵子罢。”

    当着昭平公主的额面儿,杨云溪多少有些不大自在,便是白了朱礼一眼,却也是腿了出去更衣了。

    昭平公主看了一眼朱礼,而后轻叹了一声:“母后她——”

    “这事情不可逆转。”朱礼叹了一口气:“朱启这一次,绝不可能再被饶恕。我已是给过了他一次机会,然而……”

    只能说是朱启自己作死,又能怪得了谁?

    昭平公主沉默了一瞬:“只是你又何必明说……”

    朱礼却是笑:“迟早都是要知晓的。她若恨我,至少心头有个念想。”

    昭平公主彻底怔住,不由得唤了一声:“大郎。“

    朱礼浅笑,语气却是怅然:”到底母子一场,我能做的也不过如此。“恨也好,爱也罢,终归也不过是这样了。朱启一死,李太后断然此生再不可能和他回去以往时光——其实从李太后舍弃他这个儿子那一瞬,就注定已是回不去了。他心中有隔阂,而李太后同样如此。

    昭平公主鼻子一酸,几乎落下泪来。而此时,她听见朱礼轻声又道:“只盼着阿姐莫要觉得我冷酷无情才好。”

    “我又怎么会如此?”昭平公主知道他的心思,当下一笑,只是这种气氛之下到底有些勉强:”我说了,朱启是我弟弟,你也是。并无什么不同,你有难处,我心中难道不明白?朱启自己不争气罢了。“

    若是朱启但凡争气一些……

    “朱启勾结了苗疆的人,意图谋反,许诺苗人蜀地三座城池。”朱礼轻声解释,声音轻得像是一阵风,又或是风中一声喟叹,不过是一瞬便是被吹散。其中的各种情绪,却是再无处寻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