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49.第949章 选择题

    岁梅和兰笙也是陆续回来了。

    杨云溪搁下勺子,将还剩下的酸梅饮放在桌上,而后才整理了一下裙摆,笑道:“好了,也该我出场了。”

    这一场戏,总算是要开场了。

    看着熙和连脸颊都是被热得通红的样子,杨云溪看得也是不由得有些热了。她就这般的走到了熙和面前。

    熙和抬起头来,杨云溪便是与熙和目光对上。

    四目相对,各自情绪翻滚汹涌,最终却也都是平静下来。

    杨云溪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熙和狼狈的样子,而后微微一笑。声音轻盈宛若夏日里穿过枝桠的一阵清风:“熙和,你又何必呢?”

    熙和面色平静,浓密如同羽毛一般的眼睫微微下垂,却是掩住了她的眸子,这一刻,她却是生出了几分静若莲花之感来,只是她说出来的话,却是冷漠如冰:“怎么,贵妃怕了么?”

    杨云溪蓦然轻笑出声来,这一刻,却是气势全开。她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熙和,神情多少有些不屑一顾:“你觉得,我会怕么?”眼波流转,不动声色的扫了熙和整个人,而后才又听她道:“我竟不知,你有什么可让我害怕。”

    若是熙和不回宫,她倒是可能还有那么几分忌惮。若是朱礼不曾醒来,还要依靠熙和,她可能也会怕,可是……如今熙和就在她眼前,再翻不出什么花样来,而朱礼也是渐渐痊愈,她又为何要怕?

    熙和一怔,似有点不大相信杨云溪会是这么一个反应,抬起眼睛看了一眼。然而这一眼,她却是忽然生出一股说不出的危机感来:以至于她甚至在这样的天气中,忍不住轻轻的战栗了一下。

    杨云溪将熙和的反应看在眼底,而后便是笑了——

    不过很快熙和却也是笑了:“若是贵妃娘娘不怕,又为何不肯让我见皇上一面呢?”

    杨云溪定定的看着熙和,“我说了,是皇上不肯见你,并非是我不让你见皇上。”

    “我不信。”熙和只说了这么三个字,神色再是讥诮不过。同时声音也是徐徐拔高了:“皇上纵然厌恶与我,可是我有要紧事情回禀,是关于太后娘娘的,皇上怎么也不至于连问都不问一句。贵妃娘娘到底是觉得我好骗,还是觉得天下人好骗?”

    而后熙和也不给杨云溪喘息的时间,便是又继续拔高了声音冷笑言道:“如今,我却是怀疑皇上并不曾如同贵妃娘娘所说的正在慢慢好转!我怀疑根本就是贵妃你撒谎!皇上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可敢让我们一见?如果不敢,便是你心虚!”

    最后一句“便是你心虚!”几乎是熙和用尽了力气蓦然喊出来的。

    一时之间,竟是仿佛有了一种震耳发聩之感。

    这么一句话,倒是陡然就让杨云溪处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上——不看,便是让众人越发怀疑朱礼的情况,可是若是真看了,不管结果是如何,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便是她始终也是叫熙和胁迫住了,被压了一头。

    杨云溪倏地笑了,看着熙和微微摇头:“我说了,并非是我不让你看,是皇上不愿意见你。你又何必自取其辱?”

    自取其辱这四个字,就好比是带着尖刺的锤子,狠狠的砸在了熙和的心头上。只刹那,便是血肉模糊,只刹那,便是疼得她浑身战栗。

    熙和脸上的血色都几乎是褪尽了:“我不信,我要见皇上。”

    杨云溪也不开口,只是目光却是投向了赶过来的李太后和昭平公主。

    昭平公主面色难看,而李太后也是呵斥:“淑妃,你这是做什么?还不快起来?”

    李太后话音没落,刘恩的声音便是响起来了:“李大人到了。”

    李翌年刚才也是听见了李太后的话的,当下倒是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刘恩不肯收他那银子了。这只怕就是个鸿门宴。又或者说,是逼着他做决定。

    看着熙和还跪着的那背影,李翌年心头的犹豫便像是两队人在拔河,势均力敌,一时难以分出高下。

    杨云溪朝着李太后微微一福:“惊扰了太后娘娘,却是我的罪过。只是我也是没有法子,这才……”一面说着,她一面无奈的看了一眼熙和。

    李太后冲着杨云溪点点头:“贵妃你别急。”随后转头看向了李翌年:“你来得正好。”

    说完这番话,李太后便是叹了一口气:“进屋再说。”说完也不看熙和,径直让昭平公主扶着往屋里走。

    熙和一怔,却是没想到李太后是这样的反应。直觉有些不对,不过看了一眼李翌年之后,她却是又心头慢慢稳定下来。

    熙和跪了这么久,此时却是站不起来了。杨云溪早有预料,轻笑一声:“岁梅,去扶淑妃一把。仔细些,别叫她摔了。”

    熙和咬紧了牙关,也不等岁梅动作,便是自己扶着旁边的石榴花树,用手臂的力气将自己撑了起来。她的宫女此时也是回过神来,忙将她一把扶住——

    熙和却是死命的自己站直了身子,不顾膝盖上的痛楚酸麻,只是挺直了背脊。只是目光却是一直落在杨云溪的背脊上,灼灼的似乎能将人烧出两个洞来。而后便是看见她露出一个冷笑来,“不劳贵妃娘娘费心。”与此同时,她心头更是道:有这个功夫,倒不如担心担心自己。想羞辱她?却是没那么容易。

    杨云溪若是此时知道熙和心头的这些想法,只怕是要这么回熙和一句了:你算哪根葱?而且,这又算是什么羞辱?至于担心,且看最后谁担心谁罢。

    至于这一幕,那些老宗亲们也是看见了。此时见李太后过来带着众人进屋,忠顺王爷便是率先开了口:“此事儿你们怎么看?情况似乎也明了了。”

    谁也不是瞎子。杨云溪死活不肯让熙和见朱礼,任谁也觉得是有猫腻——杨云溪气势再足,再怎么不露怯,再怎么看起来不像是说假话……也没用。

    一屋子的人,听见忠顺王爷这话,都是皱了眉。这其实就是一个选择题。

    (睡个午觉受了寒,感觉头重脚轻的T-T,今天就两更吧.。昨天还穿薄的T恤,今儿就降温到要穿外套了,这个天气也是醉了……这是一秒入冬的节奏,妥妥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