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45.第945章 不值

    等到杨云溪反应过来朱礼是要瞒住他醒来这件事,登时她便是明白了朱礼的意思。朱礼这是要按照她之前的计划,将熙和这只狐狸的狐狸尾巴逼出来。

    只是和杨云溪只打算对熙和出手的打算不同,朱礼是看上了整个李家。

    用朱礼的话来说:“李家这么些年来,胆子越发大了,是该叫他们好好反省反省了。”看在昭平公主和李太后的面上,不至于让李家灭族,可是却是可以让李家失了权势。

    杨云溪沉吟片刻,倒是也赞同朱礼这般的作法。

    不过第二日,她却是请昭平公主将这件事请跟李太后说了。

    昭平公主明白杨云溪的意思,只与李太后道:“母后这个时候可千万别犯了糊涂,不瞒母后说,皇上他已是醒来了。”

    李太后的手便是微微一颤,烹茶的动作都是凝窒了起来,再无之前行云流水一般的美感。良久,她才应了一声:“昭平你特特与我提起这件事情,是在怕什么?”

    昭平公主一声轻叹:“毕竟熙和姓李。我怕什么,母后您知道的。”她怕李太后再犯了糊涂,为了朱启或是李家,与杨云溪为难,和朱礼做对,妄图再改变局势。

    “李家与我何干?”李太后笑了一笑,最终却是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虽说心头已经想通,可是到底语气还是不由自主的带上几分愤懑:“李家既是看中了熙和,不肯听我这个老婆子的,那么自是无需再多说什么。”

    李家信任看重熙和,那么就让李家跟着熙和一同去了吧。如此一来,或许大家也都安心了。朱礼也好,杨云溪也罢,她也罢。都是如此。

    “母后能想明白却是再好不过。”昭平公主叹了一口气,似有许诺一般:“这件事情了了,母后若是不想在宫里待了,或是去行宫休养,或是我陪着母后去外头游山玩水,都是使得的。”

    李太后笑了一笑,却是并不太在意,最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再说罢。”

    昭平公主心中明白只怕李太后是放心不下朱启,却也是没有再多说。

    李太后这日总算又让熙和近身服侍了。

    熙和微微松了一口气——她如今在宫里能用得上的力量也就是李太后了,若是李太后不肯见她,她还真的是没有半点法子。就是想在宫中随意走动也是不行。

    熙和没敢再提起要去见朱礼的事儿。

    李太后却是道:“你每日给皇上炖汤,命人送过去罢,长此以往,总能打动皇上——之前你亲自去候着,未免叫人瞧着有些掉了身份。”

    熙和只当李太后是在提点她,不由得微微的笑了:“多谢太后娘娘提点。只是太后娘娘您心里也明白,皇上他——”

    “不管皇上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汤喝不喝,事情传出去,总归是对你有利的。下次再去,自然也是名正言顺。”李太后看着茶杯里琥珀般的茶汤,轻轻的笑了一笑。末了又忽然提起了入云来:“说起来,入云的身子也不知如何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好叫她再回来服侍。”

    熙和一怔,似也是有些不明白为何入云竟是这么久了半点起色也无。犹豫一番之后,她便是道:“不然叫人去看看入云?若是她病情严重,或是咱们赐药过去——”

    “不必了,自然有人操心着。”李太后却是摇头说了这么一句话。而后看着熙和似笑非笑:“她若是有那个福分,自然能回来,若是没有,咱们去看她,反倒是催命了。”

    熙和背脊微微一寒。却是不知为何自己忽然就这般,待到反应过来再看李太后,李太后却是已经又专注的烹茶去了,并不再理会她。

    熙和的脑子中一瞬间冒出一个想法来:莫不是入云出了什么事儿?

    只是想着众口一词的都说入云是病了才迁出去,而且自己这头也没什么消息,加上入云的屋子李太后也是一直给入云留着,到底最终熙和还是将这个念头撇去了。

    若说唯一有些不放心,她想着再过两日,若说入云还没消息,她便是借着送衣裳被褥的由头,叫人去看一眼入云。

    只是这个人,自然不可能是她自己。一想到入云说的那些话,熙和便是蹙了蹙眉,不自主的将入云从脑海中赶了出去。

    只是熙和不知的是,应该在休养的入云,如今却是被关在暗室之中。昭平公主从李太后那儿出来后,便是去看了入云。

    入云的伤其实已经好了许多了,如今只是被关着瘦得厉害,整个人看着也是狼狈不堪。

    昭平公主看着入云,微微的冷笑一声:“你依旧是不肯说么?”

    入云抿紧了唇,只是不开口。其实她心头明白,之所以她还能留着一条命,无非是昭平公主想要她招认罢了。

    “淑妃已经回宫了。”昭平公主在椅子上坐下,笑着说了这么一句话,而后便是看见入云眼底明显的亮了一下:“不过她回来这么久,却是也没问起你。”

    入云眼底那一点光芒便是又重新黯淡了下去。最后彻底的寂灭了。

    其实这个时候这么一句话,就已经是说明了一切了。熙和若是真的回宫这么久,却是始终没问起她来,可见在熙和心头,她也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棋子罢了。

    昭平公主看着入云这般反应,便是低声笑出声来:“入云,你一心想要护着的人,却是如此对你,你心头作何感想?你再想想你家中父母,和你那刚好要准备出嫁的妹妹——”

    入云没出声。却是把自己缩得更紧了,仿佛这般就能抵住她情不自禁的瑟瑟颤抖。

    说到底,入云也不过是个可怜之人罢了。可怜又可恨之人。

    昭平公主看着入云,见她仍是不肯开口,便是也不愿浪费时间,只是冷冷提醒道:“我若是执迷不悟,他日看着你家人憎恨诅咒与你,你也别后悔。你死是理所应当,可是为了一个外人,牵连你的父母兄妹,你觉得是否应该值得?”

    (推荐一本书,书名《冤家对对碰:萌妻,别闹》现代文~喜欢看现言的亲们可以去瞄一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