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19.第919章 狠戾和心软

    杨云溪进去的时候,李太后正躺着,看着倒是有些气鼓鼓的。不过脸色也着实是难看,看得出来这次病了折腾得不轻。

    杨云溪也不在意李太后的态度,只是笑着请了安,而后又将带过来的东西拿了出来,便看向了昭平公主:“我有件事儿想和阿姐说,阿姐不知道能不能与我单独说两句话。”

    这话一出,昭平公主登时便是知道杨云溪其实过来的目的是什么了:只怕还真不是探病的,而是过来找她的。

    可是什么事儿竟是让杨云溪这般半点也等不得了,非要现在急匆匆的过来找她立刻说了?

    这般想着,昭平公主的容色便是一肃:“你说罢。”说着便是起身领着杨云溪进了耳房里,又将人都屏退了。

    杨云溪也没绕弯子,直接便是道:“我知道入云喜欢的是谁了。”

    昭平公主脑中还未反应过来,口中倒是已经下意识的追问了一句:“是谁?”

    杨云溪却是没说出口来,而是让昭平公主将手伸出来,而后在昭平公主手心里写下了两个字。

    昭平公主的脸色骤然一变,随后死死的抿住了唇。好半晌,才听的她道:“是了。若是她的话,一切倒是都合情合理了。”

    杨云溪深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来:“是啊,而且你我都是见识过她的手段的。若是她的话,倒是真也不让人觉得半点意外。”

    昭平公主兀自的走神了一阵子,连帕子都被揉得皱了也是浑然不知。最后她回过神来,倒是一句废话也没多说,直接问道:“你打算如何?”

    “我不知她深浅。”杨云溪迎上昭平公主的目光,与之对视:“我想让阿姐帮我。”

    “怎么帮?”昭平公主连一丝丝的犹豫也没有,便是断然问道。那态度,自然是再明显不过。

    杨云溪心头微微一暖,也是镇定许多。她收回目光,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副菡萏图,轻声道:“她做这么多事情,其实她想要什么,想来阿姐也是明白。无非一是报复,二是想要回来。既是她想回来,就让她回来罢。”

    昭平公主蹙眉,随后道:“我若是你,便是直接去一道圣旨,将她赐死。”

    杨云溪一怔,随后几乎是克制不住的笑出声来。不得不承认,昭平公主说的这个法子,粗暴又叫人觉得痛快。而且,也的确是昭平公主办事儿的风格。

    不过……“我能胜她一次,便是能胜她第二次。上一次,她觉得不服气,这一次,我便是叫她心服口服。”她如是言道,面上神色淡淡,唯独一双眸子却是说不出的晶亮璀璨,甚至微微有些凌厉:“这一次,是我疏忽了,竟是给了她死灰复燃的机会。下一次,她却是不会再有这样的好运气了。这一次,我要将她挫骨扬灰!”

    挫骨扬灰。这个词却是有点儿让昭平公主愣神:她以为杨云溪是不可能说出这样狠戾的话的。毕竟,只从杨云溪素日待人处事的事情上来看,便是不难看出,杨云溪的性子是有些软的。说得好听是善良,说得不好听是有些太心慈手软了。

    杨云溪自是也将昭平公主的神色看在眼底,当下也知道昭平公主为何会露出如此的神色来。最后她苦笑了一声:“这一次,我是绝不会再像是以往那般了。”

    微微一顿,她接着道:“之所以将她接回来,其实也有皇上那头的原因。”

    若朱礼的事儿也和那个人有关,那么说不得那个人回宫来,便是能够让朱礼醒过来也不一定。

    杨云溪这般一解释,昭平公主自然也就明白了。当下叹了一口气:“若真是如此,倒是也还真的不能杀了她。”

    不过到底掩不住杀意:“若真和她有干系,即便是将她挫骨扬灰,也不足抵消她的罪孽。”

    昭平公主这话倒是说到了杨云溪的心坎上,她点点头:“的确是如此。若真是和她有干系,我定是要叫她生不如死。”

    说这话的时候,杨云溪自己都是没意识到自己的狠戾。

    昭平公主听是听见了,倒是也没在意:若是做到了,也不过是情理之中罢了。若是没做到,只能说明杨云溪也的确是太软了些。

    “接她回宫总要找个由头。”昭平公主很快便是沉吟起了这件事情来。“太突兀,万一打草惊蛇了,反倒是不那么美了。”

    杨云溪调整了一下坐姿,觉得舒服了,这才点点头,轻声道:“这一点,我却是已经想出了一个合理的说辞。只是,却是需要太后娘娘配合一二。”

    昭平公主是何许人也?一听这话倒是也想明白了几分:“你的意思是,趁着这次母后病了,便是将她召回宫来?”

    杨云溪点点头,摸着肚子绽出一丝笑意来:“是啊,太后当初器重她,她又姓李。此番太后病重,所以便是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想要她在跟前侍奉,也不会叫人觉得奇怪。而皇上一片孝心,到底也是舍不得让太后失望。毕竟,连太后想要见朱启皇上都是满足了,难道还会不满足太后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

    提起朱启,昭平公主的面色有些难看。最后她看了一眼杨云溪,道:“那解药,你却是不必再还给朱启了。他这辈子……,也该让他好好的偿还那些债。”

    这个债,怕是指的人命债。

    杨云溪微微挑眉,却是没拒绝。反而最后道:“其实,那药本身也没有解药。”安经也说了,解药是配得出来,可是也只能缓解,不能彻底的解毒。中毒久了,许多身子上的亏损,本身就是不可能再恢复的。

    昭平公主愕然的看着杨云溪,一时之间心头莫名复杂。

    “他不会死,可是他也会一直承受中毒的痛苦。”杨云溪笑笑,不以为意的转了一下手腕上的镯子,“他罪有应得。”

    朱启如今还活着,是因为朱礼顾念着那一点兄弟情义。而她当时,一则是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要安经弄出复杂的难解的毒来,不管效果如何,她都是肯定要用的。二则,她也是恨朱启的。朱启做了那么多伤了朱礼的事儿,她心头愤恨难平。三则,她想要永绝后患。她当时便是已经想过,若是朱礼醒不过来了,朱启这样的,杀不好杀,所以只能这般控制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