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16.第916章 好事

    曾太妃哭得整个人都是止不住的颤抖,口中不住的道:“是我对不住他,是我对不住他——”

    杨云溪微微一怔,也不明白曾太妃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能是劝道:“太妃哪里对不住皇上了,是皇上这么多年来,却也是不曾孝顺过你。”

    曾太妃纵是没养过朱礼,可是却是生过朱礼的。朱礼却是连一声娘也没叫过,更不说别的孝顺。这一点来看,却是真真儿的算不得孝顺。

    曾太妃摇摇头:“若是当初我觉察了,没让他跟着李氏去,或许他也就不会做皇帝,也就不会……”

    朱礼才做了多久的皇帝?倒是遇到了这样的事儿,怎么看也是不合算的。

    曾太妃心头想,若是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她倒是宁可朱礼不是这个皇帝,也不做这个皇帝。

    杨云溪明白曾太妃的心思,心头微微一哽。若是有的选择,她自也是宁可朱礼只是个普通皇室成员,而不是什么皇帝。

    可是这世上,哪里有这样的机会?

    “都是命罢了。”几乎是有些认命般的这般轻声呓语一句,杨云溪自己都是没觉出自己的满心绝望来。命运使然,谁也挣脱不开。这就是命。

    曾太妃怔神的呆坐了好一阵子,末了也是满面的苦涩:“是了,都是命罢了。”

    “你告诉我,是不是李氏做的。”过了许久,她也是平复了许多,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她自然也就想得更多了。当下便是垂眸这般的问了一句。

    杨云溪看了曾太妃一眼,只觉得曾太妃宁静又平和,只是语气里的那丝压不住的激烈,却是又出卖了曾太妃的心情。她甚至都是能够想象出来此时曾太妃心头是怎么样的一种情绪:憎恨,急切,又咬牙切齿。

    面对朱礼这般的绝望和无助,只能通过这样的法子来宣泄。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却是只能摇摇头:“并非如此。太后她应该不是做这件事情之人。”

    曾太妃沉默了,眉头微微蹙起:“那到底是谁?”

    “我若是知道是谁就好了。”杨云溪这话却是说得是再真心不过的,说得咬牙切齿,说得狠辣凌厉:“若是让我知道是谁,我必是要将他挫骨扬灰的。”

    曾太妃讶然于杨云溪的狠辣,抿着唇半晌没说话。末了看一眼朱礼,又看了一眼她的肚子,倒是问起了立太子的事儿:“立太子的事儿,你与我说一句实话,到底是不是大郎自己的意思。”

    杨云溪不好细说这些,可是要她对着曾太妃撒谎,她却也是做不到,最终便是叹了一口气避重就轻:“这件事情,太妃还是别问了。”

    曾太妃看着杨云溪这般态度,倒是一下子就明白了。好半晌后,她只苦笑心疼道:“却是难为你了。”这个时候,能立墩儿而不是阿石,便是可见杨云溪是没半点私心的。反倒是换做朱礼来,只怕还有些私心。

    杨云溪摇摇头:“也没什么。”

    接下来曾太妃没再说话,两人就这么坐着,都是看着朱礼。心头各自纷杂。

    “以后太妃若是想看皇上了。便是直接过来就是,不必再差人告诉我。”杨云溪率先打破了沉默——她觉得这样的气氛,简直就像是一个厚重的棉被,将她整个人罩在里头,让她整个人都是说不出的难受和憋闷。

    曾太妃应了一声,随后又问了一句:“以后怎么办呢?”

    杨云溪身子一僵——曾太妃问的这个问题,却是再实际不过。其实谁都清楚,这样的情景根本也是不可能维持得太久的。朱礼的情况,那也不可能是一直瞒着的。事情总有包不住的,那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罢。”杨云溪努力的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更轻松些,也更自然和不在意些:“大不了,我们可以搬去给先帝准备的西苑。”

    将整个皇宫和整个天下,留给墩儿。至于再以后,她却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抬手摸了摸肚子,第一次,她跟人说了实话:“其实我肚子里的,是双胎。在我生产之后,我怕也是腾不出精力了。”

    她有阿石,有小虫儿,还有这么一对还没出生的宝贝,实在是也顾不得旁的了。

    曾太妃整个人都是怔住了,“什么?以往怎的不知——”

    “之前双胎脉象太弱,太医也不确定,我不愿皇上空欢喜一场,便是想着等确定了再告诉他。谁知道一等,他却是……”再后来,她确定是确定了,可是却已经没有说的必要了。

    一个还是两个,如今结果都是一样的。都是不知还能不能体会到什么叫父爱的。

    所以,原本的欢喜,早就没了。

    “可是——”曾太妃本想说可是也该说出来让大家知道,这是好事儿,而且怀双胎多辛苦?不过话到了嘴边,想着如今的情景和局势,到底最后她只能又将话眼下去。转而笑了一笑,有些恍然的看了一眼杨云溪的肚子:“怪道总是觉得你的肚子太大了些。我还只当是比旁人怀得显呢。”

    杨云溪摸了摸肚子,也是笑了:“是啊。最开始我也不敢相信。”

    其实这件事情,也算不得只告诉了曾太妃,她也是告诉了朱礼的——他回来的当日,她就说了,只是他却不知到底听进去了没有罢了。

    “这件事情马虎不得。政务上的事儿,既然如今立了太子,你也可以歇一口气。好好养胎罢。”曾太妃蹙着眉头,掩不住的担忧:“若是有需要我做的,只管告诉我。权当是我这个做娘的,唯一能替他做的事儿罢。”

    说起这件事情,曾太妃面上便是又浮出了心酸来。

    杨云溪同样也是心酸不已。最后也不知怎么想的,便是道:“若是皇上能醒来,咱们便是将当年的实情,告诉他罢。”

    朱礼和李太后不和,没从李太后得到过多少关爱,甚至几乎反目。他心头是难受的,若是他还能醒来,她却是舍不得他再为了那些事情不痛快。

    况且……经历了这一次后,许多事情她都明白:凡事儿都是要不留遗憾才好,因为你不知晓,明天还会不会有机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