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10.第910章 事实

    不过人来都来了,自然也是只能见的。所以纵然李太后心里不情愿,面上到底还是没太显露出来——尤其是想着之前昭平公主与她说的那些话。

    李太后见了二人,自然第一眼看过去还是更在意昭平公主的。见昭平公主面色不大好看,当下她便是关切问道:“昭平怎么了,面色这般难看。”

    昭平公主却是不忙着看李太后,反而目光在李太后身边的人身上挨个儿的看了一大圈,最后才落到了李太后面上,声音淡淡的也听不出什么来:“这么晚过来,其实也是有件事情要和母后商议。母后且屏退左右,单独听我说两句话罢。”

    李太后应了一声,却是又看了一眼杨云溪。那意思倒是也明显。

    昭平公主道:“此事儿和贵妃也有干系,所以也一同。”

    杨云溪这一次自然是不想再重蹈覆辙,进屋子之前,特特的留了两个小黄门在外头守着:“好好看着,别出了什么差池。”

    这么一句吩咐是为了什么,自然是大家都心知肚明。

    李太后面上有些臊得慌,自然神色也就更难看了。

    杨云溪却是只当没看见:她说这话,是为了自己的安危。其实也有点儿是冲着李太后去的。

    李太后此时越是羞臊难当,一会儿得知实情的时候,越是不会心软和包庇。对于这个背后捣乱的人,其实她心头也是隐隐有猜测的。不说别的,能在李太后眼皮子底下做这么多事儿,必然是李太后身边十分亲近的人。

    昭平公主领先进了屋子,待到奉茶过后,便是也不等李太后说话,便是直接让宫人都下去了。

    李太后倒是也不在意——昭平公主素来就是这么个性子,她早也就习惯了。

    待到人都走完了,李太后便是问昭平公主:“到底是什么事儿?还弄得这般阵仗非凡的。”

    昭平公主看了一眼桌上的熏香炉,伸手便是直接将那盖子掀开,用将夹子三下两下的将稥丸拨出来,然后扔进了自己面前的茶盅里。

    那稥丸登时浸透,本来还猛然明显起来的香味,也是很快就消散殆尽了。

    李太后看着昭平公主这般的动作,倒是愣了好半晌没回过神来——这是什么架势?是不喜这香味?可是这不是昭平着人送来的么?

    昭平公主看着李太后一脸不明就里的样子,当即冷笑一声:“母后怎的不问我一问,这是什么意思?”

    李太后似已是完全蒙了,当即倒是颇有些像是鹦鹉学舌:“昭平,你这是作甚?这稥丸——”

    “母后最近可觉得心浮气躁,脾气见长?”昭平公主冷冷的盯着茶盅里那稥丸,语气也是寒津津的。

    话到了这个份上,李太后若是再想不到,那也枉费她在宫中这么多年了。当下李太后一下子便是反应过来:“是熏香的问题?”

    前后一联想,李太后只觉得猛然是醍醐灌顶一般,脑子里猛然清楚起来。整个事情的脉络也是一下子清晰无比。最终,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她语气苦涩道:“这么说来,之前的熏香就有问题,你叫人送香来……是因为这个缘故。”而不是孝顺和道歉。

    昭平公主将李太后眼底的涩意看得分明,却是只挪开了目光,避开了李太后的注视。更甚至,她还语气淡淡道:“是。”

    算是直接承认了李太后的猜测。

    李太后心里蓦然一疼,饶是心硬如她,也是一下子有些心中酸楚得厉害,眼眶蓦然一涩,登时就是眼前有了蒙蒙水雾。她不愿叫人看见她这般脆弱的样子,便是低下头去:“原是如此。那熏香,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之前的熏香,是有人在里头加了东西。如今我送来的,也被人添了东西一起用的。添加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作用是让人觉得心浮气躁,天长日久之后,便是会让人脾气变得暴躁无比。”昭平公主出声细细的解释,期间只是盯着茶盅上的花纹看着。倒是始终没看李太后。

    杨云溪坐在旁边看着,都是替昭平公主觉得难受:若是不在意李太后,昭平公主有何必做这么多的事儿。可是偏偏又如此互相折磨……

    可是要说昭平公主这般是错了,她却也是不觉得。毕竟是李太后先对不起昭平公主的不是么?

    真要对现在这种局面评价一二,她却是只能说:这便是叫造化和命运了。倘若当初李太后不那般作死,此时朱礼也好,昭平公主也好,哪里能不孝顺?可是偏偏……

    李太后就像是前路上一个明显的警示,倒是让她明白了什么叫不争和宽和。让她明白了,有些事情莫要强求,否则也不过是一场空。

    “熏香是你送来的。”李太后的情绪还没缓过来,便是又想到了更深一层的东西:“之前的熏香因为接触的人多,倒是反而不好确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可是后头你送来的——”

    看着李太后神色阴晴不定了半晌,最终变化成了铁青的颜色后,杨云溪倒是怕李太后受不住刺激就这么厥过去。

    昭平公主似也有这样的担忧,当即出声道:“母后也不必太过恼怒,这不是已经将人揪出来了?咱们现在只需要问个清楚明白也就罢了。您若是气出个好歹来,不值当。”

    昭平公主的语气真真儿也是平淡得不能再平淡了。

    杨云溪却是从那平淡里,到底听出了一丝丝的关切来。

    李太后也不知到底听出什么来没有,反正倒是没再多说什么,脸色也是平和了许多。不过叫人进来的时候,她的语气却也着实是十分的冰冷就是了。

    李太后一叫人,首先进来的自然还是入云。

    入云低头行礼:“太后有什么吩咐?”

    “入云,我问你几句话。”李太后语气森森,目光也似刀子来回在入云身上切:“你只需要如实回答即可。不需多说。”

    入云似觉出不对来,当即语调也是没那么平静了:“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