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904.第904章 游刃

    徐大人和胡大人早朝之后便是一同留了下来,被刘恩带着去见杨云溪。

    当然,明面上说的是去见朱礼。

    杨云溪早就在屋子里候着了。一样是树了屏风,一样是正襟危坐。她挽了高髻,如此一来整个人都是添了几分气势。头上八尾凤钗金灿灿的闪着光,凤口中衔着的宝石嫣红艳丽。鬓发雅青,肌肤却是越发衬得白皙如玉。眉尾微微上扬,登时人便是少了温婉,多了凌厉和威压。

    加上天生的凤眸,杨云溪这般打扮之后,几乎是没有宫人敢多看她一眼的。只觉得仿若看到了神仙妃子,说不出的威严尊贵。

    徐大人和胡大人进屋之后,看见那屏风倒还微微一愣。下意识的便是想着:怎么朱礼见他们还要在中间加个屏风遮挡?

    不过很快他们便是反应过来:只怕屏风后头的未必是朱礼。

    恰逢此时杨云溪开了口,正好却是印证了二人心头的猜想。杨云溪道:“二位大人请坐。”

    徐逐年和胡定欣二人对视一眼,而后坐下,心头各自也是对杨云溪的身份有了揣测。

    待到落座之后,胡定欣最先沉不住气,便是开口问道:“不知皇上身在何处?”既是皇上召见,此时又只贵妃一人,未免太过儿戏了一些。又或者,是别的一些什么缘故?

    胡定欣心头的心思,杨云溪了若指掌,当下不以为意的微微一笑:“皇上身子不便,便是着我前来替他传话。怎么,胡大人觉得不妥?”

    其实这般做本身就不妥:朝政的事儿,让个女人来过问,算是怎么一回事儿?

    不过此时给胡定欣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说这话。一则杨云溪说得理所当然,下意识的便是让人觉得的确是朱礼授意。朱礼都没觉得不妥,他们又有什么可说的?二则,就算真不妥,眼下这局势,得罪了杨云溪,那还有什么好果子吃?

    所以最终胡定欣还是只能一笑:“贵妃娘娘说笑了。老臣不过是关心皇上罢了。”

    “胡大人有心了。”杨云溪含笑点头,语气也是平和,似乎是真不在意这件事情,也真是觉得胡定欣有心了。

    胡定欣眼珠子微微转了转,扫了一眼徐逐年,便是不再吱声了。

    徐逐年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胡定欣,便是缓缓出了声:“只是不知皇上今日宣我等二人前来,是所为何事?”

    徐逐年问得不卑不亢,客客气气。

    只从两人说话的态度,杨云溪便是能看出区别的:徐逐年有底气,所以态度么自然就高一些。而胡定欣则是不同,胡定欣一开始的隐隐质问,可是后头却是到底掩盖不住那鼓气虚的底子。

    毕竟,墩儿是跟着徐熏的,而不是还跟着胡家的女儿。

    杨云溪只觉得有意思,唇角都是禁不住的勾起了几分来,随后她故意卖了个关子:“二位大人不妨猜上一猜。”

    胡定欣听着这话微微一愣,琢磨不出来杨云溪这是什么意思。

    徐逐年微微一思量,倒是大胆开了口:“可是为了墩儿?”

    徐逐年对这事儿显然也是十分心急。而胡定欣听了这话之后,虽然是隔着屏风什么也看不见,不过却还是灼灼的看着。

    杨云溪手指转动了一下手上戴的翡翠戒指,微微一笑:“徐大人心如明镜。的确,今日请二位大人过来,也的确是为了这件事情。”

    徐逐年听了这话,饶是他一直没什么情绪波动,此时倒是也露出一点异样来:他的语气急切了不少:“却是不知墩儿怎么了?”

    徐逐年一开口便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只是话一出口也不能收回了,他只能收敛了情绪,竭力压制住自己的急切。

    胡定欣则是完全没掩饰自己的急切,不过却也是没开口多问。

    “最近朝中立太子的事情呼声极大。”杨云溪点了点翡翠的戒面,感受着那一点凉悠悠的触感:“而我听说,其中又以二位大人最为积极。”

    这话一出,徐逐年和胡定欣两人心头都是生出了怀疑来:这杨贵妃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暗指他们蹦跶得太厉害了不满意,还是想说别的?

    不过两人都是更倾向于前一种就是了。

    一时之间,徐逐年也好,胡定欣也好,都是不敢贸然接话了。

    杨云溪则是轻笑出声:“怎么两位大人都是不说话了?是敢做不敢当,还是怕我吃了你们所以不敢说话?”

    杨云溪游刃有余的开着玩笑,可是徐逐年和胡定欣二人心头都是忌讳重重,所以都是不敢贸然开口。

    最终还是胡定欣尴尬的咳嗽一声,试探笑道:“贵妃这话,老臣却是不明白——立太子这件事情,本也是朝中诸位大臣提出来的,老臣也是觉得可行,所以才附和罢了。”

    徐逐年没开口,似乎还在犹豫到底该怎么说才好。

    而杨云溪又等了一阵子,徐逐年到底是开了口,不过显然却是有点儿拆胡定欣台的意思:“这件事情么——贵妃娘娘既都知晓,又何必再多说呢?贵妃娘娘若是觉得不妥,臣等必是不敢再多言一句的。”

    好一个以退为进。杨云溪心头凉笑了一下,神色却是不动,语气也更是丝毫不露端倪:“徐大人这话说得,我倒是有些羞愧了。我一个妇人,却是不敢如此干涉朝政的。至于立太子这件事情——其实不瞒两位大人说,今日请二位大人过来,就是想要和二位大人商量一番,这件事情,二位大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这话虽说点明了今日的目的,不过却是更加让徐逐年和胡定欣两人不好开口了:怎么说?说就让墩儿当太子?自然是不能。读书人都是好脸面的,所以心里纵真是这个意思,面上也不能说得如此直白。

    杨云溪却是故意的。毕竟这天底下,也没有那做了娼妇还要贞节牌坊的道理。这两家想要好处,又还要清高,哪有那样的好事儿?

    要好处?行啊,凡事儿总要讲究一个公道:既然要好处,那就得拿东西来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