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884.第884章 惊悸

    杨云溪这一声令下,王顺自然也就没再迟疑,当即便是转身进去请了李太后出来。

    王顺见了李太后,也不多说,只是不卑不亢道:“方才在外头遇到一些事儿,贵妃娘娘想请太后您去瞧一瞧,拿个主意。”

    李太后正不痛快呢,闻言便是语气不善:“贵妃一言九鼎,连朝堂大事儿都做得主了,怎的现在倒是忽然就要我去拿主意了?”

    王顺也不多说,只是又重复了一遍:“请太后出去看看,拿个主意才是。”

    对上王顺这种态度,其实才是最让人觉得牙疼的——好比人攒足了劲的打出一巴掌,可是却是打在了软软的棉花团上,非但没让对方觉得疼,反倒是险些带了自己一个趔趄。

    这种感觉怎么可能会好?

    李太后倒是想不理会王顺来着,可是看着王顺这个架势,就知道自己是非要出去不可的——若是不出去,杨云溪一恼之下,指不定又要拿着朱启撒火。

    光是想想这个。李太后便是心里一疼。那日朱启毒发的时候,那模样至今她还记着呢。若不是朱启毒发的样子太过惨烈,她又何至于如此心有余悸?

    到底是顾虑着朱启,李太后只能压下火气沉了脸从屋里出来了。

    杨云溪也懒怠和李太后废话,只是指着那一片被涂了蜂蜡的地问道:“不知太后娘娘这是什么意思?”

    李太后年迈,眼神自然是比不得王顺,所以猛然看了一眼倒是什么都没看出来:“贵妃这是什么意思?我竟是不明白贵妃你的意思。”

    “太后既然是不明白,便是亲自过来走一走就明白了。”杨云溪淡淡的扫了一眼那地面,如此不置可否的提了个建议。

    李太后听着这话,再不明白也是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了。当下便是惊疑不定的抬脚试了试,一试之下,便是一下子变了脸色。

    李太后自然明白若是刚才杨云溪踩上去出了意外是个什么结果。而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更惊怒:她尚且顾虑着朱启那一层不敢轻易对杨云溪下手,倒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且还是在她的地盘上!若是杨云溪有个三长两短,朱启怎么办?

    李太后越想越是惊怒,又看一眼在旁边面容沉静然而却是始终没开口说上多余一个字的杨云溪,旋即便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入云:“查!若是查不出此事儿来,便是都不必再来见我了!”

    李太后的怒气倒不像是假的。只是太过明显了些。

    而对于李太后的怒气为何这般明显,杨云溪心知肚明,却也是不点破。只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李太后,而后出声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还请太后娘娘务必给臣妾一个交代。臣妾还有些事儿,便是不多留了。”

    经过了这么一茬子,她其实也是有些吓到了,倒是不愿再久留,唯恐再出点什么事儿——有了一次算计,自然还会有第二次。这一次王顺眼尖发现了让她躲过一劫,那么下一次呢?

    这一次是涂蜂蜡,下一次呢?

    待到出了李太后的宫殿,上了软轿之后,杨云溪这才出声问王顺:“你怎么瞧见的?那蜂蜡涂在那儿,倒是也看不太出来。”

    王顺却是摇头:“哪里是瞧见的,是闻到的。蜂蜡有股子蜂蜜的甜香味,虽然味道很淡,可是小时候奴婢家中就曾养过蜂,所以对这股味道再熟悉不过。于是便是多了几分心思。”

    杨云溪点点头,勉强笑了笑:“看来也是天意。”

    “主子福运当头,哪里是那些魑魅魍魉能算计的?”兰笙此时也是定下心神来,“倒是该叫那些背后算计的人都偷鸡不成蚀把米才好呢。”

    杨云溪依旧笑容勉强:“若是能这般自是再好不过。”

    兰笙瞧出了杨云溪的不对劲儿来:“主子这是怎么了?面色瞧着可不大好。要不请太医来看看——”

    王顺闻言也是看了一眼杨云溪,登时也是皱了眉:“主子可是受了惊吓,所以人不舒服?若是这般,便是让太医开一副安神茶罢。”

    杨云溪刚想说不用,然而却是觉得肚子里的孩子轻轻动了动,于是到了嘴边的话迟疑了一下便是改成了:“也好。”

    孕妇多思心悸,对孩子却是不好。说不得就因为这个动了胎气,反倒是得不偿失。

    杨云溪摸了摸肚子,心头倒是也有些纳闷:怎的自己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偏偏这一次倒是吓得这般厉害。按说也是不应该才对……

    这么一想,她便是心头忽的微微一动:“兰笙你记得不记得,上一次我怀小虫儿的时候,也是遇到过这么一个情况。”

    杨云溪不说还好,一说兰笙倒是立刻皱起眉头来,“是啊,还不只是一次——第一次没得逞,虚惊一场,第二次却是因了那个,让小虫儿早产了一些时日,说起来,虽说方法不完全一样,可是效果倒是差不多。”

    兰笙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彻底的凝固,她瞪大眼睛,几乎僵硬的发出了自己都听着有些不像自己的声音:“或许,背后动手的人,却是同一个——”

    凉风吹过,带来一丝丝不属于这酷热的清凉之感。杨云溪伸手拨弄了一下被风得微微摇动的步摇流苏,而后垂眸敛去情绪,浅浅淡淡道:“我却是也不知,不过我猜,可能还真的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

    如此频繁出现的一个手段,如此雷同,的确像是某个人的偏好:当然其实这也是最简单粗暴的法子:只需要动动手脚,便是可以看一场好戏。至于追查起来,只需要灭口一两个人,这件事情便是能彻底的成了无头公案——

    当初可不就是这样?

    许是提起了当初生小虫儿时候的情形触动了情绪,杨云溪便是觉得整个人越发的不舒服了,心中隐隐更是有些烦躁。便是出声催促一句:“快些回去,然后叫安经过来。”

    兰笙瞧着杨云溪情况不对劲儿,便是也催促起来:“都快着些,不过却要稳当,别颠了主子。”

    王顺也跟着吩咐:“一定要稳,留神脚下,千万别再出了差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