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881.第881章 迷雾

    杨云溪微微蹙眉:“你可别告诉我,那是李姓没落的旁支。”

    李家是大家族,旁支自是不少。可是想来就算再怎么没落,也不至于就要将自家姑娘送去这般作践,就是为了讨好胡家。

    毕竟,真要求助,也该向李家本家求助,可是远比讨好胡家管用多了。而且越是大家族,便是越是看重姑娘——不管嫡出庶出,这些都是可以拿去联姻的资源。

    嫡女有嫡女的去处,世家大族,高门大户是她们的命运。而那些庶女,就算攀不上高门大户世家大族,可用来笼络寒门子弟,新起之秀,却是再合适不过的。

    王顺摇摇头:“这怎么可能。”

    “那到底和李家有什么联系?”杨云溪眉头越发蹙紧了几分,心头满满的都是纳闷。

    王顺见杨云溪这般,便是也不敢再卖关子,适可而止低声解释了一句:“昔日那位小姐,倒是和李家一位小姐交好。”

    女人之间的交情,有的时候也是极有用的关系。这一点,杨云溪倒是早就领会过了——所以此时对于这个理由,倒是不怎么意外。

    只是沉默片刻后,她便是又问王顺:“那到底是哪一位小姐,不知可打探出来了?”

    王顺摇头:“那丫鬟也是后来才服侍胡家宠妾的,只知道前些日子有人送了一匣子的首饰头面给那胡家宠妾,胡家宠妾只说是友人赠送,并未曾多说。”

    一匣子的首饰头面,这倒是叫人有些惊讶诧异了。哪怕是这些贵女们,能有这样大手笔的,只怕也着实不会多到哪里去。

    “确信送东西的是李家的姑娘?”杨云溪有些狐疑,便是又这般问了一句。

    王顺点点头:“正是如此。有几样钗环上,都刻着同一个字。那丫鬟描述了一番,我去了一趟给几大家族做首饰最多的银楼问了,那是李家专用的印记。”

    大家族都常用这种法子,就好比宫中所有物件上,都是有宫中印记一样。为的就是有个区分。毕竟许多东西都是珍品,世间独一无二的,若是丢失了,倒是可以凭着这个印记找回来。

    “看来,倒是胡家那宠妾替李家办了什么事儿了。”杨云溪唇角一勾,露出一个兴味的笑来,神色却是微微冷了下去:“而且只怕这个事儿,还办成了。否则,李家不至于出手这样大方。”

    顿了顿,她又玩味道:“不过李家倒是也奇了。怎的不送银子,倒是送些首饰钗环?难不成真的是当初捐了一回银子,彻底的穷了?”

    王顺闻言不由得笑起来:“这怎么可能?李家家大业大,只怕再怎么也不至于缺这点银子。”

    杨云溪点点头,随后便是仔细沉吟了一番。细细思量之下,她心头微微一动,倒是有了一个想法:“这么说来,很可能李家家主并不知情,只是某些女眷私下而为。所以最终谢礼便是这般。只用首饰,不用银子。”

    女眷们看见精美首饰头面,自然也是欢喜。而且既是胡家的宠妾,银子只怕也不是那么在意。至少小数目的银子是不在意的。

    “若是能知道李家那头到底是谁送的东西,或者是叫那胡家宠妾办了什么事儿就好了。”杨云溪蹙眉看着茶盅里红色的山楂汤,端起来慢慢饮了一口,又细细的品味了那微酸却又回甜的滋味,最后便是叹了一口气:“不过如此一来。却也是可以看出,李家的确是和胡家有关系的。只是却是不知道,李家家主却是知道不知道这些事儿,而宫中的太后娘娘,又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情。”

    杨云溪想了一想,心头倒是有了主意:“王顺,你随我去给太后娘娘她老人家请安罢。”

    王顺露出几分迟疑来:“上次的事情过后,怕是太后恨死了主子,主子这般贸然前去,只恐怕不大妥当。万一太后……”

    王顺话没说完,意思却是十分明显:李太后若是趁机对杨云溪不利,那可是说不准。

    杨云溪摇摇头:“她舍不得。”朱启的性命在她手里捏着呢,拿她的命换朱启的性命,李太后如何会舍得?

    王顺听了这话,心头倒是陡然放心下来。的确,李太后是绝对舍不得的。

    如此王顺便是陪着杨云溪去给李太后“请安”。

    不过杨云溪倒是没想到,李太后还没见着,倒是先碰到了另外一个人。

    却是曾太妃。曾太妃似乎也是去见李太后的,此时碰见了杨云溪,倒是也一脸的诧异:“贵妃你这是来——”

    “许久没给太后请安,我便是来给太后请安。怎么太妃您也是来给太后请安的?”杨云溪看着曾太妃似有清减,心头便是微微叹了一口气。朱礼如今的情况,曾太妃自是不知的。可饶是如此,曾太妃就已经这般,若是知道了朱礼的实情之后,只怕曾太妃不知会如何担忧。

    想起朱礼,杨云溪笑容便是都有些勉强了。怕曾太妃看出端倪来,她便是低下头去故意不让曾太妃瞧见。

    曾太妃笑了笑:“太后心头不爽利,便是叫我过来请安罢了。”

    杨云溪微微蹙眉:“太妃这般过来请安,有多久了?”既是心头不爽利,只怕李太后不是叫曾太妃过来请安的,而是特意叫了曾太妃过来磋磨的。

    曾太妃却是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横竖也不过就是那些手段罢了,又能将我如何?贵妃不必担心我,倒是皇上的伤势……如何了?可有好转?”

    杨云溪看着曾太妃这般,心头其实也十分明白曾太妃的意思:不过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徒增事端罢了。

    “太妃又是何必如此?”杨云溪一声轻叹:“你这般,回头皇上知道了便是要责怪我让太费受了委屈了。”

    曾太妃浅浅一笑,温柔又娴静,带着几分大度从容:“这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不过是一点小麻烦罢了。贵妃若是觉得不妥,那我明日不来就是了。”

    顿了顿,曾太妃又问了一遍朱礼的伤势。

    杨云溪见转移话题不成功,便是只得答道:“已是有所好转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