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868.第868章 报应

    杨云溪倒是没料到昭平公主会将朱绍训了一顿。

    朱绍是在翔鸾宫外被堵住的。

    昭平公主训斥几个弟弟都是训斥惯了的,几句话便是让朱绍有些无地自容了:“怎么,如今睿王爷翅膀硬了,倒是生出了许多小心思来了。你大哥是如何帮扶你的,睿王你倒是忘了不成?”

    睿王被这般毫不客气的训了一回,脸色自然是难看,不过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即便是没有祖父父皇的宠爱袒护,昭平公主依旧是有训斥他的资格的。不说别的,昭平公主手里捏的那些权力,便是和他也差不了多少。再加上一个长姐的名头,自然更是理所当然。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昭平公主最后撂下这般一句话来:“你府中连侧妃都被人算计了,你还想着置身事外不成?”

    昭平公主也没久留,直接便是又去看朱礼去了:虽说谁做皇帝,她的日子必都是不会难过的,可是一想到这些阴私算计,她便是想起了林萧彦来。随后便是忍不住赌了气:当初林萧彦是鼎力支持朱礼的,如今,她自然也不能叫林萧彦失望了。

    而且看着朱礼面色惨淡的昏睡在那儿的样子,昭平公主纵然是再不愿意承认,心里也是的确是对这件事情满心不痛快的。毕竟是疼爱在乎了那么多年的弟弟,如今朱礼这般,她如何能够真不在意?

    那种滋味,就像是自己不在意的东西,可是真被人弄坏了,那心头还是恼怒的。

    睿王朱绍目送昭平公主走远,又想起杨云溪的话来。最后又想到了杨凤溪和自己的儿子,以及睿王妃。

    几经犹豫,朱绍心头到底还是拿定了主意。便是又去求见杨云溪。

    对于朱绍这种作为,杨云溪倒是早有预料:朱绍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路走。

    合作自是简单的:朱绍只需要站在朱礼这边即可,至于别的,压根也不用做。

    朱绍虽然答应合作,也愿意听话,可是杨凤溪还是被扣在了宫中。杨云溪此时,是半点险也不敢冒的。毕竟……稍有闪失,她和朱礼,以及她的子女们,哪里可能会有好下场?

    就好比是走那独木桥,一个不小心,那就是再没机会爬起来了。

    朱绍出宫后,却是不知杨云溪陡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是放松了几分的。她是真怕独木难支。

    其实最大的收获,却是昭平公主:有了昭平公主的帮忙,杨云溪只觉得是如虎添翼,心头的大石都是放松了几分。

    晚上睡觉的时候,杨云溪放心不下朱礼,只是却也不好在这头留宿,回去的时候倒是颇有些一步三回头的。

    让杨云溪意外的是,昭平公主却是主动带着林荫去了翔鸾宫。

    原本昭平公主拿出了诚意,她自然也是要拿出诚意的,所以便是没再提起要将林荫扣下来作为质子的话。却没想到昭平公主竟是这般的主动,如何能不叫她意外?

    杨云溪看了一眼外头沉沉的夜色,以及昭平公主身后跟着的那些宫人手中捧着的日常用具,倒是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因今日也是特殊情况,所以杨云溪用晚膳便是有些晚,此时倒是刚开始摆膳。她看了一眼昭平公主,笑着问道:“阿姐用了膳不曾?”

    昭平公主摇头:“一起用吧。小虫儿呢?”

    翔鸾宫里都是小虫儿跟着杨云溪一起用膳的,这点素来都是雷打不动。所以昭平公主也是知道的。

    杨云溪让人添了碗筷,这才答道:“之前怕她饿了,奶娘给她喂了些饭,这会子大约也就能吃两口。”

    “抱过来一起用罢。”昭平公主看了一眼林荫:“有人陪着,小孩子吃饭也吃得认真。”

    杨云溪笑着应了。

    然而这顿饭,却是谁也没吃出滋味来:一想到朱礼的情况,面前摆着的就算是山珍海味那也是吃不出任何滋味来的。

    小虫儿和林荫或许也是觉得气氛不对,倒是都乖得很,半点也没敢折腾。

    小虫儿见杨云溪吃饭不认真,倒是又执拗的替杨云溪夹菜了。杨云溪若是不吃,她便是睁着乌溜溜的眼睛一本正经的提醒杨云溪:“弟弟。”

    杨云溪只能吃了。

    用了膳后,杨云溪便是搂着小虫儿和昭平公主说话。

    因两个孩子都在,所以她们倒是也没说那些阴私的事儿,只是说了说宫中近日的情况。

    昭平公主提起了朱启来:“安王什么时候出宫去?”

    杨云溪倒是也没打算留着朱启在宫里,笑道:“素缕会留下,安王明日就出宫去。”

    昭平公主只以为杨云溪是要扣着素缕威胁朱启和李太后,便是蹙了蹙眉:“这事儿恐怕不大合适。他们未必会在意素缕。”

    昭平公主了解自己的母亲和弟弟,所以这话倒是也中肯。不过……

    杨云溪笑了笑:“这话说得,在意不在意,却是由不得他们的。阿姐难道没听说下午的事儿?很快他们就会在意素缕的。”

    下一步,朱启就该被查出来,此生子嗣艰难了。

    到时候,李太后还能不看重素缕?那自是不可能的。而且,朱启身上还有毒呢。

    杨云溪抿唇笑了笑:“阿姐莫要怪我手段太狠就好了。”

    昭平公主其实是知道朱启中毒的事儿的,知道朱启这会子吃了不少苦头,心头倒是不心疼,反而有些淡淡的痛快:“让他受受罪也好。不过,这万一毒被其他人解了呢?”

    杨云溪摇摇头:“解不了。”

    解药就只制了一份,而她已经给了陈氏。剩下她捏在手里的,只是一些缓解毒性发作的药。至于药方——她也让安经毁了。

    也就是说,朱启的毒,这辈子也是解不了的。除非,他们收买安经。

    可是安经一大家都在她手里捏着,安经是绝不可能再被收买的。

    不过这些话,杨云溪没跟昭平公主细细的说。

    昭平公主只以为杨云溪是有心要毒死朱启,倒是还愣了一下。只是微微一犹豫,到底还是没说任何求情的话来,心头反反复复想的,都是林萧彦死时的情形。

    或许,这就是报应。昭平公主脑中,就剩下这么一个念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