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840.第840章 知道

    杨云溪听着朱礼这话反而是心头的怒气一下子就沉静了下来。她看着朱礼,唇角微微勾了勾:“这么说来,大郎是为了我好了?”

    朱礼被杨云溪这个笑容弄得愣神了一下,倒是莫名就心虚起来。随后他自己也是禁不住苦笑了起来:他在心虚个什么劲儿?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儿,他也不曾心虚过,怎的今儿倒是心虚起来了?

    朱礼也知道,杨云溪此时心头必然是恼怒的。当下越发苦笑:“阿梓,我是不想叫这些污秽的事情脏了你的眼睛。你还怀着孕,知道这些腌臜事儿也不好。”况且那时候杨云溪孕吐得那般厉害,他也是吓到了。

    杨云溪垂下眸子,将情绪尽数都收敛了:“好了,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咱们还是说正事儿罢。这件事情,容后再谈。”

    虽说心头对朱礼瞒着她的事儿恼怒不已,可是杨云溪却也知道此时不是闹脾气的时候。所以微微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满之后,便是又将情绪收敛了。

    朱礼见状,便是点点头。他别的不怕,就怕杨云溪跟他恼了,虽说现在看着这事儿只怕也还没完事儿,可是总算现在是没闹起来。

    “我怀疑,古家是被人煽动的。借着长生的名义,煽动了古家,又让双鸾死心塌地——从杨家的事儿开始,咋一看似乎没什么关联。可是却有颇有点儿一环套一环之感。若不是杨家的事儿,我也不会忽然发现有人要害我。而若不是发现了这事儿,后宫也不会被搅得一团乱……而此时后宫一团乱不说,睿王府里又出了这样的事儿。我觉得只怕是有人在谋划什么……”杨云溪抿了抿唇:“徐熏和我之间闹了嫌隙也就罢了。如今徐家若是和古家薛家生了嫌隙,三家内斗起来,只怕要影响前朝。”

    这样的情况下,睿王又出了事儿,而陈归尘也不在京中,朱礼的左膀右臂似乎都出了问题……

    杨云溪担忧的看了朱礼一眼,只觉得心都紧了。

    朱礼听着杨云溪说完,倒是叹了一口气:“阿梓的心思果然敏慧,倒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徐家和古家,还有薛家,的确是今日起了些小摩擦。只是我嘱咐他们瞒着你,所以你倒是并不知情。”

    杨云溪没想到自己的猜测这么快就被证实了,而且还发生了,倒是怔愣了半晌都没说出话来。等到回过神来,她却是越发恼怒非常起来:“都这般了,大郎却还打算瞒我到几时?”朱礼的情况,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了?”

    朱礼登基还不满一年,朝政要说彻底掌控只怕也是未必。至少许多人面上听话可是心里只怕也有些小九九。如今朱礼心腹的几个都是出了问题,朱礼可用的人……

    杨云溪有些着急,却是更恼朱礼到了这个地步还瞒着她什么也不说。当然除了恼怒之外,剩下的便都是心疼了。

    朱礼这个皇帝做得不容易。她如何能不心疼?

    朱礼看着杨云溪恼怒责怪又心疼的目光,心里却是受用得紧。不由得手掌往下一滑顺势握住了杨云溪的手,轻声道:“这些事情,本就该我扛着,你只管安安心心养胎就好了。等到以后给我生个儿子,给小虫儿生个弟弟,那便是再好不过了。”

    杨云溪听这话,却是气不打一处来,忍耐再三到底还是忍不住伸手掐了朱礼的掌心一把,瞪了朱礼一眼。只是瞪了之后,开口的语气却是软和的:“那怎么一样?”

    虽说有些不大好意思,可是杨云溪还是将心底的话说了出口:“你既说要一生一世与我风雨同舟。那我又怎可只躲在你身后享受安逸?况且,真正的夫妻,哪一个不是并肩携手,共同面对风雨的?还是大郎你以为,我杨云溪只能与你同甘而不能共苦?纵然我帮不上你什么,可是你也不该如此瞒着我才是。那样的话,我纵然享受安逸,却也总归于心不安,总觉得不踏实。”

    这话就好比是一股暖风,登时就让朱礼心头那些花朵都是一下子盛开了。朱礼几乎是禁不住的唇角就翘了起来。他含笑看着杨云溪,声音都是带着笑:“原来阿梓也想与我做真正的夫妻,要与我风雨同舟,一生一世。”

    杨云溪本来还一本正经呢,听了朱礼这话,登时脸上就有些发烫了,双颊犹如染上了胭脂,慢慢的也就红了。

    没好气的瞪了朱礼一眼,杨云溪看着朱礼那神色,便是知道他必然是故意打趣她的,当下悻悻道:“你就会岔开话题。”

    说完这话,她也故意不再去看朱礼,只是心里头倒是怎么也怄气不起来了。

    朱礼揽了杨云溪入怀,伸手盖住她的腹部:“都说男主外女主内,咱们也该如此不是?外头这些事情自然有我呢,你别担心。他们……成不了气候。我心里都有数。”

    杨云溪见朱礼这个时候都还这样说,便是不大乐意:“这么说,大郎还是以后都打算让我蒙在鼓里?”

    朱礼见杨云溪不肯,倒是抿唇浅浅笑了:“瞒着你的确是我的不是。以后我便是不再瞒着你就是了。你想知道,快问罢。只是有一点咱们可说好了,纵是都知道了,你也不许担心这些,我心头自是有数的。”

    毕竟,争太子之位他都是没栽跟头,如今这般……他一样也不会输。

    朱礼这般有信心的态度,自然也是起到了不少安抚作用,至少这会子杨云溪心头是真没以前那么慌了:“大郎心头有数就好。”

    “若是我连这点能耐都无,哪里还能坐这个位置坐到今日?”朱礼的语气有些调侃,又有些故意的幽怨:“只是我却是不知,阿梓你对我竟是如此没有信心。”

    杨云溪被朱礼这样的语气一说,倒是有些慌了:“我并不曾这样想,我只是担心你罢了——”话说到了一半,她便是看见朱礼唇畔的笑意,登时反应过来,瞪了朱礼一眼:“大郎越发没个正行了。还是先跟我说说,如今咱们该怎么办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