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829.第829章 心思

    杨云溪将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末了又道:“我最后应承了双鸾出宫嫁人,她也是回绝了,这件事情上,想来她是不曾撒谎的。她出手,应该就只是单纯的怕我生了自己的儿子,就对阿石不好了。长生有这样的宫人,也是长生的福气。”

    朱礼挑眉:“你就不恨她?换了香的宫人你可都是打死了,怎的对她又如此的心软起来?这可不是你做事儿的风格。”

    杨云溪听出了朱礼的打趣,便是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以阿石对双鸾的依赖,以及长生临终前对双鸾的信任和看重。我若是真将双鸾如何了,这件事情日后叫阿石知道,阿石怎么想?我只不过是看在长生和阿石的面上罢了。”

    顿了顿,她又将真正的理由说出口来:“更何况,真正算计我的人又不是双鸾,而是汝宁郡主。之所以打死那个宫人,更主要也是因为她在其位不谋其职,本就是该罚也该打。我让她管着这些事情,她却是如此……性质和双鸾也不同。而且我若是这个时候还非要追究双鸾,岂不是更是将古家的事儿也暴露出来了?家丑总也不好给人看见的。”

    朱礼听着杨云溪这样说,倒是一声轻叹:“你又何必为了阿石这样委屈你自己?古家……不给他们这个脸面也无妨。”

    “我在意的却不是古家。”杨云溪微微摇头:“是为了阿石。之前那宫人,我是要给其他人一个警告,告诉他们什么叫底线。双鸾这个……着实也没必要。”

    死了一个雁回,她心里已经不好受了,不愿再造杀戮。而且顾虑着阿石这一层,所以才愿意网开一面。当然,若不是因为这个账要和汝宁郡主算,她也不会对双鸾如此的宽容。

    双鸾就是个棋子,她已经将下棋的人手抓住,又何必去为难一个棋子?

    只是想到了徐熏,杨云溪却是又叹了一口气:“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跟徐熏交代此事儿。”

    徐熏对雁回多看重?若是这事儿不了了之,徐熏必是不肯善罢甘休的。她也没脸去跟徐熏一个这样的结果。

    “如今既是有更深的人隐在背后,那就等这人抓住了,让徐熏来处置罢。”朱礼其实倒是不大在意这事儿。他更担心杨云溪的身子一些:“你也别太操心这事儿了,让刘恩去查。”

    说起这个,杨云溪倒是忍不住开了口:“你这头离了刘恩也是不方便,而且他本也不是管后宫这摊子事儿的。这事要我说,还是别让刘恩插手了。我和公主商量着来就是了。我这头过来跟你说一声,不过是害怕有人想要搅乱这一池的水,到时候连带着也影响到了前头朝廷。让你心里有个准备。”

    朱礼倒是一下子看穿了杨云溪的小心思:“这事儿你想自己处置?”

    杨云溪点了点头:“我这个贵妃也太清闲软弱了,别人只怕看着都是觉得我是个软柿子了。我若是再不拿出些手段来,只怕以后也压不住别人。”

    杨云溪这样说,朱礼倒是有点儿不大乐意:“你操心那么多做什么?凡事都有我呢。谁敢说什么?你如今身子——”

    朱礼舍不得杨云溪操心这些糟心的事儿。更舍不得杨云溪为了这些事情累坏了自己。

    杨云溪看着朱礼这般,倒是半点不觉得恼,反而心头一软,像是被浇上去一大勺子的我蜂蜜一般,霎时就甜了起来。

    她知道朱礼这也是心疼他罢了,只是:“你这样护着我自是好事儿。可是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哪里需要你这般护着?我若是处处都需要你护着,日后又怎么能与你风雨同舟?旁人也不过只觉得我是个花瓶似的摆件罢了。”

    朱礼也是无奈:“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总不相信我,也该相信阿姐才是。”杨云溪眨了眨眼睛:“说起来,如今摊上这么一件事情,公主只怕也是头疼呢。”

    朱礼登时笑了:“以阿姐的性子,却是必然不怕的。”

    杨云溪含笑看着朱礼。

    朱礼无奈点了点头:“你都这般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只是有一点你却是要注意些,毕竟现在还怀着孕,别累坏了自己。思虑过重对孩子不好。”

    杨云溪应了一声,替朱礼整理了一下有些压皱了的袖子:“好了,我先回去了。晚膳可有想吃的?”

    朱礼想着昨日的酸辣鱼片做得不错,杨云溪倒是尝了尝,便是道:“昨天那鱼不错。”

    杨云溪猜到了朱礼的心思,也不戳破,抿唇浅浅一笑:“那我走了。”

    “刘恩暂且留给你用着,我这头自然是不缺人的。”朱礼到底还是不放心,于是又这般说了一句。

    杨云溪看着朱礼这般,倒是也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最后便是叹了一口气:“嗯,我知道了。却是委屈刘恩了。”

    朱礼倒是不以为意:“这有什么可委屈的?办得好了一样是要给赏的。”

    杨云溪也不说破,心道刘恩本事大,留着用也是挺好。

    出了朱礼这里,杨云溪便是去昭平公主那了。

    昭平公主住在以往自己还在宫中做姑娘时候住的宫里。以当初昭平公主受宠的程度来说,昭平公主住的地方必然是差不了的。

    杨云溪去的时候昭平公主正看着林荫练走路呢。

    林荫如今走得还不大稳当,摇摇晃晃的像是个小鸭子,看得人忍不住发笑。昭平公主看着林荫,面上全是柔和。

    见了杨云溪,昭平公主这才收敛了下神色,笑道:“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一般来说,怀孕前三个月都还不稳当,宫里的孕妇素来都是前三个月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

    杨云溪应了一声:“有件事儿想和公主说说,便是顺带着出来走一走。”

    昭平公主挑眉:“什么事儿?莫非是和雁回那事儿有关系?刘恩查出什么来了?”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换药的人找出来了,只是事情出了一点儿岔子。”

    杨云溪详细的将事情说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