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811.第811章 惊悸

    杨云溪做了个梦,梦里一片腥红蔓延,简直就是如同附骨之疽一般的难缠和无法摆脱。杨云溪莫名惊惧,一退再退,到底最后是被逼到了一个角落里。

    看着那铺天盖地的腥红,杨云溪心中一片惊惧,挣扎着想要退,可是哪里还有退路?最后无路可走,杨云溪便是惊叫了一声。模模糊糊之中,她自己也不记得叫了什么了。

    不过这一声却似出奇的好用。

    “阿梓。”梦里杨云溪听见有人这么低柔的叫了一声,然后她便是觉得漫天腥红都是退去了。

    杨云溪挣扎着就从梦里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睛,她就看见了朱礼坐在床边忧心忡忡的盯着她瞧。口中可不是正在温柔的唤:“阿梓。”

    杨云溪心神陡然一松,只觉得浑身都是瘫软了下来,软绵绵的竟是用不出一点力气来。

    看见杨云溪醒过来,朱礼也是松了一口气,声音却是越发的轻柔了:“阿梓,你感觉如何?”

    杨云溪下意识的想要将梦境说与朱礼听,不过刚一开口还没发出声音,她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来:雁回……以死明志了。

    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就变成了:”雁回她怎么样了?“

    朱礼神色一顿,最后却是避重就轻故意岔开了话题:”太医在外头候着,让他进来诊脉看看罢?“

    朱礼这般的态度,倒是让杨云溪一下子就明白了雁回的结果。怕是死了罢?也是,那般狠命的撞上去,如何还能活命?

    ”那徐熏呢?“杨云溪只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就只如此干涩的这般问了一句。

    朱礼这次倒是没沉默:”在她宫里呢。墩儿吓着了,我让她看着墩儿呢。“

    杨云溪一怔,倒是来不及问徐熏是不是对雁回的死心中埋怨,便是先问了墩儿:”怎么好好的就吓到了?“话音刚落,杨云溪自己倒是反应过来了。

    被吓到了,被什么吓到了?徐熏那边,也就发生了一件事情能将人吓到。那就是雁回这次的事儿。

    心头微微一颤,杨云溪只觉得有些错愕:”墩儿的奶娘是做什么的?怎么的叫墩儿看见了这样的事儿!“

    杨云溪又惊又怒,倒是让朱礼忍不住的苦笑了起来:“你先问问自己的情况罢,倒是操心起别人来。你可知道这般的却是将人吓坏了?你纵不在意你自己,也该想想肚子里那一个才是。”

    杨云溪被朱礼这么一说,倒是有些紧张起来了。忙伸手摸了摸肚子,又仔细的感觉了一下,觉得没什么事儿这才舒了一口气。

    ”没事儿吧?“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到底杨云溪还是问了一句。

    朱礼叹了一口气,有些气恼的捏了杨云溪的手掌一把:”说起这个事儿,你却是太不小心了些。这样的事情,你过去凑什么热闹?倒是没得让自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而且若是当时那宫女起了什么报复的心思,你又当如何?就算对方没那个心思,你这般,难道又好了?真真是叫人半点也放心不得。多大的人了?怎的还这般思虑不周全?“

    朱礼这话说得颇重。而且说句实话,朱礼还从未曾对杨云溪这样说过话。

    杨云溪被说得有些心虚,又有些恼羞成怒,便是瞪了朱礼一眼,拉起被子心虚的盖住自己的下巴,抿着唇轻声辩解:“我哪里知道会如此——当时也不过是想过去问问徐熏……”

    “这事儿自然有刘恩去办,你操心什么?”朱礼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而且你这般过去,徐熏怎么也不会痛快的。你又何必惹了自己也跟着不痛快?”

    朱礼这话说得很对,却是让杨云溪无话可辩了。

    “你素日里都是聪慧明白不过,这次怎么就偏偏犯了糊涂?”朱礼看着杨云溪这般样子,本来都舍不得再说重话了。可是想着当时自己过来时候的情形,以及方才杨云溪没醒来时说的梦话,最后朱礼到底是又硬了心肠。

    被朱礼这样一说,杨云溪忍不住苦笑了起来,低声缓缓道:”心里明白是一回事,可是做得到做不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就是因为心头太过在意,所以她才会忍耐不住。

    只是现在看来,事情闹成了这个样子,到底也是她有责任的。

    杨云溪抿了抿唇,心里倒是真有点后悔。她虽想查清楚事情,闹个清楚明白,可是她也没想过冤枉了谁,更没想过这样让徐熏难过。雁回与徐熏,就好比是青釉兰笙之于她。

    失去青釉的时候她心里多难受,此时徐熏心里必然就有多难受。

    “事已至此,你又何必多想?”朱礼叹了一口气,替杨云溪掖了掖被子:“这件事情,我叫刘恩彻查了。不管是不是那宫人参合了,总会弄个清楚明白。这事儿也不怪你。你当务之急,是好好养胎才是。“

    说完这话,也不容杨云溪再多想,朱礼就叫人送了药进来:”这是安神的,太医说你惊悸过度,还是用点药更妥当。不然气血浮动影响了胎气就不好了。“

    朱礼都这样说了,杨云溪自然也不会再反对,当下便是伸手去接那药碗。

    朱礼却是不让她动,执意要亲自喂。杨云溪扭捏了一下,到底还是乖乖的配合了。这回她也清楚,是真吓到了朱礼了。别说朱礼,就是她自己也有点儿吓到了。

    安神的药都不大苦,只是一闻见了那药味,也不知怎么的杨云溪只觉得一下子就翻江倒海起来,登时就变了脸色,匆匆推开那药,趴在床边就开始干呕起来。

    药泼了一被褥,不少更是泼到了朱礼袖子上,朱礼却是顾不上,只是忙去替杨云溪顺气,语气也是急躁起来:”这是怎么了?“说完想起来什么,又一叠声的连忙i叫太医。

    太医匆匆进来,一见了杨云溪这般阵仗,倒是也吓得不轻,忙就给杨云溪诊脉。

    杨云溪自然还是什么也没吐出来——只是嘴里发苦得厉害。

    朱礼亲自倒了一杯水,杨云溪漱了口,这才道:”闻着药味心里难受,快叫人换了褥子。“

    太医诊了一阵子,迟疑着下了定论:”许是孕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