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806.第806章 在意

    刘恩一出马,宫里自然也没什么能瞒得住他的。

    更何况,那宫人挨打着实受不住了,到底还是说了实情:却原来是她和人约好了,故意用次的香换了好的香,然后再将好的香偷偷倒卖了,如此赚了中间的差价银子。

    这可真真是个来钱的好法子。

    杨云溪听了真相,倒是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倒是一群会动脑子的人,竟是将主意打到了这个上头来。”香的差价的确是十分大的,想来那宫人也是被这利润给打动了。

    不过——利润何尝不是等于风险?就算没有这样的事情,这偷换倒卖的事情一旦被发现了,同样也是没有好果子吃的。只是未必会陪了性命罢了。

    可要杨云溪说,如今这宫人丢了命,却也是自作孽不可活罢了。若不是她贪了那银子和利益,如何又会给了人可趁之机?只怕当初找上她的人,就不是为了那点利益,而是一开始说不得就是冲着这个可以换了香的机会去的。

    杨云溪看了一眼朱礼,不等她开口,朱礼果然便是开口道:“去查他的同伙。“

    刘恩自然是不敢耽误片刻,飞快的拿人了。

    然而刘恩回来的时候,却是脸色有点儿难看和尴尬。

    朱礼的神色自然也是不好了起来:”死了还是跑了?“

    杨云溪觉得跑了不大可能,最大的可能应该是死了。

    果不其然就听见刘恩道:”死了。应该是这头得了消息,那头就悬了梁。所以这会子去找,已经是……”

    杨云溪抿了抿唇:”你可再他住处搜过了?“虽说不意外,可是这会子到底还是有些懊恼之感的。但是从这样的情况来看,她不免又觉得是有猫腻的:若不是有猫腻,只是偷换了一点香,如何至于就吓得要寻死了?

    更甚至,或者也不是自己寻死的,是被人逼着去死,再或者就是被人灭口……”

    朱礼脸色不甚好的问了一句:”是自己死的,还是——“

    ”看情况,应该是自己死的。“刘恩这话倒是答得十分笃定。事实上,跟着朱礼见过这么多失眠,刘恩对这样情况的判断,倒是也有些经验的。十有八九都是不会错的。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又看向了朱礼,见他神色难看,便是伸手去握住了他的手。轻声道:“这事儿让刘恩慢慢去查罢,一时半会也不能着急。”

    这样的事情,再怎么着急也是不可能很快就能出个结果的。

    朱礼叹了一口气,也应了一声:“不管如何,你这里倒是该彻查一遍。”有人用这样的法子,就说不定可以再有别的法子。光是这样想想,朱礼就已是觉得不寒而栗了。

    其实这事儿若是换到了朱礼身上,有人要这么害他,他倒是还不会这般害怕。可是这是针对杨云溪的,他便是觉得整个人都是心头发冷的。他怕,十分的怕。

    杨云溪感觉到了朱礼情绪不对劲,便是轻轻拍了拍朱礼的手背,无声的安抚了朱礼一番。不过没等她再说几句什么,徐熏和秦沁倒是一起进了门。想来也是听说了这件事情后过来的。

    杨云溪便是只得先放开了朱礼的手,转而和徐熏秦沁说起话来。

    徐熏和秦沁倒是也很识趣,见朱礼在,便是也没停留多久便是赶忙告辞了——要知道朱礼在旁边脸色不大好看的样子,也的确是十分吓人的。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看着朱礼这般,便是忍不住嗔怪:”你这般倒是吓得她们不轻。又是何必?“

    朱礼却是没说话。

    ”事情已经过去了。“杨云溪伸手拉住朱礼的手,将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你看,我也好,孩子也好,不都是好好的么?“

    听见这句话,朱礼倒是好了许多。轻轻的在杨云溪还没什么变化的小腹上婆娑了几下,他这才干涩出声:“却是我又失言了。竟是没能护好你。”

    杨云溪一听朱礼这样说,就知道朱礼这是在自责呢。当下竟是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好半晌,她才道:“哪里又能怪你呢?谁也不会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咱们在明处,敌人在暗处。都说暗箭难防,这话从来都是没错的。不怪大郎你,大郎你又何必自责?”

    朱礼勉强笑了笑:“或许罢。”

    只听朱礼这个语气,杨云溪就心知肚明,朱礼对这件事情必是没有释怀的。朱礼一时半会想不通,杨云溪也没了更好的法子,只能是陪着朱礼,一下下的抚摸朱礼的手背,算是安抚。

    当天夜里杨云溪倒是没什么,反倒是朱礼许是做噩梦了,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连带着让杨云溪也是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怎么了?“杨云溪还有些不太清醒,声音也有些含混。不过这样的声音,却是一下子将朱礼从噩梦的余悸之中拉了出来。朱礼侧头看杨云溪,顿了几秒,而后才勉强一笑:“没什么,不过是做了个梦罢了。”

    杨云溪也没多说,只是挽住朱礼的胳膊:”继续睡罢,时辰想必还早。“

    朱礼应了一声,转过身来搂住杨云溪,末了轻声问:”你怕么?“

    杨云溪反应了一下才明白朱礼在问什么,当下叹了一口气:”怕什么?有什么可怕的?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这般的。咱们在这样的环境下,自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若是为了这个连日子都过不好了,那岂不是本末倒置了?“

    以往她就怕,怕这个怕那个,生生的把自己过成了那般样子。那样的日子,真真是什么意趣也没有的。

    朱礼听了这话怔神了良久,最后便是一笑:”正是,却是我钻了牛角尖了。“说完这话,朱礼拍了拍杨云溪:”好了,睡罢。“

    杨云溪应了一声,倏地又笑了:”原来大郎竟是这般在意我。“

    朱礼一怔。

    不等朱礼回过神来,杨云溪已是凑上来轻轻的在朱礼面上亲了一口。虽说飞快又闭上眼睛窝在朱礼怀里装睡,可是还是没影响朱礼之后的偷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