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769.第769章 罚跪

    杨云溪这话算是直接将李太后的话堵住了:当然事实本也如此。

    李太后的手指顿了顿,原本已经端起来的茶杯便是又轻轻的放下了。茶杯和紫檀木的桌子相触,发出了一声轻微又沉闷的声音来。也隐隐的显示出了或许它的主人心情并不那么好。

    杨云溪只当是没听见——横竖李太后心情好与不好,又哪里与她相关?当下神色不动,眼观鼻鼻观心,盯着自己面前的茶杯,只当是分辨茶水的优劣好坏。

    “后宫的事情,如何需要惊动皇上?”李太后的语气里染上了几分说教的口吻:“若是青羽在,必然不是这般做派。”

    “妾身只是贵妃,并非皇后,也着实不敢和皇后娘娘相比,更不敢有半点的逾越。”杨云溪明白李太后这意思是有点儿激将的意思,不过她又如何会上当?当下反而心头微微有些不大痛快来,语气便是也就沉凝了许多:“太后您这般说,皇上听见了只怕是要不高兴的。再说了,皇上信任我,将后宫托付给我打理,我却是不敢再生出什么不该生的心思来。”

    李太后刚才话说得隐晦,可是杨云溪却是干脆的将话直接说得直白。

    李太后见自己这一招并没有半点效果,当下自是有些不大痛快。不过却还是道:”既是这样说,那看来是该向皇上提议选后了。“说完这话,李太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杨云溪。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杨云溪微微垂眸,压下心头翻滚的情绪:”这些事情妾身并不敢置喙什么。太后您觉得应该如此,便是只管跟皇上提便是。想来皇上心头自然也是有打算的。”

    李太后觉得有些压不住情绪了,手指紧了紧,有些凌厉的看住了杨云溪:“贵妃就这般不能体谅我一个做母亲的心情?”

    杨云溪唇角微微向上翘了几分,扯出一个还算柔顺的笑容来:“太后您这话,我却着实是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如何便是成了我不体谅太后您做母亲的心情?”

    “你明知安王他——”李太后压不住情绪,语气不怎么好听。

    然而杨云溪也没让李太后将话说完,当下直接就不客气的打断了李太后的话:“我想皇上心头再怎么恼怒记恨安王曾经做的那些事情,可是到底皇上心头还是将安王当成是自己的弟弟的,不然,如何会好吃好喝的供着安王,不让安王半点委屈了?今年过年,更是让安王进宫来给您请安。若是真要给安王选妃,太后您只要提出来的人合适,我想皇上是绝不会反对的。”

    朱礼若是真的心狠手辣些,有千万种的方法让安王身不如死。可是朱礼没有,就已经足够说明朱礼的心软和宽厚了。

    杨云溪唇角微微一勾,看着李太后露出了一点嘲讽来:“还是说,太后您也知道,您提出来的要求,皇上他不会答应?”

    李太后也不知是被点明了心思,还是真就只是恼怒杨云溪的态度,猛然一伸手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扫落了下去。

    紫砂的茶壶茶杯落在地上,噼里啪啦的摔得四分五裂。一时之间茶水和碎片四下里飞溅,看着倒是有了那么几分惊心动魄味道。

    李太后冷冷的盯着杨云溪:“贵妃真真是好大的脾气!竟是还说教起我来!只是我纵再不济,你也是个晚辈,我这个做长辈的,以不敬尊长这个由头罚你,你服是不服?”

    李太后这是要恼羞成怒不讲理了,不过说句实话,李太后真要这般,杨云溪还真就不敢说个不服了。李太后长了她一辈,名义上也算是她的“婆母”,不管是女则女戒,还是别的衡量方法,她若真不敬李太后,便是可以用天理不容四个字来形容了。

    所以杨云溪微微垂下头去,“任凭太后您责罚。”

    “那你便是去外头跪一个时辰吧。”李太后冷笑了一声,竟是生生的就有了那么几分骄横跋扈的味道。

    不得不说的是,杨云溪在这一瞬间,竟是觉得李太后和昭平公主有些相似了。本来就是母女,容貌上就有相似之处,再加上此时的神态……

    只是昭平公主的骄横让人心生羡慕和喜爱,可是李太后的……却只是生生的让人厌恶。

    杨云溪站起身来,温和一笑目光却是没甚温度,就这么看着李太后:“太后娘娘可想好了,真要让我跪一个时辰?”

    说到了最后的时候,杨云溪甚至唇角微微一挑露出了一点淡淡的笑意。不过笑容里头,却是更深的冷意。

    李太后硬生生的便是被杨云溪这样的目光看出了一点心虚来。而此时理智渐渐回笼,李太后便是后悔了——她此时如何能得罪朱礼?找上杨云溪,无非也是觉得杨云溪更好拿捏一些,好借着杨云溪的受宠帮她达成目的而又不用和朱礼对上罢了。

    若是此时罚了杨云溪,朱礼……必定不会善罢甘休。而她和朱礼之间原本已经有一点缓和的气氛便是要被破坏殆尽。李太后忽然就觉得自己又走错了一步棋。眼下这般情形,倒是成了骑虎难下了。收回成命,那她的脸面往哪里搁?可是不收回成命,那就得罪了朱礼。怎么都是艰难。

    李太后僵硬在原地,半晌没开口。

    杨云溪看着李太后这般神色,倒是心头忽然就想笑了,而且微微的竟是生出了几分快意来。李太后方才态度有多让人讨厌,此时她心头就有多痛快。方才是李太后为难她,如今却是变成了她为难李太后。

    这种心情,要多微妙就有多微妙。

    杨云溪就这么看着李太后,悠悠然的叹了一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其实我有一句话想劝太后您:您又何必放着福不享,非要做出些让大家都不痛快的事情呢?若是心疼儿子,您可别忘了,两个都是您的儿子,偏心眼儿也该有个度才好。”

    李太后的脸色登时就青了。自然是气的。

    杨云溪却是敛衽向着李太后微微行礼,“太后可还要妾身去罚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