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729.第729章 难为

    杨云溪只是看了一眼,便是知道太上皇这是的确熬不过这一关了。

    见过了这么多的生死,自然也能看得出来什么叫油尽灯枯了。而且说句实话,太上皇的身子只怕比起涂太后都差呢。那些五石散,算是彻底的熬坏了太上皇的身子。

    杨云溪作为儿媳妇辈的,盯着太上皇看也是不大好,所以很快她便是扭开了头去。

    李太后则是一下子呜咽出声来,扑到了床边,声音都是哽咽起来:“怎么会这样?明明昨儿都是好好的——”

    杨云溪不难听出李太后的伤心来。夫妻这么多年,到了这一步,中间的那些不痛快此时大约李太后也是完全想不起来了。此时大约出现在李太后脑海里的,都是往日里和太上皇的恩爱场景吧?

    少年夫妻老来伴,想想这一句话,再看看如今李太后的样子,杨云溪便是心头一酸,连眼睛都是酸涩起来。将那些水汽强忍着憋了回去,杨云溪看了一眼朱礼,动了动唇道:“皇上去劝劝太后娘娘罢。太后娘娘身子也是不大好——”

    李太后的身子的确也是不好,这般激动下去,只怕是吃不消。若是再出点什么事儿……朱礼只怕也是承受不住的。

    朱礼刚才倒是没想到这一层,此时这么冷不丁的一想起来,倒是也有些后怕。当即上前去扶住李太后,叹了一口气道:“母后也不必如此,父皇他也不一定——”这话说着不过是为了安慰罢了。说到了这里的时候,朱礼却是有点说不下去了。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看着朱礼如此,便是只能上前去:“不管事情如何,母后先要保重自己才是。太上皇这里,太医必是有法子的。您也别先着急。“

    李太后听了这话,便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稻草,登时便是连连点头:”对,你说得对。太医呢?怎么太医不见人?“

    朱礼咳嗽了一声:”太医已经下去熬药了。还有准备针灸了。”其实朱礼没说的是,太医已经用过针了。只是太上皇帝还是没能够醒过来罢了,而到了这一步,太医已经明确的表示,只恐怕是医药无用了。

    所以这个时候再说这些,其实也不过是安慰李太后了。

    李太后倒是真信了,当下仿佛也多了些力气:“叫那些太医快着些。我就在这儿守着。他们若是无用,我就让她们陪葬。“

    李太后说得咬牙切齿,朱礼应了一声,“他们会尽力的。”

    李太后现在一门心思的记挂着太上皇,所以倒是也没有注意到这些,当下只扭头去看着太上皇。只是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倒是忽然就扭头看了曾贵妃一眼,冷笑了一声:“曾太妃未免也太过冷血了一些,平日里太上皇有什么好东西都给了曾太妃,如今太上皇这般了,你倒是好,连哭都不曾哭一声的,真真儿是是冷血。”

    曾贵妃——现在的确是该叫曾太妃了,当下叹了一口气:”若是我哭死过去,太上皇他便是能醒过来,我就算是哭死又何妨?“

    曾太妃这话也对,不过却也是让人觉得有些过于冷血了。

    李太后只是冷笑:”这话叫人听着,你也不嫌臊得慌。真该叫太上皇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人,看看他平日那些宠爱是不是都白费了。“

    曾太妃面对李太后这些讥讽,最后索性道:“我去看看药熬好没有罢。”

    这是明显的不肯再和李太后起争执,便是避让开来。

    李太后便是如同一拳砸在了棉花上,登时也没心思再争什么了,当即也索性不再去理会曾太妃,只一心盯着太上皇看。

    曾太妃退出去之后,杨云溪便是也悄悄的跟了出去。

    曾太妃看了一眼杨云溪,倒是很温和:”出了这个事情,皇上应该心里很不好受的。这个时候你便是多劝劝他。别叫他钻了牛角尖。“

    杨云溪应了一声,看着曾太妃微微有些发红的眼眶,轻叹了一声:”太妃又是何必非要跟着太后她杠呢?在宫里,想哭还不容易?就算……堵住别人的嘴也是好的。“

    曾太妃摇摇头:“有什么可哭的?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从知道太上皇他用五石散的时候,谁都清楚早晚有这么一天的。而且……他也是受罪。”

    没有瞧见过一个人因了一点五石散就癫狂的样子,大约是体会不到这句话的苦楚的。

    杨云溪虽没见过太上皇因为五石散变得癫狂的样子,不过却也是知道五石散早就掏空了太上皇的身子的。想来太上皇这么看着自己一****等死,心里也不会好受。身子上的煎熬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这些精神上的,心上的煎熬。

    杨云溪却还是劝道:“好歹也哭一下罢。“说完便是将自己的手帕递过去,这条手帕还是临出门的时候璟姑姑特意叫人准备的,上头抹了一些生姜汁,只要轻轻在眼角上按一下,保证眼泪便是滚滚的往下落。

    曾太妃盯着那个帕子看了许久,最后便是接了过去,低声道:”多谢你了。“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只当是我替大郎做的罢。大郎他并不知情,您也别在意。“看着朱礼对李太后百般孝顺,想来曾太妃心头也不会好受。

    曾太妃微微一怔,随后抿了抿唇:”我早就不在意了。“

    杨云溪却只是不相信。

    最后杨云溪便是跟曾太妃一起进了屋。只是一进屋,杨云溪立刻便是敏锐的觉察出有些不对劲来——朱礼的情绪有些不对。于是她便是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李太后,果然看见李太后的情绪也不对。

    杨云溪细细一思量,倒是很快就有了猜测——只怕又是因为朱启吧?或许这种情况之下,便是李太后又想叫朱启来,而朱礼不大愿意吧?

    想来想去,杨云溪觉得也只有这么一个理由了。

    当下心头轻叹一声,觉得李太后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仔细想想,李太后也没错,一个母亲为儿子掏心掏肺也没什么不可的。只是难为了朱礼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