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718.第718章 寡人

    好半晌,她才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再认真不过道:“好,既是这样,下次我便是不再顾虑。”

    既然连朱礼都是这样说了,她又有什么好顾虑的?不过今日这个事情,却是让她也是有点儿觉出了一件事情来——朱礼现在的处事风格,倒是有点儿与以往大相径庭了。

    以往的朱礼,总是顾虑颇多,做起事情来,便是多少有点儿束手缚脚之感,而且总也有些优柔寡断之嫌,可是现在……不管是决定熙和的事情,还是对于朱启,朱礼便是生生多了几分杀伐果决之感来。如今的朱礼,说话行事,都是多了一些霸道之感。

    而这种感觉,却是叫人更被朱礼折服。不得不说,纵然作为君王不能专横独裁,可是若是君王连点杀伐果决的气势也没有,如何决定国家大事?又如何让大臣们臣服信任。

    别说大臣们,就是杨云溪,也是不由得觉得这件事情都是让她对朱礼更多了几分安全感来。觉得朱礼总是可靠的。

    朱礼倒是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道:”母后那儿你也不必再忍耐太久,等到……她便是该随着父皇一同去西苑养老了。“

    杨云溪闻言诧异的看了一眼朱礼:”大郎你打算送皇后娘娘去西苑?“原本要去西苑的,不是应该只有皇帝一人吗?毕竟朱礼对李皇后……所有人都是以为李皇后是会被留下来的。

    不过朱礼说这样的话,倒是让杨云溪也是松了一口气:若是朱礼想要送李皇后去西苑,倒是好事儿了。李皇后一旦去了西苑……就再不可能把持住后宫权力,那么到时候后宫会是谁的天下?这个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少了皇后的压制,杨云溪自己很清楚,这对她意味着什么。

    朱礼看了杨云溪一眼,”母后的秉性我是再清楚不过的。还是让她去西苑养老为好,而且她身子本也不好,更是不该让她这般操劳。而且有母后在,安王——“

    杨云溪登时明白了朱礼的意思。若不是这次李皇后毅然帮着朱启,朱礼还未必会生出这样的心思,可是正是这一次李皇后……朱礼算是对李皇后死了心了。

    两人一路去给涂太后上了香,朱礼又在灵堂跪了好一阵子,这才又回了太子宫。

    回了太子宫,第一件事情朱礼便是先去看阿石和小虫儿。阿石似乎看着长了一些肉,朱礼看了一阵子,倒是轻叹了一声:”若是青羽还在,看见阿石这般一****强健起来,也不知心头多高兴。“

    杨云溪看着阿石依稀和古青羽相似的眉眼,倒是有些说不出的难过。阿石若是将来知道古青羽是抱着怎么样一种心情将他生下来的,阿石又该如何想?

    不过知道阿石这两日吃奶比前头更多的时候,杨云溪也是同样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两人回头再去看小虫儿的时候,小虫儿倒是都睡着了。璟姑姑低声道:”今日跪了灵,许是累了,便是睡得格外早些。“

    “膝盖上了药没有?”杨云溪低声问了一句。

    璟姑姑点点头:“嚷嚷膝盖疼呢。我用药揉了好些时候才算是没嚷嚷了。“

    朱礼听了倒是心疼得紧:”跪一阵子应应景也就罢了,哪能真一直跪着?“

    璟姑姑叹了一口气:“小孩子皮肤娇嫩,就算跪一小会儿也是受不住。”若不是要给涂太后跪灵,换成是其他人,小虫儿倒是不必这般受罪的。

    朱礼也是这个意思,最后便是叹了一口气:“且熬一熬罢。”

    杨云溪看着朱礼不好受的那个劲儿,便是没让朱礼久留,强行将朱礼拉着去歇着了。

    折腾这么两日,其实谁都是人困马乏这么一个状态,所以最终纵然朱礼依旧悲痛,可是到底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如此又过了两日,最后一场法事做完了之后,涂太后的灵柩就该送出宫去了。这个事儿原本该朱礼亲自去的,不过朱礼此时这般忙碌,便是自然是抽不开身。

    于是谁送涂太后的灵柩回南京便是成了个问题。

    皇帝虽说是涂太后的亲儿子,不过看着皇帝的身份和身子状况,若说让皇帝去,显然也是不可能。

    最后朱礼便是点了睿王。李皇后倒是又提起了朱启,不过这次朱礼却是直接我抬出了当初皇帝的圣旨,又断然道:“此生老四还是在府中安稳思过罢。”

    说完了这句话,朱礼便是直接让刘恩亲自将朱启送回了安王府。

    李皇后气得仰倒,悻悻质问朱礼:“你就是这般对待你弟弟的?你作为大哥,竟是不肯包容他一二?”

    朱礼定定的看着李皇后,好半晌一声轻叹:“若是别的小错,儿子作为大哥,理应包容他。可是母后扪心自问,老四他犯的错,究竟是不是我该包容的?况且身为一国之君,我若这般包容老四,母后您说,我对得起对不起天下黎明?”

    李皇后自然是无言以对。最终气急而笑:“好好好,好一个大义灭亲的一国之君,也罢也罢,如此你便是不必再多说了。”说完这话,李皇后便是负气转身而去。

    朱礼看着李皇后的背影,定神良久,最终一声轻叹,再回过头去面对旁人的时候,却是道:“便是就这般罢。”

    杨云溪在一旁看着,心头微微一酸,倒是有些忍不住的心疼起朱礼来了。说实话,到了这一个地步之后,杨云溪也是真真儿的觉得朱礼是要成为了孤家寡人了。

    甚至看着这一幕,她心头是着实有那么一些冲动,想要干脆将李皇后并非他亲生母亲的事情告诉朱礼算了。

    不过这个冲动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罢了。很快她便是又将这个冲动了压了下去。

    送涂太后灵柩出宫的时候,朱礼却是忍不住的宫门城楼上看了好久。直到什么都看不见了,这才收回了目光,侧头问了一句:”旨意可颁出去了?“

    这个旨意,却是皇帝传位于朱礼,退位让贤的诏书。这个诏书一颁,众人对朱礼的称呼便是都可以改一改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