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707.第707章 凤殇

    朱礼倒是护短,“这是做什么?”

    杨云溪看着朱礼那副护着小虫儿的样子,便是越发皱了眉头:“你这般护着她作甚?她虽小,可是规矩也该慢慢教起来了。总不能真一直这么任性不是?“

    朱礼一脸的不在意:”她还小呢,大了自然也就懂事了。而且她身为我的闺女,任性一些也不无不可。“

    朱礼这话实打实的就是护短了。

    杨云溪听得直皱眉,有心想要多说几句,看着小虫儿委委屈屈趴在朱礼怀里含着泪盯着自己的样子,便是心头一软。加上朱礼这般护短的架势,她最后便是道:”罢了罢了,那大郎你自己不嫌丑,愿意戴着的话,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朱礼看了看手上其实已经被蹂躏得有些不成样子的睡莲,咬咬牙:”戴着也无妨,横竖也不出去。“

    杨云溪听了这话还能说什么?自然是只能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恰逢饭菜送了上来,她便是催促朱礼:“好了,小虫儿交给奶娘抱下去罢,大郎你快去用膳,刚才不是就饿了吗?”

    朱礼刚做了个动作,小虫儿就哭了起来。小虫儿哭也不像是普通孩子那般哭闹,倒像是大人受了委屈似的,也不吭声,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那小嘴儿瘪得更是可以挂上油壶了。

    朱礼看着自己闺女这般,登时就心疼得不行了:”好了好了,不走不走。爹爹抱着。“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看着朱礼这样:”你就惯着吧,将来惯得不成样子了,你且后悔去。“

    朱礼肯这样惯着小虫儿,其实杨云溪心头是高兴的,可是这样对小虫儿却是半点不好的。迟早总会被惯坏的。

    朱礼却是不以为意,就这么抱着小虫儿单手用膳。杨云溪无奈上前替朱礼盛汤,又替朱礼布菜。

    小虫儿到底是个馋的,此时看着这些菜,倒是不哭了,巴巴的看着,口水都快滴落下来的样子叫人看着又好气又好笑。

    杨云溪便是没好气的给小虫儿喂了好几口菜,无奈摇头:”这么馋嘴,将来必定是个胖姑娘。“

    朱礼轻笑:“胖姑娘就胖姑娘,胖点也不怕。”

    三人正说着话,岁梅匆匆从外头进来了,脸上神色都有些不对劲儿。

    杨云溪看着岁梅那慌慌张张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什么事儿?“虽说岁梅这般显得有些没规矩,不过杨云溪却也是知道岁梅这般必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的。毕竟岁梅一贯也是沉稳的。

    岁梅看着了一眼朱礼,便是低下头去:”太后她老人家……不好了。“

    当即杨云溪便是听见了“哐当”一声,侧头一看,却是朱礼手一抖筷子撞在了碗上。

    朱礼的脸色很是不好看,几乎是霍然一下子朱礼就站起身来,厉声道:”怎么可能?刚才我从那儿过来的时候,太后还好好的!“

    一面问着这话,朱礼一面却是径直往外冲去。

    杨云溪忙伸手一把拉住了朱礼。却没想到朱礼力气太大倒是带得她一个踉跄。

    朱礼回头看杨云溪:”拉我作甚?‘

    杨云溪伸手将朱礼头上的花一把抓下来:“大郎你忘记这个了。”说着又看了岁梅一眼:“快服侍殿下穿外衣。”

    朱礼这才想起来自己连外头大衣裳都是忘记了。若真是这般跑出去,只怕他倒是又要被议论好久了。

    匆匆穿上衣裳,也顾不得小虫儿高兴不高兴了,朱礼和杨云溪都是匆匆的一路往涂太后宫殿去了。

    轿子行得慢,朱礼却是心急如焚,急得连连催促:”快些。“

    轿夫已经是一路小跑,听到朱礼这话却也是不敢再贸然加速了——毕竟现在只靠灯笼照亮,也看不清楚路上情况,而且跑起来也容易配合不好出问题。

    杨云溪理解朱礼的心思,却也是怕轿夫慌乱之下出事儿,当下便是道:”别找急忙慌的,稳着些走。“顿了顿又劝朱礼:“大郎你也莫要着急,太后她吉人自有天相,必定会洪福齐天,渡过难关。”

    朱礼自然也是知道,当下却是抿着唇不说一句话,事实上若是这会能生出翅膀,他倒是真恨不得生出两个翅膀来,一下子飞到涂太后跟前去。

    杨云溪其实也是心慌着急的——涂太后今日白天那般说话,此时她想起来也是心中打鼓。总隐隐就有一种预感,觉得涂太后这是撑不过去了。

    但是事实上这个时候涂太后真没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作为一国太后,若是涂太后这般没了,自然是要大办丧事的。可是现在朱礼还没登基就又要办丧事,到底是有些……

    也怕人拿着这个事情做筏子去说朱礼什么。

    不过生死这个东西,从来却是由不得人的。

    杨云溪这头心里还在祈祷千万涂太后别出事儿,那头却是猛然的就听见了钟声。

    在宫里,只要不是早晨和傍晚,听见钟声都是代表着……死了人的。而宫里能敲响丧钟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皇帝,涂太后,李皇后,朱礼。就这么几个能敲丧钟。

    这么一瞬间,杨云溪倒是生出了一个荒唐的想法来:若是皇帝就好了。

    然而丧钟在八声的时候却是截然而至,再没响起第九声。

    杨云溪下意识的侧头去看朱礼。便是瞧见了朱礼在这一瞬间,脸色迅速的颓丧了下去,随后眼圈儿却都是红了起来。

    真真的是红了眼圈。

    杨云溪看着,心头也是觉得像是被猛然掐了一把,本就存在的难过也是陡然的绝了堤。她只觉得鼻子一酸,声音里便是不由自主的染上了几分哽咽:“大郎,太后她——”

    朱礼似乎被抽空了力气,有些颓然的往后靠去。好半晌,才听得朱礼道:“嗯,我知道了。”

    杨云溪便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朱礼此时是真真的难过的。他的声音里,明显的是带着几分强忍着的哽咽的。

    涂太后是一手养大朱礼之人,又对朱礼素来疼爱的。朱礼看重涂太后应该是胜过李皇后的。而现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