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698.第698章 时机

    最后沈太医坐不住,倒是“噗通”一声就跪下了:“侧妃饶了小的吧。“倒是连微臣这个自称都不要了。

    杨云溪冷冷看着沈太医:“既然是如此,那还不快点从实招来。说罢,到底你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

    ”小的收了银子,却是克扣了好药,用的都是……快失了药效的药。“沈太医跪在地上,一面看杨云溪,一面战战兢兢的招认了。

    杨云溪听了之后倒是不觉得惊诧,只是却是有些愤怒:这样的情况饶是她一早就想到了,可是真正听到的时候,她还是会觉得有些接受不了。

    最后杨云溪近乎是质问一般:”她都要死了,你还如此下得去手?你就不怕午夜梦回她来找你索命?!“

    沈太医被这么一问,倒是不敢再吱声了。

    其实这话问了也是白问,若是真怕,沈太医就不会真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杨云溪冷眼看着沈太医;”银子是谁给的?“

    ”是胡贵人给的。小胡贵人也给了。“沈太医此时知道狡辩也没用,倒是索性来了个竹筒倒豆子:“以前李良娣也给过银子。”

    杨云溪听了这话:“哦?李良娣?她为何给你银子?”

    沈太医面上就露出了几分迟疑来。

    杨云溪一声冷笑:“哟,这是还不想说呢?既然是如此,那我看干脆就该换个人来问你了。只是不知道你是想要殿下来问你呢,还是想要那些精通刑罚律例的大人们来问你。”

    这话便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对于沈太医这种人,杨云溪自然是没有必要软和了态度,更没有必要用什么恩威并施。说白了,就是沈太医这样的人,她瞧不上。

    杨云溪的漫不经心,登时就让沈太医收敛了迟疑之色。

    沈太医苦笑了一声:”李家毕竟势大,而且还有皇后娘娘在宫中——小的还想保住这颗脑袋呢。“

    杨云溪不在意的笑笑:”你说出来之后皇后娘娘会对你如何我不知道,不过你若是不肯说,到时候动用了大刑是肯定的。沈太医,你信不信我这一回?“

    沈太医的意思其实也是很明显,无非就是想要杨云溪给出一个保证罢了,若是再许一点好处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杨云溪的态度同样也是很明显的:你爱说不说,这会子不说,以后再说那就肯定是要吃苦头了。至于保证和好处,那就是做春秋大梦。

    杨云溪似笑非笑的看住了沈太医,只等着沈太医做出选择来。

    其实杨云溪很笃定,这件事情到了最后必然是沈太医妥协。毕竟,沈太医如何有其他的选择?

    沈太医同样也是明白这个道理,见这般不成,最终便是只叹了一口气:”侧妃您这般又是何必呢?您随便说几句话,便是能让小的保住这条贱命了——”

    “胡贵人的命难道就不是命了?别的不说,你既敢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就该做好抵命的准备。”杨云溪连连冷笑:“得了好处还想卖乖,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倒不是杨云溪替胡萼心生不平,不过是她瞧不上沈太医这样的人罢了。

    这种人这般说白了只是图一个字罢了。那就是”利“。都说商人重利,可是商人也不是真就是无情无义的。反观这种人,却是真真的一点良知也没有的。既是收了银子,那么就算不给胡萼用最好的药,也不该给胡萼用那样的药。

    而且从沈太医踏进她屋子的那一刻开始,这个沈太医便是没有一刻不是在算计的。她可不信是她真的光凭着几句恐吓和威胁就能让沈太医这般竹筒倒豆子。沈太医说这些,其实也未尝不是没有在把握主动权的意思。

    沈太医来这里之前,想来就已是做好了说这些的打算的。

    尤其是主动提起了熙和给他银子的事儿后,杨云溪更是确定,这个沈太医的确是在玩弄他的小聪明。这个沈太医,妄图用这件事情换取一些好处和庇护。

    所以这也是她为何那般的厌恶此人的缘故。

    没人喜欢被算计,尤其是到了这个地步,这个沈太医还这般不识抬举的情况。

    杨云溪自然也犯不着为了这一点事情去被这个沈太医牵着鼻子走:横竖胡萼的死和她没关系,她又不怕什么。真将事情抖出去又如何?

    真要怕的是沈太医才对。

    杨云溪冷笑了一声,就这么冷冷的看着沈太医,直接就不说话了。

    沈太医自然却是坐不住了。犹豫了好一阵子之后,倒是选择了说实话:“其实胡贵人是中毒了。并不是得了什么病症,李良娣当时给了小的银子,是让小的保密。”

    杨云溪听了这话,却也是真真儿的不觉得怎么诧异或是惊讶,反而是有一种释然:她果然是没猜错。胡萼果真不是生病死了的,而是中毒。

    ”那既是中毒,你为何不与胡贵人解毒?“杨云溪蹙眉,盯着沈太医:”所以你就这么的看着胡贵人一****毒根深种,看着她这么命殒黄泉?你的医德呢?你的医者父母心呢?就算撇开这些不说,你既然领着俸禄,那么自然是该守着自己的本分和职责。你这般,倒是连这点都忘记了罢?“

    沈太医却是狡辩道:“中毒是中毒了,可是小的哪里有那样的本事?况且李良娣又说让瞒着这个事情——”

    杨云溪揉了揉眉心:”既然是如此,这些话你便是留着跟殿下说这话吧。“

    中毒了是中毒了,沈太医没那个没事,可是他却是可以上报的罢?可是沈太医不仅是连上报也没有,反倒是伙同熙和将这件事情隐瞒了下来。

    杨云溪便是又想起了胡蔓那话来——这件事情,果真是熙和出的手?

    其实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追究这些也是没什么意思的。事情到底是如何也并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这个时候这个事情被这么一揭了出来,倒是让杨云溪一下子就有了主意。

    原本要将熙和送走,她是打算等到朱礼登基之后再说的。不过现在看来么——

    (拔牙好疼,疼得人都是烦躁得不行.。。终于体会到了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的感受了……求安慰Q-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