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692.第692章 主意

    杨云溪这头回了蔷薇院,兰笙便是过来了。兰笙给杨云溪看了一张银票:“这是李良娣院子里递出来的。五百两银子,就让人替她传一句话。可真真儿是大方。”

    兰笙这般说着,语气里便是有些讥诮和嘲讽。

    杨云溪看了一眼银票,登时也笑了:“是挺大方的,五百两银子可不少。看来李家这些年下来,到也是实力雄厚得很。”

    顿了顿,她又才又问兰笙:“熙和这是让人给谁传话?可是给皇后那边?”

    兰笙点了点头:“主子一猜就着。”

    杨云溪看着兰笙这幅样子,不禁摇头:“你就拍马屁罢。真当我看不出来?”一面说着,她一面将外头的外衫脱了下来,“外头热得紧。皇后那儿许是怕凉了,也没用太多冰盆,坐在那儿便是直冒汗。”

    岁梅正好从外头端了酸梅汤进来:“那主子快喝一口,冰渣子都还没化呢。”

    酸梅汤本来就是冰镇着的,等到要喝的时候便是往里头再加两勺子冰渣子,那便是再舒爽不过了。杨云溪应了一声,接过来美美的喝了一大口,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喉咙下去,再从内往外的散发出来,登时就叫人忍不住满足的喟叹了一声。

    杨云溪喝完了一碗酸梅汤,这才又看向了兰笙:“既是如此,那就满足了李良娣这个心愿罢。毕竟,她时间也不多了,让她死心也好。”

    话就算带给了李皇后又如何?任凭熙和她再怎么巧舌如簧,又哪里比得过李家?又哪里比得过李皇后的亲儿子朱启?

    李皇后为了朱启连皇帝都敢算计,连养育疼爱多年的朱礼都可以算计,更别说一个熙和了。

    所以,杨云溪确熙和必定这一次是只会吃个闭门羹的。李皇后绝不可能出手。这一点毋庸置疑。

    兰笙倒是还有些担心:“这——”

    “主子既是这样说,那自然是有主子的道理,兰笙你只管照做就是了。”岁梅倒是相信杨云溪。当下收了碗的时候笑吟吟的又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兰笙白了岁梅一眼:“就你嘴甜。”

    岁梅笑嘻嘻也不恼,反而是道:“可不是么?那你那一碗酸梅汤,我可帮你喝了。”

    兰笙最是怕热。一听有酸梅汤,登时也不和岁梅拌嘴了,忙赔笑道:“好姐姐,给我留着罢。”

    杨云溪笑着看两个丫头你来我往的斗嘴,倒是心情陡然就放松了下来。靠在椅子背上,倒是微微有些困倦了起来,便是干脆道:“我先眯一会。不然晚上就该没精神了。”

    岁梅和兰笙应了一声,便是都没再多说话,将杨云溪在软榻上安置了便是赶忙退了出去,唯恐扰了杨云溪的休憩。

    杨云溪在岁梅她们退出去之前,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来:“话带到可以,银子便是送去给殿下吧。殿下如今应该正缺银子呢。”

    朱礼自然是正为了银子发愁的——朝廷素来两处用银子最吓人:一是军饷,二是赈灾。这两处一旦要用银子的时候便是都像个无底洞,怎么也是填不满的,再多银子塞进去也是能消耗掉。

    而偏偏这一次的灾情还是特别严重。

    现在光是听见“颗粒无收”这四个字,朱礼都是觉得分外的头痛。

    银子,最缺的就是银子。

    所以杨云溪叫王顺送了那张银票过去的时候,朱礼先是一愣,随即听了事情始末之后便是立刻明白了杨云溪的意思:杨云溪是说,李家有银子,一句话就能给五百两银子,想想便是知道李家到底有多厚实的家底了。

    只是这银子毕竟是李家的,就算明知道李家有……

    朱礼略微沉吟了一番,盯着那银票倒是忽然就有了主意。

    朱礼将那银票用镇纸压了。随后吩咐刘恩:“去请李翌年进宫来,就说我有件事情要与他说。”

    李翌年是熙和的父亲,是李皇后的弟弟,不过倒不是嫡亲的。只是李家他那一辈里头,就属他是最能干的,所以如今李家是李翌年当家的。

    刘恩倒是不知朱礼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却也不耽误刘恩飞快的去将李翌年请了过来。

    李翌年被叫过来的时候,倒是还有点儿糊涂,路上少不得向刘恩打听了起来。

    李翌年以为他这样一问,刘恩必定是要告诉他的,可是谁知道……刘恩却是只说不知道。李氏翌年起初以为刘恩是故意卖关子不肯给他脸面,倒是还有点儿恼。

    刘恩人精似的,自然是看得出李翌年的心思,当下一再赔笑道:“殿下的心思我是真不清楚,也不敢妄自揣度,就怕说错了到时候误导大人您。就算您大人有大量不在意,可是我这心里如何过得去?不过想来,也许倒不是什么大事儿,应是和李良娣或是皇后娘娘有关的事儿。”

    这话倒是一下子说得李翌年忍不住多想了几分:要知道朱礼如今马上就要做皇帝了。而朱礼正妻又刚刚没了,会不会朱礼是想要在登基的时候一并册封皇后?

    光是想想李家可能一门双后,李翌年的心都是火热了几分。若真是那样,李家便是真真的是风光无限了。

    揣着这么一颗火热的心,李翌年踏进了朱礼的书房。

    朱礼自是面上什么也瞧不出来,不过却也并不妨碍李翌年笑着请安。

    朱礼看着李翌年如此的神色,便是经不住微微一笑:“李大人这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儿?心情瞧着倒是不错。”

    朱礼一面说着,一面却是不动神色的看了一眼桌上的银票。

    李翌年自然是瞧不见朱礼桌上的银票,而朱礼的笑容也是只被他当成了和煦。当下他笑道:“却不是微臣遇到了什么好事儿,而是微臣替殿下高兴,替天下百姓苍生高兴。”

    李翌年这话说得冠冕堂皇,自然而然,拍马屁的功夫倒是一流。

    不过朱礼却是皱了皱眉头:“这有什么可高兴的?父皇身子虚弱,为了朝政熬干了精力,如今是着实需要静养这才不得已让位与我,我身为儿子,如何能高兴得起来?李大人这话以后还是别再提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