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679.第679章 棱角

    杨云溪知道自己这是有些鼓吹朱礼的嫌疑的,可是事到如今,有哪里还有别的退路?朱礼如今优柔寡断,但凡做了什么错误的决定,太子宫便是只有覆灭的下场。

    此时就算朱礼想后悔,想要退缩,她也决不允许。所以,不过是一点点这样的话,她又如何不能说?就算以后朱礼真要为了这个怪她,她也是认命了。

    朱礼倒是意外的看了一眼杨云溪,忽然就笑了一下:“这般的你,倒是让我想起了当初蔷薇架下的少女。”

    这话让杨云溪微微一怔。

    朱礼伸出手去:“自从进宫之后,你处处谨慎,倒是抹灭了本性,阿梓。你本是那带刺的蔷薇,本就该恣意傲然,何苦要做那委婉柔顺的藤蔓?”

    杨云溪怔怔的看着朱礼,听着朱礼继续说下去:“当年那样凛然的姿态,我有多久没见过了?当时你那般的豁出去一切的架势,却是让我都觉得羞惭。我一直想着,若是我也能如此——”

    杨云溪随着朱礼的话,却是恍惚的想起了当年的事情来。

    那时候她刚回京城,是个什么样的心态?是了,当时她是恨不得和杨家之人撕个鱼死网破的。她迫切的想要复仇,又不肯让杨家掌控她,所以几乎是豁出去一切的去反抗。那时候的她,颇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味道。

    就像是一团炽烈的火焰,恨不得将所有东西都一并点燃,将一切自己看不惯的,不想要的焚烧成灰烬才好。

    可是什么时候,她却是变了呢?第一次的退让和屈服又是什么时候呢?

    杨云溪仔细的回想,却是发现自己真的是变了。以前的杨云溪就像是一块棱角分明,不曾经过打磨的玉石,而现在的杨云溪,则像是精心雕琢之后的玉石,处处流畅圆润,却是反而失去了一种叫做自然和本性的东西。或许打磨之后的玉石更加漂亮好看,可是没有打磨过的玉石,却是更让人觉得吸引人一些,更叫人觉得惊艳一些。

    杨云溪的恍惚其实也只是一瞬间罢了,很快她便是回过神来,当即冲着朱礼笑了一笑:“大郎说这个话,倒是鼓励我了。又或是大郎你也想要那般无所顾虑的去行事,所以才会觉得格外的印象深刻。而我想说的是,既是如此,大郎为何就不能如此做?”

    杨云溪这话就像是带着蛊惑,一步步的就让人沦陷了进去。

    看着朱礼似乎要下定决心,杨云溪便是伸手去拉朱礼的手,灿然一笑:“不管如何,我和大郎你都是站在一处的。只要你不嫌了我身份低微,我便是一直站在你身后。咱们风雨同舟。”

    一句“咱们风雨同舟”,却是说得朱礼蓦然生出了一股心花怒放之感来。

    朱礼反握住杨云溪的手,微微用力:“我又如何会嫌弃?何其有幸,有你与我同舟。”

    杨云溪轻笑一声:“那大郎可做好了决定了?”

    朱礼看了一眼杨云溪:“听了你那一番话,我如何不能够做出决定?犹如醍醐灌顶,霍然开朗。顾虑也好,犹豫也好,不过是越拖延越是严重罢了。”

    杨云溪点点头:“就像是生了脓疮,不去管只会越来越严重。早些想法子,反倒是少受罪。”

    朱礼被这个比喻逗得忍不住一笑:“这个比喻虽说是粗鄙了些,倒是生动形象。”

    又会所了两句,朱礼便是叫了刘恩进来,吩咐道:“将父皇他想要对皇商出手的事儿告诉朝中那些大臣罢。告诉他们,明日早朝,便是他们选择之时。只有一次机会。”

    这一次,便是其他大臣们站队的机会。一旦选择错了……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杨云溪垂眸,倒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其实,她之所以不想再拖下去,也是怕皇帝觉察了什么,到时候薛家被皇帝随意寻个理由问罪。

    既然是决心和朱礼绑在一起,那么她自然是只有盼着朱礼越来越好的。

    哪怕她对朱礼心中已经是有了芥蒂和隔阂,可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她还是会毫不犹豫和朱礼站在一起。

    “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我想和大郎你说一说,让你看看是不是我多想了。”这件事情解决了,杨云溪便是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当即略一犹豫到底还是说出口来。有的时候机会就是白驹过隙,不过只有一瞬间的机会罢了。

    朱礼看着杨云溪吞吞吐吐的样子,便是有些好笑。加上刚刚做了一个决定,犹如心中放下了一块巨石正是轻松的时候,所以当下朱礼的语气都是轻快的:“怎么还吞吞吐吐起来了?与我还要见外不成?”

    杨云溪抿唇一笑:“这件事情干系颇大,我这般信口一说容易,万一污蔑了他人可是不妥。所以自然是谨慎犹豫,又有些害怕。只是不说吧,我心里又有些不安稳。大郎见多识广,便是帮我分析分析,让我心头有数才好。”

    朱礼应了一声:“你只管说来听听。若我觉得不是真的,那咱们只当是说了个笑话就是。”

    朱礼态度如此轻松,杨云溪也就不再扭捏:“我寻思着,墩儿这次的事情,会不会就是咱们太子宫的人自己下的手。”

    这话一出,朱礼面上原本的笑容倒是微微一顿,随后眼眸微微一眯:“哦?何出此言?阿梓你是怎么会突然有这种心思的?”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便是将当时的情形描述一遍:“熙和说那话的时候,我总觉得是太过理所当然了。不像是只为了宽慰徐熏。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杨云溪和朱礼对视,“若这事儿不是这般,大郎你可会为了这个事情觉得我这是故意在陷害熙和?”

    杨云溪的眸光清清亮亮,像是一泓泉水。

    朱礼轻易的便是在那泉水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最后他不禁一笑:“怎会如此?你这般将这话说出口,便是可见你心中并没有什么私心,我又何必责怪你?况且,你也将话说得清楚明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