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676.第676章 疑惑

    杨云溪看着徐熏那样,也没忍心多说什么。

    不过那三个大夫轮流诊脉了一遍之后,却也是没话多少工夫。徐熏最先忍耐不住,几乎是第三个人刚一收手,她便是迫不及待的上去问道:“怎么样?”

    那三人互相对视一眼,最终都是微微摇了摇头:“着实不像是中毒了。”

    杨云溪听了这话便是微微皱了皱眉——不是中毒,也不是生病了,那么是怎么一回事儿?难不成还真是鬼神巫蛊这样的事情?

    杨云溪想到了这些,徐熏自然也是能够想到这些的。当即也是蹙眉:“那怎么的这般发热不止?或是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方子先开出来——”

    那三人却也是明显知道墩儿的身份的,当下都是不约而同的摇头道:“也不知是什么病症,草民却是着实不敢开药。”

    杨云溪自然也是知道几个人的顾虑,当下便是叹了一口气道:“既是如此,那刘恩你先将这几个人送出宫去罢。”

    既然是看不出什么来,那么自然也没有将人留下的必要。而且毕竟是民间的大夫,也都唯恐一个不好出了什么差池担待不起责任,所以他们自然也是不敢开药的。既然是如此,那就更没必要留下了。

    送走了那几个大夫之后,杨云溪看了一眼安经:“你看呢?”

    “他们倒不像是说谎。”安经如今对杨云溪倒是半点不敢隐瞒:“所以这事儿只怕也真是——”

    杨云溪抿了抿唇。

    徐熏却是已经快要哭出来了:“那墩儿要怎么办?”

    “请钦天监的人先来看看再说。”杨云溪摆摆手,断然做了决定。好在之前这个事儿朱礼也是这个意思,而且如今也不必太过避讳巫蛊神鬼之说,所以倒是也不必有什么顾虑。

    熙和看了徐熏一眼:“其实也不必太过担心,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对方只要没有想要墩儿性命的意思,那墩儿这头也不必太过担心的。”

    徐熏此时心头担忧得不行,听了这话便是忍不住的看了一眼熙和:“李良娣这话是什么意思?墩儿和你没干系,你自是不担心的。”

    这么一句话着实有些尖酸和伤人,一时之间屋里的气氛都有些不对劲儿起来。

    熙和自然是那个最为尴尬之人,几乎当场面上就僵住了。

    杨云溪看了一眼熙和,自然也没有要帮着熙和的意思,最后叹了一口气:“好了,都少说一句。徐良娣她如今心急如焚说话自是不好听,李良娣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了。”

    这么三言两语的将事情遮盖过去,熙和纵是心头再不痛快,此时却也是只能就坡下驴道:“徐良娣此时正是心烦气躁的时候,说的话自然是不能当真,也是我说话没顾虑周全,便是让徐良娣觉得不痛快了。”

    熙和这么退了一步,徐熏也不是什么咄咄逼人或是不讲理的人,之前那般说话也不过是因为一时气愤罢了。而此时熙和这样一说,她便是也软了几分道:“方才也是我说话太冲了,李良娣你别恼了我才是。”

    这般一来,这件事情变算是遮掩过了。

    熙和也没再久留,当下便是告辞离去了。

    杨云溪劝慰了徐熏两句,便是看了一眼安经:“果真于性命无碍?”

    安经此时也是不敢打包票了,当即道:“从脉象上看来的确是如此,至于——”

    杨云溪目光闪了闪,随后点点头也没让安经将话说完。毕竟徐熏还在旁边站着呢,听了这话可不得更加难受了?

    至于她心头,此时倒是隐约的浮起了一个想法来。

    不过这个想法她倒是也不好和别人说,只能是默默的在心头盘亘了几回。最后又强行压下去。

    钦天监的人来得倒是也不慢,只是一番堪舆之后,却也是说得人云里雾里的。最后杨云溪恼了:“直接说得明了些,到底是怎么了。”

    钦天监的人噎了一下,最终才道:“可能是今日去了陵墓,风水冲撞之下才会如此——”

    这么说来,倒是真是神鬼之事了。不过鉴于钦天监素来都是这般的腔调,杨云溪心头倒是也不怎么相信这个事情,当即又立刻追问:“那么怎么解决呢?”

    钦天监的人顿了一下:“先改改风水看看,若是实在不行,便是只能请人祈福了。”

    杨云溪捏了捏眉心:“那就下去准备着罢。只是别闹得人尽皆知的。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对外就宣称是改改太子宫的风水,去去晦气。毕竟最近太子宫也出了不少事儿。是该改改风水了。”

    细细想想,可不是么?从小虫儿和墩儿的天花开始,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多少事情?如今墩儿又是这般……说是想改改风水也不是不可以的。

    钦天监的人倒是半点不迟疑,当即便是意有所指的应道:“侧妃只管放心,这件事情必是会让侧妃满意的。我们也绝不会乱说半个字。”

    杨云溪点点头,看了徐熏。

    徐熏几乎是立刻就问道:“那墩儿什么时候能好转?”

    钦天监的人却是给不出一个答案来,支支吾吾的好半晌,还是只模棱两可地。

    杨云溪最后也懒怠再听了,直接将人打发走了。末了与徐熏道:“我看他们倒是也不怎么靠谱,你看呢?”

    徐熏叹了一口气,最终应了一声:“我也清楚,只是心里到底还是……”

    杨云溪自是明白徐熏的意思:在人绝望的时候,自然都是抓到一个希望是怎么也舍不得放开的。墩儿眼下情况虽然没危及性命,可是看着还是让人觉得心忧得不行。徐熏自然是巴不得钦天监的法子能管用的。

    杨云溪拍了拍徐熏的手:“也别太紧张在意了。这种事情……也不是你的错。你也不必担心被责怪。如今只管好好的照顾着墩儿就好。”

    徐熏应了一声,看了一眼杨云溪,忽然又压低声音问:“你说皇上找了殿下去,是有什么事儿?”顿了顿后,徐熏迟疑问出口来:“是不是和今儿这个事情有关?”

    杨云溪看着徐熏忧心忡忡不安的样子,便是笑了笑:“怕什么?天塌下来也还有高个子顶着呢。外头有殿下,宫里有我,你只管安心就是。”

    (今天暂时米有四更了,太晚了,明天保证四更~顶着锅盖鬼鬼祟祟的跑走~表打我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