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667.第667章 用心良苦

    “当着我的面儿,你们将这个事情说开吧。”涂太后如是言道。

    杨云溪看着涂太后,拒绝的话便是怎么也不忍心问出口了,当即想了一想,最终还是垂眉敛目道:“太后说得是。”

    只是这么一句话,却也是丝毫不能说明杨云溪的心思,更不能看出来杨云溪对这个事情到底是答应了,还是不答应。

    涂太后点点头,夸奖了一句:“我就知道你是个明事理的。”

    杨云溪苦笑了一下,却是没接话。

    涂太后看着杨云溪如此,便是笑了一笑:“知道你对这个事情只怕心头也还是有膈应的。汝宁她那般——也着实伤人。”

    顿了顿,涂太后又道:“不过其实你今儿也不必说那样的怄气话的。阿石再怎么重要,可大郎这辈子也不可能就这么一根独苗苗了。还得让你们替大郎他开枝散叶才好。正所谓多子多福,我就算再怎么偏心阿石,也是愿意你多替大郎生几个孩子的。大郎性子其实别看着看似温和,实则执拗得很。如今太子宫其他人都不得他的心意,我也就不指望她们了。可是你——”

    杨云溪没想到涂太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倒是怔神了好一阵子。她以为,按照涂太后的心思,其实应该是对她如今的身份有所忌惮的。

    涂太后看着杨云溪这般怔愣,便是笑了一笑:“我知道你的心思,想来你是觉得我怎么说出了这番话来。觉得我该忌惮你才是,对与不对?”

    心思被戳破,杨云溪也不羞,更不觉得不好意思,当下笑了一笑:“太后既然是知道,那可否与我解解惑?”

    涂太后笑出声来:“我就是喜欢你这点。直接简单得好,大家都是懒得绕弯子。”

    杨云溪也不多说,只等着涂太后替她解惑。

    涂太后也没瞒着,淡淡笑了一笑:“其实之前我的确是这样想过的。不过现在看来,若是真这般了,大郎高兴不了也痛快不了,何必呢?至于其他的事情,你若将来真有私心了,阿石自己若是没本事,那么也没什么可说的。”

    涂太后的意思,倒是颇有些听之任之的意思。

    “况且,我也老了。老了最大愿望,也就是看着子孙繁茂罢了。大郎他如今这般,我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是顺着他罢了。”涂太后揉了揉眉心,一脸的疲惫。

    杨云溪听着涂太后这话,好半晌才轻声道:“以后我会尽力多劝劝大郎的。”

    涂太后点点头:“我知道你是个懂事的。你如今是太子宫分位最高的,有些职责你便是要担起来。别忘了,大郎不是普通男人,他的责任里,还有替朱家繁衍子嗣的责任。”

    杨云溪自是明白涂太后的意思:“太后您说得是,我明白了。”

    涂太后看着杨云溪,也没再多说什么。而恰逢此时,汝宁郡主也是过来了,当即涂太后便是叫人将汝宁郡主请了进来。

    汝宁郡主看到了杨云溪坐在床边替涂太后捏腿,面上倒是也微微闪过了一丝尴尬来,不过随后也是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一般,朝着涂太后请安。

    杨云溪待到汝宁郡主行了礼之后,便是也站起身来,朝着汝宁郡主微微一福:“郡主。”

    汝宁郡主愣了一下,随后便是也牵动了一下唇角,冲着杨云溪勉强笑了笑:“杨侧妃原来也在。”

    “都坐下罢。”涂太后咳嗽了一声,而后才道:“今日叫你们来,也是因为青羽的嘱托罢了。”

    提起古青羽,汝宁郡主的脸色登时一变,刚坐下便是忍不住又站起身来:“青羽有什么话?”

    涂太后看了一眼汝宁郡主,却是缓缓收敛了笑容:“青羽为什么死的,你这个做娘的果真不明白?她为了什么非要生个儿子?果真就只是因为她想要个孩子?”

    提起这个,汝宁郡主一下子便是如同崩溃一般,蓦然哭出声来:“我如何不知道?比谁都知道,可是我——”

    “莫要让青羽做的这些付出付之东流。”涂太后慢慢悠悠如此说道,语气里却是有明显的警告味道。

    汝宁郡主便是哭得更厉害了。

    杨云溪看着汝宁郡主这般哭着,最终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旁边的云姑姑,见云姑姑无动于衷的样子,便是就将自己的帕子递了过去。

    汝宁郡主看了一眼杨云溪,略略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想来到底也有想要缓和的意思,当即便是也将帕子接了过去。

    经过了这么一个动作后,两厢里关系都有些缓和了,涂太后看着自是再满意不过。赞许的看了一眼杨云溪,心道自己这个黑脸总算是没白唱。

    当下便是道:“青羽的意思是,既然云溪养着阿石,那么干脆让云溪认了汝宁你做义母。如此一来,云溪养着阿石天经地义,将来她也能够帮衬古家。”

    涂太后倒是没提起古家帮衬杨云溪。算是故意的在古家那儿抬高了杨云溪的地位。横竖其实不管是怎么样,古家和杨云溪绑在了一起之后,古家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汝宁郡主微微变了一变脸色:“这是青羽的意思?”

    涂太后点了点头:“之前我也没想到你会闹出这样的事情,倒是一直没说。如今……不过这的确是青羽的意思。”

    汝宁郡主似有些不相信,好半晌之后才一声苦笑——算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青羽用心良苦,想来你们都是我能明白的。”涂太后揉了揉眉心,似有些体力不支了:“这件事情便是让我做主,就这么着了罢。”

    “等等。”却是杨云溪率先开口打断了涂太后的话。杨云溪站起身来,朝着涂太后轻轻一福:“太后,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郡主说一说,还请太后准许。”

    涂太后闻言盯着杨云溪看了片刻,最终才一颔首;“去吧。”

    杨云溪便是朝着汝宁郡主一伸手:“郡主先请罢。”

    汝宁郡主同样也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杨云溪,弄不清楚杨云溪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