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632.第632章 逼迫

    原来只有朱礼和杨云溪,这件事儿便是一家人温馨和睦的相处。不过这么生生插进来一个熙和,倒是一下子就成了尴尬和别扭了。

    杨云溪不喜欢熙和,加上熙和又是处处一副那般自然而然的样子,更是让杨云溪觉得浑身都是不自在。

    朱礼倒是还好,只是看了一眼熙和,笑道:“小虫儿如今脾气糟得很,也不喜欢人去看她。你改日再来吧。”

    朱礼的笑容有些浅淡,眼底更是淡淡。

    熙和目光黯淡三分,却是又扬唇一笑:“既然是这样,那我便是改日再来罢。”说罢转身离开,只是看那背影,却分明是有些委屈的。

    杨云溪侧头看了朱礼一眼,忍不住挑眉道:“瞧着可是伤了李良娣的心了,大郎你真这么狠心?”

    朱礼看了杨云溪一眼,只是伸手弹了一下杨云溪的手心儿,一句话也没说。不过意思却是明显:再这般口是心非试试看?

    杨云溪自然是领会到了朱礼的意思,当下抿唇一笑,也是觉得自己小心眼儿又犯了,醋酸得厉害。

    一行人去了小虫儿那边,小虫儿一见了杨云溪便是哼哼唧唧起来,伸手要杨云溪抱。

    朱礼抢先一步就要接过来。杨云溪忙给璟姑姑使眼色。

    璟姑姑便是将小虫儿抱起来,笑着哄小虫儿:”这可真真是见娘愁了。一眼也见不得自己的娘的,见了就要哭的。看不见的时候再不见哭。”

    璟姑姑动作自然,虽说让朱礼落了个空,却也是没让朱礼感觉得太明显。不过朱礼却还是扫了一眼璟姑姑,唇角勾了勾,显然是猜到了璟姑姑这样做的意思:这是不想让他和小虫儿接触太多罢了。

    杨云溪怕璟姑姑尴尬,便是笑着接话道:“可不是成了见娘愁了?小虫儿你看看哥哥,再哭哥哥就要笑话你了。”

    墩儿也是配合的出声:“妹妹不哭,不哭哭。”

    小虫儿虽然骄纵,可是到底也是知道不好意思了。当下埋在璟姑姑怀里,不好意思的慌忙蹭眼泪。

    杨云溪看着小虫儿额上有个亮晶晶的水泡,倒是唬了一跳:“快别蹭了,小心破了——”

    这话还没说完,小虫儿再抬起脸来的时候,杨云溪便是就看见了那个水泡已经是破了。当下便是倒吸一口凉气:“这下可好了,真真儿是破相了。”

    说着这话便凑上去要仔细看。

    朱礼却是一把拉住杨云溪,沉声道:“你别碰到了,你身子弱。大人若是得痘疹,可是要命的。”

    朱礼倒是真紧张,不过紧张的是杨云溪,至于小虫儿那个,他是真不在意:“破相就破相,横竖也不怕什么。”

    杨云溪知道朱礼的意思,却还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我哪里又是那个意思了?到底是姑娘家,这般破了相,到底不好。”

    “都是我不好。”璟姑姑也是着急,看着小虫儿脸上的水泡一顿自责:”之前都还注意着的,刚才却是着实疏忽大意了。“

    杨云溪叫人去请太医过来,想了想又道:“也不一定就真留疤。小孩子好得快,留了疤等长大了也不一定就还能看见了。

    朱礼应了一声:“还有祛疤药的。这事儿也不怪谁,得了痘疹都这般的。“真要怪,自然还得怪那些让小虫儿得了痘疹的人。

    杨云溪心头也是如此想的。只是这话却是不好说出口来就是了。如今朱礼仍是没提起过到底谁才是幕后算计之人,此时提起这个,也无非是尴尬罢了。

    杨云溪侧头看了一眼朱礼,朱礼似有所感,也是看了她一眼。最终却是什么也没多说,只道:“以后小心些就是了。”

    杨云溪应了一声,看见小虫儿伸手去摸自己的脸,便是忙出声拦:“别摸。”

    璟姑姑握住小虫儿的手,哄了小虫儿两句。

    墩儿在一旁看着,大约是觉得气氛不对,倒是没再出声。不过眼巴巴的样子,看着倒像是很想和小虫儿玩的。

    杨云溪笑着道:“放在一起玩儿一会儿吧。只是注意别让他们再抓破了水泡或是磕碰了哪里。”而后她看了一眼朱礼:”咱们先出去吧?你在这里,他们也不自在。“

    与其说是他们,倒不如说是墩儿。

    出了屋子,杨云溪便是提起了今日胡蔓过来的事情:”我让胡蔓见了墩儿一面。胡蔓倒是很不舍的样子。“

    朱礼笑了笑,不过看神色却是并不相信就是了。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不管如何,墩儿都是难过的。我答应了墩儿,以后他若是想去看胡蔓,便是带他去看。”

    朱礼微微敛眉:”看她作甚?再让她算计不成?阿梓,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心软了些。胡蔓分明是故意——“

    ”我知道。“杨云溪苦笑一声,微微摇头:”可是这种事情,我又能够如何?大郎你又不是不知,如今宫中已是有人偷偷说是我设计了这一场局,故意要将墩儿要过来的了。若是我再不肯让墩儿去看胡蔓,那将来只怕墩儿也要觉得是我用心不良了。“

    朱礼自然知道宫中如今的情景,一时之间也是说不出一句辩驳的话来。当下叹了一口气:”他们也不过是胡说罢了,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杨云溪苦笑一声:”也只能是如此罢了。不然我还能如何?总不可能见了人就去辩解罢?那即便是我浑身长满了嘴也是说不清楚的。“

    朱礼沉默片刻:”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个交代的。“

    杨云溪垂下头,轻轻的摇了摇:”我并不是逼着大郎你给我交代,只是这些话不说一说,心底到底憋屈罢了。“

    朱礼揽住杨云溪的肩,轻轻的拍了拍,”我让陈归尘直接回南京了。“

    这般突然提起陈归尘,杨云溪倒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啊?“

    “陈归尘此番这般,军职是保不住了,只能先行让他休养一阵子。“朱礼轻声道:”不过,他性命无碍,你不必担心。“

    杨云溪听着这话,便是陡然明白了朱礼的意思:朱礼这是还记得当初她替陈归尘说的那些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