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627.第627章 成长

    杨云溪回绝了古青羽,古青羽知道消息后,倒是沉默了好半晌。摸了摸肚子许久苦笑一声:“这是连见也不想见我了。”

    双鸾怕古青羽多思忧虑,便是忙道:“杨侧妃只是担心您的身子罢了,毕竟杨侧妃说得也没错。您身子这般,的确是不敢冒险半点的。”

    古青羽用手指点了点肚子,感受着肚子里孩子轻微的胎动,便是忍不住微微勾了勾唇角。只是这点欢喜很快又被杨云溪不愿前来见她的失落冲淡,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她不来也无妨。你便是替我去带话过去就是了。”

    双鸾低声应了,迟疑了一下又道:“双燕她——”

    “她不适合再来我跟前服侍了。”古青羽面上有些淡淡的,不过隐隐约约的还是看得见一丝丝的无奈:“她那性子,不适合留在宫里。横竖她年岁也是不小了,便是写信与母亲罢,让母亲替她寻一门好亲事。也算是没辜负我们这么多年的主仆情谊。”

    双鸾便是没再多说,心里却也是难免的盘算了一回:双燕这一番出宫去,自己在古青羽跟前的地位便是就稳稳当当的了。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儿。

    古青羽扫了一眼双鸾,“你再去跑一趟,就跟杨侧妃说,叫她小心留意着皇后那边的动静。别叫人有机可趁。”

    除了这话之外,古青羽倒是再没多说过一句话,重新闭目养神。只是即便是闭着眼睛,浓密的睫也是遮不住眼睛底下的青色。

    双鸾退出来,自然又是去找了杨云溪,将那番话说了一遍。

    杨云溪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嘱咐了双鸾两句:“如今太子妃怀着孕,她素来多思多虑,你在她身边服侍,便是多劝着几分。千万别叫她多思虑了。”

    双鸾叹了一口气:“这是自然。侧妃只管放心。只是太子妃一直都盼着侧妃过去多陪陪她说话,侧妃您若是不忙,便是多过去走动走动才好。”

    杨云溪好半晌才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

    只是知道了归知道了,愿意不愿意去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送走了双鸾,兰笙便是叹了一口气:“主子如今这般也太明显了些,叫人看着只怕都是以为和您和太子妃这是闹翻了。又是何必呢?”

    听了这话,杨云溪倒是诧异的看了一眼兰笙,随后忍不住的便是笑了起来:“如今兰笙倒是长大了不少,懂事起来了。竟是会说这样的话了。”

    兰笙被这么打趣了一下,倒是有点儿恼羞成怒的意思,嗔怪的跺了跺脚道:“主子这是什么话?就好像是我一直跟小孩子似的。”

    “可不是小孩子么?”杨云溪笑着看了一眼兰笙,忍受摸了摸兰笙的脸颊:“以前哪里会这样说?以前只怕恨不得都替我抱不平,让我和太子妃老死不相往来呢。倒是没想到你会说出这话来,真真是叫人意外得紧。”

    这话说得兰笙却是苦笑了一下,他垂下眼眸轻声道:“如今青釉他已经是不在了,没了她说这些话,我若是再不说这些,又让谁来说呢?”

    提起青釉,杨云溪也是苦笑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却是我对不住青釉。”

    “青釉她和我都是一样的,只要主子好好的,我们做什么都是愿意的。若那日换成是我,我也会——”兰笙说着说着,却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声音也微微的染上了哽咽:“那日青釉她弥留的时候,嘱咐我说,让我以后多操心些。让我跟主子说,主子别难过。”

    这样一说,杨云溪却也是忍不住的鼻子一酸便是落下泪来:“傻丫头。”

    可不是傻丫头么?得了青釉和兰笙的忠心,她何德何能?两个丫头一直跟着她,跟着她吃了多少苦头?好不容易在宫中相聚,如今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想起青釉,她心头只剩下满满的亏欠。若不是当时她那般吩咐,青釉如何会这般?

    光是想一想这些,她便是只觉得难过。

    兰笙难受了一阵子,忽然伸手一抹眼睛,“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了。主子也别哭才是,咱们这般,青釉她瞧见了也不高兴的。哎哟——”

    兰笙倒吸一口气,飞快将手指拿开了,然后直抽气:“药膏弄进眼睛里了,辣得厉害!”

    杨云溪唬了一跳:“快出去用水冲一冲。怎的这么不小心?”

    兰笙不再说话,飞快的闪身出去了。

    杨云溪看着兰笙的背影,良久叹了一口气:“傻丫头。”真当她看不出来兰笙这是故意岔开话题?方才沾染了药膏的手,哪里是那一只呢?

    不过兰笙这般的心情,她却是十分了解的,不过是怕她真难过罢了。

    可越是这样,她便越是觉得对不住兰笙和青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她笑了笑,轻声道:“以后再不会那样了。”

    她要护着的人,必是半点都不可以再受到伤害的。谁若敢伤她的人,她便是十倍百倍的报复回去,绝不心软。甚至这些人里头,是包括朱礼的。即便是朱礼,她也是绝对的不可能允许他伤害她要护着的人。

    等到兰笙洗了脸回来,杨云溪便是已经歪在榻上午睡了。

    兰笙微微松了一口气,替杨云溪掖了掖被角便是退了出去。

    这头兰笙退出去,那头杨云溪便是睁开眼睛来,旋即笑了一笑,这才又重新合上眼睡下。

    兰笙其实算算年岁也不小了。杨云溪思量着或许也该是给兰笙谋个出路了。之前总还觉得兰笙还小,如今一看,倒是真真的觉得是她小看了兰笙了。兰笙早已经不是那个时候稚嫩的小丫头了,也不是再那般天真了。倒是颇有点青釉当初的风采了。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颇有点吴家有女初长成之感,只是却并没有多少自豪和成就感,反倒是觉得心头有点儿说不出的失落和不舍。如果可以,她倒是宁可永远兰笙都是当初那般。而不是现在这般懂事得叫人心疼。

    只是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可回。总归这样的想法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