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584.第584章 盟誓

    刘恩盯着那食盒看了半晌,最终便是只能无奈的应了一声。若换成是别的点心,他对朱礼说是杨侧妃“亲自”做的还毫无压力,可是这酥麻饼么……朱礼是从来不喜欢的。

    不过杨云溪既是那样说了,最终刘恩一缩脖子一咬牙,到底还是这般的跟朱礼说的。只是说得略略有些心虚就是了。

    朱礼倒是注意力不在这个上头。当即只是挑眉讶然道:“阿梓过来了?”

    刘恩忙应了一声:“来了,正在门外候着呢。”

    朱礼的目光便是有点儿不大赞同。

    刘恩忙认错:“却是我糊涂了,怎么让侧妃她在外头候着。我这就去将人请进来。”

    朱礼这才满意了两分,眼神也是不住的往门口看。

    杨云溪一进了屋子,还没等行礼便是已经和朱礼对上了目光。四目相对到底软了几分,心里也忽然就觉得有些可笑:到底闹了这么久的别扭是为了什么呢?又有什么意思呢?说到底最终低头的还是她罢了。

    杨云溪垂眸低头,委委屈屈的朝着朱礼行礼:“殿下。”

    朱礼垂下眸子,声音却也是不由自主软和下来;“起来罢。”

    杨云溪便是直起身来,只是却也没再开口。一时之间谁也没再开口说话,最终还是朱礼招了招手,带着些许无奈的笑意:“你这是来发呆的?过来。”

    杨云溪便是走了过去,扫了一眼桌上的酥麻饼,便是道:“殿下不尝尝?这是妾亲自做的,算是赔罪的——”

    杨云溪越说,朱礼便是越发无奈:“还叫殿下?果真是要跟我生疏了?你从来就没做过酥麻饼,果真是你亲手做的?”

    不过话是这样说,到底还是在杨云溪的目光盯着下拿起了一块酥麻饼,无奈的尝了一口。

    看着朱礼皱眉的样子,杨云溪到底是心里痛快了些,不过到底也舍不得朱礼真受罪,便是伸手将点心拿走了:“既是不喜,又何必勉强?”

    朱礼轻笑:“你若喜欢,勉强一些也无妨。”

    杨云溪听这话,心里微微泛起了一些甜,只是却又忍不住带着些酸:“甜言蜜语罢了,我才不信。”

    朱礼伸手握住杨云溪的手,轻叹了一声:“那日是我不好,不该那般说话。”

    杨云溪微微一怔,倒是没想到朱礼会主动认错。倒是让他们二人之间角色颠倒了。不过沉默片刻后,她还是忍不住道:“那为何那****却又不肯见我了?”

    朱礼一愣,沉默了半晌才实话道:“怕你不过是碍着太后才来的罢了。”当时熙和还说了些的,他心里是有些不痛快的。

    不过这话却是没必要和杨云溪说了。

    杨云溪倒是没多想,气道:“若真是那般,我又何必自己没事儿找事儿的做点心巴巴的送来?倒不如像是今日这般——”

    朱礼闻言露出一个恍然的神色来,“原来今日果然不是——”

    朱礼的神色带了点儿意味深长和戏谑。

    杨云溪顿时红了脸,剩下的质问便是说不出口了。

    不过朱礼也是从善如流:“是我小心眼了。却是我的错。”

    朱礼这般一说了这话,倒是让杨云溪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也不想再去追究什么了。最终叹了一口气:“大郎,是我不好。做得不够好,没能将太子宫的事情打理好。”

    朱礼笑了笑:“你已是做得极好了。这些事情,又有谁能避免?”

    杨云溪一声轻叹,到底是忍不住问他:“你对熙和到底是如何看的?”

    这话问得朱礼微微一怔。好半晌,朱礼才笑起来,眉微微扬起带着些似有似无却又分明是满意的浅笑:“这是吃醋了?”

    朱礼问得直白,杨云溪面上便是臊了起来。不过到底也是没反驳,甚至是又问了一遍:“你对熙和,到底是如何看的?”

    她想知道,她不想再这般下去了。她不愿再煎熬下去了。她要问个明白,就这样简单。

    朱礼对上杨云溪的眸子,笑容敛去只剩下郑重:“熙和替母后挡过一劫,又曾倾力助我,纵我只是感激,我也该护着她些。不管如何,我让她这辈子不受委屈的过下去就是了。至于别的——阿梓,我让让你多让她几分,不过是是因为将你看做是与我一处的罢了。内外有别,对外人和对自己人,态度哪能又一样呢?”

    朱礼这话说到了最后,带着点儿无奈,又带了一点悔意:“只是却是委屈了你。”

    而此时杨云溪却已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她倒是从未想过朱礼会是这样的心思。一句“内外有别”,倒是让她心头欢喜又甜蜜,又叫她有点儿心酸。

    原来,朱礼是这样想的。

    原来,朱礼是这样看的。

    原来,却是她想错了。

    心里那些乌云便像是遇到了一阵大风,忽忽悠悠的便是被吹散了去,消失殆尽不留半点痕迹。最终只剩下晴朗和欢喜。

    一千句一万句甜言蜜语,倒是比不上这么一句话。

    良久杨云溪抬头,眼底一点水光,偏偏却是笑容明媚:“果真没有骗我?”

    朱礼看得几乎呆了去,良久伸手将杨云溪的手握住,将她揽入怀中:“不曾有半句虚假。”只是心头却是轻叹了一声:是他疏忽了。若是早知她如此在意,他便是早该说清楚。

    杨云溪伏在朱礼怀中,良久平复下来,这才闷声道:“却是我小气了些。”

    朱礼一声轻叹,却是分明又带着满足和得意:“若不是如此,我又如何知晓,原来你心中竟是这般在意我。”

    杨云溪白了朱礼一眼,却是又有些赧然的低下头去,讷讷道:“若是不在意,我又如何会那般?我以为,大郎早该明白我心意才是。”

    这便算是表明心意了。

    朱礼心中一动,只觉得满心都是欢喜:“唯愿此生白首,同看岁月老去,并肩荣华。”

    这句话,便是深深的印在了杨云溪的心上。她忍不住重复一次:“惟愿此生白首,同看岁月老去,并肩荣华。”

    话完,倒是自己怔怔的落下泪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