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547.第547章 心硬如铁

    皇帝的语气软了几分,且他自认为这般已是缓和了语气,放低了态度。

    可是这般在朱礼看来,又算得了什么?而且这样的话,更是叫人哭笑不得。朱礼扪心自问:他到底是做了什么?竟是让皇帝对他这般态度?

    朱礼笑了一笑,看着皇帝道:“儿臣是做错了。儿臣不知道明知四郎他勾结道士谋害迷惑父皇,给父皇服用五石散,儿臣也顾念着兄弟亲情,到底是不肯跟父皇将这事儿说明白,想着等到四郎迷途知返。可是没想到,如今却会是这般一个情形。”

    朱礼的笑容越发苦涩了起来:“父皇,儿臣错了。”

    朱礼这话说得诚心诚意。再诚挚不过。他说得简单,可是这话却是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登时就让所有人都是懵了。

    皇帝怔了半晌,最终回过神来之后,面上立刻就是彻底的冷了下去,阴沉沉的看住了朱礼:“此话果真?”

    朱礼叹了一口气。直接与皇帝对视:“自是当真。儿臣如何敢欺瞒皇上。”

    皇帝便是盯住了朱启。

    朱启本来还是一脸的不可置信,现在被皇帝这么一看,倒是一下子就是回过神来。忙道:“父皇这事儿怎么可能是真的?儿臣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末了朱启看了一眼朱礼,又气急败坏道:“大哥怎可如此污蔑与我?”

    朱礼只是淡淡:“污蔑不污蔑,我自然是有证据在手中,才敢说这样的话。父皇若是不信,我也可叫人上来对质。”

    皇帝自然不可能听着朱启三言两语的蒙混过关。当即便是震怒道:“大郎,你仔细与我分说!”

    这个意思,倒是相信朱礼更多些。

    朱礼看着皇帝这般反应,便是不由得想:只怕这是父皇他未必一点都不曾觉察什么。不过是一直没有证据更没有人点名罢了。

    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皇帝这般重视,横竖他只要重视这件事情,那么朱启就是没好果子吃。当下朱礼便是应了一声。

    然而却没想想到李皇后却是怒斥道:“大郎你够了!这样的话也敢拿出来污蔑你弟弟?你亏心不亏心?”

    朱礼听了这一番话之后,身子倒是僵了一僵。随后才心头哂笑了一下,淡淡出声道:“内库房中的账本,亏空了将近一半,银子去了哪里?安王府中门客三百,凭着四郎的俸禄和银子,能养得起多少个?四郎手中私兵数万,这些银子又是哪里来?”

    顿了顿,不等朱启反驳,朱礼便是又道:“那道士因了杀人被逐出道观一事,四郎你又如何解释?什么仙风道骨?我看不过是道貌岸然罢了。他的金丹,他自己都不敢吃,四郎你又如何敢献给父皇?你又安的是什么心?”

    朱礼说完了这话,便是叹了一口气,沉声道:“父皇,事到如今,你还依旧觉得四郎他不过是年幼不知事吗?”

    “此番儿臣被传身亡,期间儿臣的妾侍曾那般笃定的说那并非儿臣。可为何最终几次三番的再三查验,始终也没有人查出真相?到底是查不出来,还是本就故意蒙混过去?”朱礼的声音沉稳,有条有理得叫人无从反驳。

    “皇祖父教给儿臣的那些道理,想来父皇比儿臣更加清楚。”朱礼的面上难掩失望:“父皇这般,到底是因为儿臣做错了什么?若真如此,儿臣恳请父皇废太子罢。”

    朱礼叹了一口气,缓缓跪下去,却是背脊挺直。

    到底是父子,朱礼纵然心头对皇帝再不亲近,可是总归也是敬重的。只是时至今日,朱礼却是真真的失望透顶了。说这样的话,当然其实也无非就是要试探一下皇帝的心思罢了。

    皇帝皱了皱眉头:“好好的说起这个做什么?什么废太子不废太子的?”

    不过皇帝拒绝的语气却是不怎么坚决就是了。

    朱礼听在耳里,自然是越发的失望起来。心底越是失望,他面上的神色便是越发的淡漠起来。

    皇帝被朱礼这般神色却是激怒了。阴沉着脸却是半晌没说话。

    李皇后看着皇帝如此,便是适时开口训斥朱礼;“大郎你如今越发的不像话了。”

    “母后到底要偏心道什么什么?”朱礼问这话的时候,一脸的疲惫,却是和当初昭平公主的神色一模一样,半点差别也没有。

    李皇后看得几乎是有些恍惚。这么一来倒是一时之间没能回上话。

    朱启眼睛转了一转,最终便是干脆磕头起来:“父皇,儿臣冤枉!儿臣冤枉!还请父皇明察此事儿,给儿臣一个公道!”

    朱启声色诚恳,半点不像是假的。那副样子,分明就是别人冤枉了他的。

    朱礼看了一眼,便是挪开了目光,也不多说什么。在他看来,这分明便是一场闹剧罢了。

    皇帝摆摆手,最终暴躁的将砚台直接砸了:“朕的儿子,一个个的便是这般的德行!皇后,这就是你养的好儿子!这就是你给朕生的好儿子!”

    说完这话,皇帝便是暴怒而去。

    李皇后被这么没头没脑的训了一番,一开始倒是有些发蒙,而后皇帝一走,她便是缓过劲儿来。冷冷的看了一眼朱礼:“好一个太子,好大的威风。我生你养你,你便是如此回报与我的?”

    朱礼沉默不做声。只是朝着李皇后磕了一个头。

    李皇后却是看也不看朱礼,扶起了朱启便是离开了。

    朱礼伏在地上,只觉得地下透上来的寒气几乎是让他都冻僵了。他僵硬的维持那个姿势良久,最终才在刘恩不安出声叫醒下起了身来。

    只是那寒气却是已经渗透进了心底了,冻得他心冷如冰,冻得他心硬如铁。再无半点眷恋和柔情。

    朱礼没回太子宫,而是直接去了涂太后那儿。

    涂太后见了朱礼,立刻便是觉出不对劲儿来:“这是怎么了?脸色怎的这般难看?”

    朱礼却是默不作声的朝着涂太后跪下了。

    这一跪,自是吓了涂太后一大跳:“这是怎么了?好好的这是作甚?”

    (加更可能会晚一点,大家可以明天早上起来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