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535.第535章 薄情

    两个儿子,一个在殿外等着,一个在殿内跪着,两个都是眸光幽深。

    皇帝则是一脸的阴沉。

    比起皇帝的糟糕心情,李皇后这个时候心情同样也是忐忑不已——想到朱礼竟然是在这个时候刚好回来了,心里便是说不出的愤怒。

    不过李皇后同样忐忑的,还有朱启。毕竟皇帝是让朱启去查的,那时候杨云溪一口咬定了棺椁中的不是朱礼,皇帝便是让朱启去查了。

    朱启自然是不能告诉皇帝朱礼还活着,便是一口咬定朱礼已经是死了。棺椁里的,就是朱礼。

    本来眼看着事情就要蒙混过去了。可没想到,朱礼竟然赶在棺椁出宫的前一刻回来了。

    原本那棺椁里不管是不是朱礼,这般大摇大摆的出殡一回,天下的人都知道太子下葬了。纵然朱礼回来,这事儿也是微妙了。

    结果没想到,朱礼回来的时候竟是这样巧妙。原本的目的没达到也就算了,如今朱启还得面对皇帝的怒火。

    皇帝虽然是被五石散所控,可那也只是成瘾罢了,也没真就完全失去了理智。如今发现朱启这般欺上瞒下,皇帝怎么可能不恼?

    若是皇帝原本还打算换太子,只怕经历了这一番之后,便是彻底的不愿意立朱启了。

    对于皇帝的心思,李皇后自然也是有几分了解的。皇帝如今最是不愿意看见的,便是年富力强又野心勃勃的太子。

    朱礼之所以被皇帝忌惮,不就是因为他太过年轻,又太过能干?

    夜深了,皇帝自然也是该歇着了。内侍提醒了一次,皇帝却是直接砸了一个杯子:“朕竟是不知,朕就好比那泥塑的菩萨,整个儿就是个聋子和瞎子!一个个的,便是这样欺瞒朕!”

    一个杯子不够,皇帝又砸了一个。这一个却是直接朝着朱启的人去的。

    朱启本来是想躲,不过心头一动,最终却是又死死的定在了原地。

    那个杯子便是直接的砸到了朱启的头上。

    登时便是见了红。朱启闷哼了一声,伸手捂住了额头。鲜血从朱启的指缝中涌出来,最后便是蜿蜒而下,滴滴答答的往下落。

    皇帝一怔,随后眉头拢起。本想等着朱启自己出声,不过看着朱启强撑的样子,皇帝最终还是气急败坏道:“传太医来!”

    想了想,皇帝又觉得看着心烦,便是又道:“滚出去滚出去!”

    朱启便是只能退了出去。出了门后,朱启便是放下了捂着额头的手,对还在汩汩冒血的伤口丝毫不在意的抹了一把,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内侍倒是紧张得不行,忙上前去:“安王还是等着太医过来看看罢,或者奴婢先替您上点药?”

    朱启怒哼一声,一把将内侍推搡开去;“滚开。”

    “安王你既是受伤了,却也是不可逞强。”朱礼却是看见了这一幕,便是出声如此说了一句。

    朱启的面色登时就是变了,难看几乎快要滴下水来。

    朱礼自然是看得分明,便是一句话也没再多说。而此时恰逢内侍过来请朱礼。朱礼便是看了一眼朱启,笑了一笑嘱咐内侍:“好好照顾着安王。”

    说完这话,朱礼便是干脆的往内殿去了。

    一进内殿,自然是看见了皇帝冷着脸坐在椅子上。

    “儿臣给父皇请安。”朱礼一眼也没多看,便是跪下去行礼了。

    皇帝眼皮也不带掀动一下的,更不要替应声了。于是朱礼便是只能这般硬生生的跪着。

    说实话,以朱礼的身份,从小到大还真没经历过几次这样跪得这么久的时候。这样的事儿,对于朱礼来说倒不是膝盖难受,而是伤了脸面。

    堂堂一国太子,这般没个缘由的便是罚跪,让人瞧见了又会怎么样想?

    皇帝瞧着朱礼这般,到底还是多少心情好了些。而且朱礼也的确是挑不出错来,便是只得悻悻道;“起来罢。”

    朱礼便是这才起了身,也不敢自作主张的坐下,只是垂手立在原地听候吩咐。

    “对于此事你怎么看?”皇帝大约也是懒得废话了,当下倒是开门见山。

    朱礼便是问:“不知父皇指的是哪一件事儿?”

    皇帝皱了皱眉:“就是出殡这事儿。”

    朱礼眸中又幽深了几分,面上却是滴水不漏:“一切按着父皇的意思来便是。”

    皇帝看着朱礼这般谦逊,反而是不大痛快起来:“这事儿如何是看我的意思?此事和你相关,你有什么意见,便是拿出来说就是!”

    皇帝这样说,朱礼便是微微笑了一笑:“既是父皇想听,那儿臣便是略说一说。出殡这事儿,儿臣以为不能轻易就这么算了。这些人胆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蒙蔽父皇,若是就这么算了,倒是开了一个头,以后人人有样学样,那岂不是就成了人人都敢蒙蔽父皇?”

    这话自然也是说到了皇帝心坎上。皇帝如今最恨的,大约就是被蒙蔽了。至于此事儿会给朱礼带来什么影响,那倒是不大在意的。

    只是这话虽然说到了皇帝的心坎上,可是却也同样也是触到了皇帝的不痛快之处。皇帝瞥了朱礼一眼,却是莫名其妙的就突然发了火,重重的将手里的东西往桌上一拍;“你便是个薄情寡义的东西!”

    一句薄情寡义来得莫名其妙。

    朱礼却是顿时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这个薄情寡义,针对的是朱启。因为这事是朱启做的,所以他此时说这话,便是有点儿针对朱启的味道了。

    毕竟,这要是追究,追究的就是朱启。可朱启是谁?在皇帝看来,那朱礼可不就是薄情寡义了?对着自己的弟弟都如此无情,那对旁人呢?皇帝大约也就是这个意思了。

    朱礼垂下眼眸,遮住眼底的嘲讽,面上却是淡淡的,语气也更是淡淡的:“父皇言重了。”

    皇帝听着朱礼这般语气,看着他如此的态度,便是越发的气不打一处来。看着朱礼冷声道;“朕言重了?只怕在你心里,不管你弟弟也好,还是朕也好,都是什么都不是是吧?”

    (传说中的月票加更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