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516.第516章 生机

    也正是因为如此,杨云溪这才挣扎着得了一线生机。

    杨云溪见了皇帝的时候,皇帝便是皱起了眉头来,带着浓浓的不悦;“大郎的期还没过,你这贱婢是什么意思?”

    杨云溪这一身橙衣,却是太过招眼了一些。尤其是现在宫中如此的情形时。

    然而杨云溪在听见这话之后,却是又微微舒了一口气:皇帝会这样说,是不是代表着皇帝心里其实对朱礼这个儿子,也是有那么一点点在意的呢?而不是像是众人所想的那般,对于朱礼这个儿子的死,皇帝是庆幸的。

    “妾自知死罪,不敢辩驳。只是却有一事想要禀明了皇上!”杨云溪跪伏下去,也不多说直接便是挑明了来意。

    皇帝半靠在椅子上,揉着眉心:“什么事儿。”

    不等杨云溪开口,王公公便是斗胆先开了口:“回禀皇上,这位是太子宫的杨贵人。因了她被定为给太子殿下陪葬的妃嫔,所以她便是心有不甘,故意编出这等话来蒙蔽皇上罢了!还请皇上不要相信!”

    杨云溪心头冷笑一声,心知肚明这是王公公这是要将她的退路截断。提前给皇帝一个她这是在胡说八道的印象罢了。

    不过,既已是到了皇帝面前,杨云溪倒是也不大在意这些了。当下她便是不理会王公公说的那一番话,只是磕头道:“回禀皇上,并非妾不愿意给殿下陪葬。而是这既是陪葬,一无诏书,二无明旨。这般带了人就想走,妾的确是不明白。再则,若是给殿下陪葬,妾心甘情愿。可是前提却该是,那棺椁里躺着的,的确是殿下才是!”

    这话一出,毫不例外的便是犹如石破天惊一般。

    皇帝瞬间坐直了身子,其他人也都是面上露出惊诧的神情。皇帝厉声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云溪轻叹了一声:“妾服侍太子殿下多年,虽不敢说十分了解太子殿下。可却也是略知一二的。那日妾仔细观察过躺在棺椁之中的人,总觉得那人并不是殿下。”

    皇帝的神情越发难看:“不是大郎又是谁?难不成他们还敢拿着这事儿开玩笑?”

    看着皇帝明显不相信的神情。杨云溪肃穆着神色磕头道:“妾也同样不敢拿着此事开玩笑!妾斗胆请求皇上,求皇上再仔细查一查此事!若那真的是太子殿下,妾身愿以身陪之!可若不是,妾却是不愿如此不明不白的去死!妾生是殿下之人,死后也只愿成为殿下之鬼!”

    杨云溪这一番话言之凿凿,自然又是凭空添了几分可信度。

    皇帝明显的面上便是出现了动摇的神色来。

    而此时王公公却也是不敢再多说什么——他怎么也没想到,杨云溪竟然敢一开口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不是要人命吗?这样的话也敢乱说!

    是的,这事儿在王公公看来,其实无非就是杨云溪为了逃避陪葬这个事儿故意胡诌出来的罢了。毕竟在宫里处理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为了不陪葬,那些宫妃们哪一个不是花样百出?

    当然杨云溪这样大胆的,倒还是头一个。

    比起王公公的不信,皇帝则是明显多了几分狐疑:“你可有证据?”

    皇帝问出这么一句话,显然便是已经是相信了几分。

    杨云溪心头微微松了一口气:“那棺椁之中的人,手指上并无常年练剑之人的老茧。可是殿下手上却是有的。皇上身为殿下之父,想来也是清楚殿下十分喜爱剑术,纵是再累,也从未间断过练剑一事。”

    这个事儿皇帝自然是知道的。尤其是这会子被杨云溪再一说,便是越发的狐疑了起来:“那棺椁里的,是谁?”

    杨云溪摇头:“这个妾便是不知了。只求皇上明察!”

    皇帝沉吟了许久,又看向了王公公:“你说定了她给大郎陪葬?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这是昨儿皇后娘娘定下来的事儿。”王公公额上微微见汗。答得小心翼翼。

    皇帝又看了杨云溪一眼,随后便是淡淡道:“你既说你不怕死,那好,若是查明了那的确是大郎呢?”

    “若真是殿下,妾愿陪葬!”杨云溪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这话虽然并不是她本意,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但凡她露出一星半点的犹豫和不肯来,只怕皇帝立刻便是会觉得她就是在信口胡说。

    所以,杨云溪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还请皇上不要相信。”王公公觉得这事儿真查了,只怕最后皇后是轻饶不了他的。所以便是赶忙开口。

    “妾愿以死明志!”杨云溪站起身来,便是作势要往柱子上撞过去。

    不过自然,这么多人在呢,又哪里真会让她撞上去?

    皇帝微微露出了不悦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任由你们这般一个个的撒野?拖下去,先关起来!等这事儿查明再说!”

    不过很快,皇帝又眯着眼睛盯着杨云溪:“为何你之前却是不说,现在倒是说了?”

    这个问题一下子便是将杨云溪问住了。

    杨云溪紧张得连手指都是忍不住攥紧了。而后才又轻声开口回话道:“回禀皇上,妾之前不敢说,是怕是我自己认错了。至于现在……妾只是想要确定那的确是殿下罢了。况且,妾还有小虫儿,又如何敢轻易冒险?若不是今日……妾也是不敢乱说的。”

    这便是隐晦的在告诉皇帝,有人用小虫儿的安危威胁她。

    皇帝对于这个刚出生他就平了反叛的长孙女还是有印象的。于是一下子倒是有点儿不解了。看了王公公一眼,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有子女的妃嫔,如何会被送去陪葬?!”

    宫中素来有规定,除非自愿。否则有子女的妃嫔,都是不必陪葬的。

    当然,这种情况偶尔也有例外,这种例外就是:比如涂太后当时实在是十分讨厌某位先帝的妃嫔,便是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但是这种情况是极少的。就是皇帝和涂太后,也不能真就这么随心所欲了,毕竟人也是要个名声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