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505.第505章 浑水

    涂太后这一番话,便是让李皇后一句话也接不上来,脸色变换了好几次,最终只得悻悻住口。

    杨云溪跪灵之后,便是直接去见了涂太后。见了涂太后之后,连请安也顾不上,便是道:“那的确不是大郎。虽然身形相似,可是耳朵和手指却是明显不同。”

    涂太后听了这话,登时也是松了一口大气。整个人都是明显振奋了一些,显然先前涂太后也是挂心着的。

    “我方才都是不敢去看一眼。就怕……”涂太后眼角有些湿润,便是用帕子按了按。随后又高兴起来,忍不住的重复道:“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杨云溪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而就在涂太后和杨云溪高兴的时候,李皇后却是气得摔了好些东西。

    安王妃便是在一旁柔声劝:“母后也犯不着恼。太后她再强势,到底年岁在那儿摆着呢。要我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太后年纪大了,悲痛之下突然没了,那也是没什么奇怪的。”

    李皇后听着这话只觉得是眉头一跳,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安王妃:“这——”

    “母后您想想,与其留着太后娘娘和您做对,倒不如让太后娘娘安心下去陪伴先帝。她和先帝不是伉俪情深吗?那就该早些陪先帝一同去了才是。如今这般指手画脚的,反而叫人觉得碍事儿。”安王妃毫不掩饰自己对涂太后的不满意;“太后娘娘总压制着母后您,我瞧着都气愤。本来父皇不都同意立太子了?被太后这一搅合,倒是不好再提起这事儿了。”

    李皇后自然也是有着这样的感觉的。她和涂太后不对付多年,婆媳之间一直关系就僵硬得很。听着安王妃这话并不是不动心的。只是到底觉得那是皇帝的生母,又是长辈,她作为一个晚辈纵然委屈些,也是应该的。

    可是现在听着安王妃这话……安王妃这些话,字字句句都是说到了她的心坎上的。李皇后着实没办法不心动。

    就像是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山石又被人在后头使劲推了一下,虽然只是那么一下,却也足够那山石彻底动摇,猛然滚落下去。

    “若是母后下不了那个狠手,便是让我去操这个心。母后您只需点点头即可。”安王妃一直在察言观色,自然是看得出来李皇后的动摇和犹豫的。

    正所谓打蛇打七寸,安王妃这番话,就和这个效果是一样的。

    李皇后犹豫许久之后,最终还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只是下巴一直紧紧绷着;“做得隐蔽些,却是别叫人看出来了。”

    安王妃笑颜如花:“母后只管放心。”心里却已经开始盘算起来到底是该怎么做才好。

    然而涂太后的动作却是更快一些。

    第二日哭灵之时,便是有大臣提出:“太子虽故,可太子还有子,可立为皇太孙也。”

    这话一出,登时便是在朝堂上掀起了一阵风雨。自然持什么意见都有:有觉得好的,有觉得不好的。也有提出立其他皇子的。但是这样的声音却都是很快被忽略了过去,众人更在意的,还是立墩儿和不立墩儿。

    徐熏晚上和杨云溪便是议论起这事儿来:“你觉得会不会立墩儿?”

    杨云溪摇摇头:“应该不会。”

    徐熏却是皱眉道:“我倒是觉得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墩儿其实也很名正言顺——殿下当初不也做过皇太孙?”

    杨云溪失笑:“殿下当时正是先帝执政的时候,且先帝那会正是春秋壮年。更何况,中间还有皇上。墩儿到底太年幼了些,若是……只怕就要出现幼主主政的情况。到时候只怕会有人趁机把持朝政。”

    若不是万不得已的情况,墩儿是绝不可能被托付江山的。再说了,墩儿的那些叔叔们又怎么会愿意?

    一个个都如狼似虎的盯着那个位置呢。若墩儿一个黄口小儿最终坐上了那个位置,那岂不是成了笑话?

    涂太后抛出这么一句话来,无非是想搅乱一池浑水争取时间罢了。

    毕竟,不怕局势混乱,就怕朱礼回来的时候,一切都成了定局了。到时候新太子旧太子,那可不是就成了千古笑谈了?而且,两个太子,哪一个才是真太子?

    当然最好的结果就是立了墩儿做皇太孙。那样一来,就算是朱礼回来了,也根本不影响什么。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但是想是这样想的。可是事实到底如何,谁又能预料得到?只能盼着能拖一时是一时,而朱礼又快点回来才是。

    徐熏也是跟着叹了一口气,幽幽道:“不过立谁也和咱们没关系。咱们以后的日子还不都是一样?”顿了顿,倒是她自己就岔开了话题:“说起来,你什么时候叫人去接小虫儿过来?总不能将她一直留在那儿?”

    杨云溪随口敷衍:“我想着干脆就不接了,看能不能求太后娘娘,让我过去那边。那边气候倒是更好些。”

    徐熏怔了一下,随后仔细思量片刻,忽然就认真道:“那带上我罢。我跟你一起抚养小虫儿好不好?我有不少私房,到时候都给小虫儿做嫁妆。小虫儿出嫁后,咱们两也能一起打发时间——”

    徐熏说得心酸,杨云溪听得更是心酸。当下便是伸手握住了徐熏的手:“好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若是我去那边,必是带上你。”

    徐熏这才又高兴起来,末了又说起朱礼:“殿下那样的人,没想到最后竟然……当时看着那情形,我都吓得有些腿软了。也不知当时情况是多惨烈……”

    杨云溪抿着唇,按住了徐熏的手:“好了,徐熏你别说了。这事儿咱们别再提了。”她知道那不是朱礼,可却不能告诉徐熏。看着徐熏这般,她心中滋味便是复杂得难以言说。

    况且,那个不知是什么人的人,躺在那儿冒充朱礼,她看着听着,更是只觉得愤怒和无奈。

    “咱们一会儿去看看墩儿罢。”杨云溪岔开了话题,“小厨房不是做了些点心?一会儿咱们也正好带过去,墩儿很爱吃那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