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483.第483章 提醒

    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天晚上,杨云溪做了一个梦。她梦见她和古青羽并肩走在一片浓雾里,走着走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走散了。等到她拼命找到古青羽的时候,古青羽却是站在悬崖顶上,穿着她大婚时候的衣裳,大红的裙摆被吹得飞扬,上头金线绣成的凤凰更是展翅欲飞。

    杨云溪吓得忙叫了一声。

    古青羽回过头来,微微一笑:“阿梓,我怀孕了。”话还没说完,古青羽便像是一只断线了的风筝一般,被风吹落了悬崖。

    杨云溪飞奔过去,想要拉住古青羽,却只看见了一抹飞速下坠的红色。

    那红色铺天盖地,瞬间就让杨云溪陡然惊醒过来。

    浑身都是冷汗,想起梦里那抹让人心惊胆战的红色,她更是只觉得口干舌燥心里发慌。

    当即叫了兰笙进来倒水喝了,只是一连着喝了两杯,她却也是没能够将那股心里发慌的感觉平复下来。

    那梦境太过真实,仿佛就是在眼前发生过的真实事件。

    “主子又做噩梦了?”兰笙蹙眉,“怎么做噩梦?要不明儿让刘太医开点安神药来吃罢?”

    因为胳膊上的伤,连着吃了这么久的汤药,杨云溪早就觉得嘴里都是苦得麻木了。此时只听见那个“药”字,便是下意识的皱眉摇头:“好好的吃什么药?”

    兰笙白了杨云溪一眼:“主子不就是怕苦?若是青釉在,少不得又要说主子一顿了。”

    话一出口,兰笙倒是微微一怔,随后便是下意识的去瞄杨云溪。

    乍然听到青釉这个名字,杨云溪也是愣了一下。

    主仆二人都是不约而同的沉默了好一阵子。半晌杨云溪才勉强一笑:“吃药都跟吃饭似的了。还是别吃了。我就是今儿心神不宁,所以才会做恶梦。”

    兰笙点点头:“那我陪着主子说会话。”说着便是把灯拨亮了一点,随后就往脚踏上坐。

    杨云溪拦了她,将被子掀开一点:“来,过来跟我一起睡罢。就像是小时候那样。”

    兰笙迟疑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笑眯眯的上了床榻,喟叹了一声:“一晃都过去好多年了。主子那会子还是个小丫头呢,如今都做了娘了。”

    听着兰笙这样老气横秋的话,杨云溪倒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就像是你多大了似的。那会子你不也是个小丫头?”

    两人喁喁了一阵子,便是各自都睡了过去。

    第二日,杨云溪用早膳的时候王顺却是过来请安了。王顺当时胸口被劈了一刀,若不是他自己躲了一下,只怕也是活不了。

    王顺的面色还有些苍白,一看就知道是失血过多了些。杨云溪看着便是皱了皱眉:“你这般,不如再休养几日才好。”

    王顺便是笑:“闲着反而是骨头都要发疼,不如让奴婢做点儿事情。横竖只是些琐碎的事情,也不费什么功夫。”

    杨云溪听王顺这样说,便是也没勉强让王顺歇着,只是赐了好些补血的药丸。

    王顺笑着谢了赏,正要告退出去。却又被杨云溪叫住。

    杨云溪犹豫片刻:“王顺,我想让你帮我查个事儿。”

    王顺有些纳闷杨云溪的这般态度,口中只道:“主子只管吩咐就是。”

    杨云溪抿了抿唇,叫其他人都出去了,这才道:“你想法子查一查,看看太子妃是不是真的怀孕了。”我

    这下王顺也是诧异了,有些惊疑不定的看了一眼杨云溪,王顺没敢立刻应承下来。

    杨云溪看着王顺如此便是知道王顺这是误会了,当即叹了一口气:“若是太子妃真怀孕了,你便是隐晦的想个法子给她提醒一下,让她知道这事儿胡蔓已是知道,好叫她自己心里有数小心一些。”

    王顺一听这话便是知道自己误会了,当即倒是有些羞惭:“是奴婢想差了。”

    “无妨。”杨云溪笑了笑,看了王顺一眼倒是夸了一句:“不过你不肯助纣为虐,倒也是极好的。也算是忠心。”

    王顺吃不准杨云溪这到底是夸他还是在提醒他,一时之间倒是不敢乱说话。

    杨云溪看着王顺如此,便是浅笑摇了摇头,也不多说只让王顺去了。只是又吩咐一句:“做事儿隐蔽些,别叫太子妃知道是咱们这边提醒的。”

    王顺忙点头:“主子放心。”

    杨云溪吩咐完了王顺这事儿之后,却是心底陡然松快了不少。心里发慌的感觉也是散去了些。她有些恍惚的想,她这般提醒了,也算是做了该做的事儿了罢?只盼着古青羽警惕些才好。

    不过想来古青羽那样聪慧的人,又如何会不小心呢?若是这个孩子是古青羽自己想要的,古青羽大约是拼尽了全力也会护着那孩子的平安的吧?

    将这事儿从心头撇开。杨云溪叫奶娘将小虫儿抱了过来玩耍。因怕上一次的事儿吓到了小虫儿,这些日子她都是尽力多抽了时间陪着小虫儿。

    当然其实她自己本身也没什么事儿可做。若不是她身子撑不住,陪着小虫儿玩一整日又如何呢?

    小虫儿手腕上戴着的银镯子上也不知被谁串了几颗相思豆上去,红艳艳的倒是煞是好看。杨云溪看着,倒是忽然想起了曾贵妃来。

    也不知道曾贵妃如今好还是不好?应该是好的罢?毕竟曾贵妃那般受宠,如今又有儿子傍身,怎么也不至于受了委屈。

    除了皇后和安王没事儿去给曾贵妃不痛快之外。只是这样的事儿,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儿。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又想起了那一句“玲珑色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来。红豆相思,这样的小小的红艳艳的果子,便是素来都是承载了情人之间相思的信物。

    杨云溪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把玩了一番。

    小虫儿似乎也颇为喜欢这几个小红豆子,胖胖的手指头挨个儿的去捏,自娱自乐笑得乐不可支。

    杨云溪点了点小虫儿的鼻子尖:“你想不想你爹爹?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不会等他回来你都忘了他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